貿易戰是新冷戰的前哨戰

中國研究院

【《內幕》編者按:文章為7月6日《中國研究院》第50次研討會,此次會議由陳小平主持,主題為中美貿易戰的走向,與會嘉賓有程曉農博士、經濟學者張艾枚、經濟學家呂樸、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講座教授謝田、自媒體主持人秦偉平、歷史學家劉仲敬。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貿易戰是新冷戰的前哨戰

但是現在的中共體制,已經就算是不像是光緒朝的滿洲貴族,至少也是像是乾隆朝的滿洲貴族,他們不再具備當年拿著蘇聯武器,殺進山海關的那種能力。而且他們自身,跟本地的,跟民國那些科舉士大夫,也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已經不大可能做出當年土改和三反、五反時,那些斬盡殺絕的事,做法和能力了。儘管醇親王一天到晚恐嚇袁世凱和他的同道,但是現在的共產黨,例如王岐山所領導的人員,或者目前公安部掃黃打黑那些人員,從他們的所作所為看起來的話,確實是更接近於醇親王整袁世凱那種做法,而不大像是毛澤東搞土改那種做法,所以它很可能會在更短的時間內,直接就面臨著土豪系統從內部的挑戰。

陳:謝謝劉仲敬先生!劉仲敬剛才講的東西比較多,我試圖追蹤他的一些想法。第一個就是說,這個美國人,他是羅馬人的地位,但是他沒有享受羅馬人這個地位的這種待遇,因此他心中憤憤不平。貿易戰只是說他發洩這種、表示這種不滿的一個機會,因此貿易戰是,並不是僅僅針對中國的一個戰,而是美國對這種不滿的一種戰,中國只是這個貿易體系中的一部分。而且他說到了,中國是在通過貿易這種關係,跟世界發生聯繫的唯一的一個渠道,在其他方面,中國跟世界仍然是敵對的。這是劉仲敬先生關鍵的意思。

由於中國通過貿易戰的形式,通過貿易的方式,和世界發生聯繫,西方出現了一個擁抱熊貓派。擁抱熊貓派喜歡把中國這個黑五類帶入國際社會,讓這個黑五類,中國這個黑五類,變得文明一些。第二個,事實上就是現在這個東西是錯的,而屠龍派被證明是正確的。

第三個,有一個觀點就是說,這個貿易戰會讓征服者失去看家本領,那就是技術和美元。中國因為是前有來自於共產主義體系的蘇聯幫助,後有來自西方體系的美國的幫助,因此它積累了技術和美元。它對全世界進行征服。那麼這個貿易戰可能導致它的技術和美元全部失去,那最後一個結果就是,這個貿易戰有可能導致中國被擠出西方世界。

這是我大概總結的一個意思。如果沒準確的話,劉仲敬先生可以一會兒再補充。現在我們再還有今天的最後一位嘉賓,張艾枚女士,請她來講。

張:謝謝小平先生!今天凌晨12點整,美國對中國正式開始貿易戰,增收340億的關稅。中共方面早就聲稱,絕不打第一槍,所以當美方打完第一槍以後,中國方面立刻予以報復,也增收價值340億的美國產品。

貿易戰正式開響,但是從美國的股市來看,從中國方面的一些反應來看,並不像大家原來想像的那麼可怕,可怕的是開始之後的升級。美國方面的報紙已經一再也提到了這個問題,怕的是一個接一個的升級。美國川普總統早就說,340億之後,我們還要加增160億的中國產品,那將在2個星期之內。如果中國方面仍然報復,那我們再加增到1000億、2000億、3000億,甚至5000億。到那個時候全球的反應,加上美國的股市,就不能夠再像今天的反應那樣,那麼理性、那麼冷靜了。

我現在就要直接了當地回答陳小平先生提出的問題。貿易戰只是中美經濟較量,還是經濟戰掩蓋的大國政治對峙的新冷戰?我的看法是,貿易戰不只是經濟較量,而是美中兩國全面對峙的新冷戰的前哨戰。我的這種說法呢,還要從去年年底的中外媒體的一場異鬥說起。西方的一些著名的報刊,像《金融時報》、《經濟學人》、《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德國之聲》,還有法廣,還加上BBC等,都是不約而同地發表了一系列的文章,就指中國手伸得太長,在西方搞中國滲透,向世界推銷其專制模式。那中國方面的反應呢,加上中國的外交部、新華社、《環球時報》,都說,還有海外的一些親中媒體,也一致地說,西方的這些指控是捕風捉影、惡意誇張。

如果你仔細閱讀這個美中,西方和中國的各類的這種相關的報導,就會覺得,在中國和西方之間,一場滲透、反滲透,這個推銷、反推銷的,這麼一場冷戰,已經拉開了序幕。但是當時還只是嘴上而已。而到了今年的3月和4月,具有實質意義的中美貿易爭端的關稅,由美國總統川普正式推出。我認為這場貿易戰,就成為了中西冷戰或者是中美新冷戰的一場前哨戰。

那這場新冷戰的特點,就和美日當年,80年代搞的新冷戰,和美蘇之間的新冷戰不一樣,那是舊冷戰,貿易戰和它們的冷戰是不一樣的。美日的關係呢,是當時的日本在經濟上咄咄逼人,但是在政治上和軍事上是美國的盟友,所以日本總的來說,仍然還是美國的,以它的盟友自居,它做了一些退讓。那美國和蘇聯呢,蘇聯是在政治上和軍事上,毫無疑問,蘇聯在當時是美國的頭號競爭對手,但是在經濟上乏善可陳,所以美國並沒有把蘇聯看成是全面競爭對手。

但這次和中國是不一樣了。中國無論是從經濟上,還是軍事上,還是政治上,以及全面意義的全方位的競爭,美國都把中國給當作競爭對手。剛才是秦偉平先生提到了,去年12月18日,在川普政府任內,推出了第一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這個戰略報告直指中國和俄羅斯是美國的全面競爭對手。而在這個戰略報告當中,如果仔細閱讀的話,我們就發現,川普總統把中國的對美國的經濟安全問題等同於國家安全問題,就是說,在川普政府的眼裡,這不只是經濟問題,而是隱含著更多的其他方面的競爭這個問題了。他的用詞我們就可以看出,他是這麼講的:“中國和俄羅斯決心讓經濟變得更加不自由、不公平,它們發展軍隊,控制信息和數據,以便壓制社會,並擴大它們的影響力。”美國在剛開始就沒有把中美之間的貿易爭端,僅僅看作是貿易爭端,這是我的看法。(《中美貿易戰:剪羊毛經濟戰還是大國對峙新冷戰?》連載8,未完待續,《內幕》第79期)

川普把中國對美國的經濟安全問題視同國家安全問題。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