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製造是美國打擊靶子,西方國家仍有三種困難

中國製造是美國打擊靶子

那麼在中國方面呢?中國方面有很多專家,也是僅就貿易問題談貿易,但是有另外一些專家學者和智囊指出,這不只是貿易問題那麼簡單。像這個李若谷,他原來是進出口銀行的董事長,他就說了一次。他就說,中美這次爭端,實際上是關於中國發展權的爭議。他是這麼講的。發展權是什麼呢?在他們看來,發展權就是指中國未來關於高科技,以及如何占領高科技領域這些問題。當然中國有兩個底線,一個是主權,一個是發展權。發展權就是剛才所說到的,關於高科技問題的未來發展問題。那主權呢,就是關於香港、台灣這些方面的問題。

陳小平先生提出來的第二個問題,是中美大國對峙新冷戰體現在什麼方面呢?這個具體而言,就是在中國製造2025上。這場非常有意思的新冷戰的這個特點,其實美中雙方有類似的這種看法,美中雙方都極端看重對未來高科技產業的主導權,而且都把這個主導權的爭奪,與本國的國家和經濟安全緊密相連,而且都把對方看作是唯一的、最重要的競爭對手。中國製造2025很有意思的就是,最近中國官方已經在低調處理這個問題,甚至有些官媒說:“這只是中國學術界的計劃”,企圖推卸中國政府在裡面的起的一些作用和中國政府的這個謀略。

那麼冷戰呢,它最有意思的是,在這個中國製造2025裡頭提到了人工智能、量子計算和新一代無線網絡等發展,最火熱的就是目前美中兩國爭奪最激烈的,就是5G,就是互聯網,就移動技術第5代的研發和研製。中國華為已經斥資幾十億了,然後它提出來,就是發展的一種芯片,它跟中興又不一樣,是直接對美國的高通產業生產的芯片提出挑戰。這個也就是為什麼美國方面引起了非常警覺和反彈。它的能源部、國防部,還有其他一些部門,都發表了多份報告,這些報告都顯示,它們對中國不斷增長的這種科技能力提出警告,而且這種警告,在美國就受到了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共同的支持。

我們知道,中國對於高科技發展的源頭,很早就開始了,但是在習近平上台以後,加速了這一個研發的進程。2013年6月,也就是習近平上台半年之久,中國《經濟週刊》刊發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就叫做“美國八大金剛滲透中國大起底”,裡面就說的是美國的八大高科技企業對中國的信息基礎的這個設施的滲透非常強、非常深。那這八大金剛呢,就包括思科、蘋果、谷歌、IBM、英特爾、微軟,還加高通,等等,所以從那時候開始,中國就開始了明顯的做了一些事情,他們稱之為叫做“去思科化”。

就我自己個人估計,“去思科化”有兩大手段,第一個就是要求美國在中國企業,如果要建立合資企業,必須轉讓自己的技術、技術知識產權;手段第二,就是大規模地走出去,收購美國的高科技產業。整個這個進程就是“去思科化”的後果,這將直接有利於像中興、華為等企業的生產。美國是一直認為自己是處於高科技的最高的領導地位,但是中國來勢兇猛,且手段、野心,還有它的目標,都讓美國十分地擔心,所以這一次中國製造2025,成了美國強力打擊的靶子。

陳:謝謝張艾枚女士。她扣住了我私下裡給他們這些嘉賓發的幾個問題。那這幾個問題我給大家回顧一下。等下一個階段,下一個階段的討論,希望嘉賓圍繞這幾個問題。第一個就是,貿易戰只是中美經濟較量,還是經濟戰掩蓋的大國政治對峙的新冷戰?第二個問題,如果你認為這是一次新冷戰,中美大國對峙的新冷戰,會體現在什麼地方?第三個,川普與習近平是不是都有一個內政與世界秩序的重構計劃?中美大國對峙和新冷戰是不是這種重構計劃的必然結果?最後一個就是,貿易戰是否能夠重塑中國內政外交的走向?

剛才張艾枚女士她就認為,貿易戰並不只是一個貿易戰。她聯繫到《美國國家安全報告》,認為這個是中國和美國之間的一個全面競爭,因為在那個報告裡頭,中國和美國的全面競爭的關係,被川普先生進行了制度、意識形態、全方位的一個描述。第二個,她認為中美之間這種全面競爭關係是一種新冷戰。這個新冷戰和美國跟日本、美國跟蘇聯的這種冷戰不同,她冠以新冷戰。那麼跟日本是一種盟友之間的關係,它跟蘇聯並不是全面對峙,而跟當今的中國是一種全面的對峙。那麼最後一個,就是競爭的領域在哪兒呢?她談到就是中美之間對中國製造2025的一個競爭,核心問題是高科技主導產業的問題。

我們現在的討論進入第二波,希望大家觀點集中一下,因為這只有五分鐘。那麼我先第一個機會還是給呂樸先生。

中國和美國現在是全面競爭關係。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