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老百姓將為貿易戰付出慘痛代價

中國研究院

【《內幕》編者按:文章為7月6日《中國研究院》第50次研討會,此次會議由陳小平主持,主題為中美貿易戰的走向,與會嘉賓有程曉農博士、經濟學者張艾枚、經濟學家呂樸、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講座教授謝田、自媒體主持人秦偉平、歷史學家劉仲敬。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老百姓將付出慘痛代價

所以說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中國的這種忍耐力,真的是遠超美國。最終來說,這個貿易戰的結果,可能就是打打停停,會持續比較長的一段時間,而不是我們期望的說,速戰速決。如果兩國之間失控的話,那這個新冷戰的話,可能會更加痛苦。

但是我想要強調一點是,中國自己,它自身的問題會非常多。即使沒有這一次貿易戰,它自己的一個經濟社會,也會在接下來的3到5年裡,發生一個質的變化。中國政府也在為這一天來做準備,就是整個經濟硬著陸。已經高速增長那麼多年,它的一個債務危機,大家知道,研究經濟的都知道,它現在的債務危機,全世界都在關注,這個泡沫什麼時候破掉、爆掉?一旦爆掉,中國政府會怎麼做?中國政府可不是說,等你貿易戰來了,我再爆掉,它已經做好了一些準備。

我也推測說,它可能會發起一些局部戰爭,去轉移它的社會矛盾。但如果保守一點的準備,就是把整個中國的一個經濟發展模式,由現在的一個改革開放的模式,改變成一個計劃經濟時代。可能我們一些長輩更清楚,當時中國的一個計劃經濟時代是怎麼回事。這樣子的話,加上這個中美貿易戰突然對中國造成很大的影響的話,中國政府可以開動這個輿論機器,會把這個整個經濟硬著陸、泡沫破滅、債務危機爆破,甚至後面引發金融危機、經濟危機,它把這一切的後果,它都算到美國身上!都告訴中國老百姓說,這是美國扼殺我們,它不希望我們發展得好,然後去把我們搞了一下,我們現在經濟遭受巨大代價,但是我們中國人一定要團結,咬咬牙挺住,去對抗美國!我們現在少吃一點可以,少喝一點也可以。

剛才呂樸老師也提到說,很多人的財產安全、生命安全可能都得不到保證,那可能中國政府就會宣傳說,這是跟美國對抗的代價,是美國讓我們這麼樣子的!然後洗腦機器,加上整個獨裁的一個,比如說,去軍事上的管制,那種國家機器的這種壓制,讓老百姓就是生活會越來越痛苦,但是這個執政的安全,可能是有了保障。然後中國共產黨,它可能不至於說因為中美貿易戰而倒台,甚至說不會因為這次經濟泡沫破滅而垮台,但是對中國老百姓來說,可能會付出非常慘重的生命財產安全代價。謝謝!

陳:謝謝偉平先生!正好我在新聞看到,中共的習近平要老百姓飲水思源,秦偉平先生這個講話的第一點就是要飲水思源,別負恩忘義。他說的是中美關係。他說如果沒有美國這個老大帶著中國玩,中國不會有今天,就衝這個,你不應該跟美國打貿易戰,你應該飲水思源,不應該忘恩負義。

第二個,他認為中美貿易戰的一個核心就是說,美國從過去相信中國,到現在的不信任,這是中國和美國戰略關係定位的一個根本性的改變。他提到了貿易戰和美國《國家安全報告》之間的關聯性。在川普先生上台以後,他還給了中共一個機會,就是建立這種互信關係,可是中國在朝核問題上就沒有抓住這個機會,建立這種共信,推進中美之間的共贏,最後是川普自己很生氣,自己出來搞定朝鮮。第三個,就是中國已經對貿易戰有判斷,這是對中共的一個全面的遏制。第四個,考慮到中共的這種選擇,貿易戰對老百姓來說是後果比較可怕。那麼北京還會抓住這個機會,為了保證自己的地位,都可能回到計劃經濟,還可能把這個贓栽到美國身上,是美國人害我們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好了,下一個我請在網上等待的另外一位嘉賓,劉仲敬先生。

劉:貿易戰本身,無論就它自身的性質,還是涉及金額來說,都不是很重要,而且它也不是僅僅發生在中美這兩個政治實體之間的。它的意義在於,它本身像是一根線一樣,把90年代以來逐步建立起來的這個後冷戰時期的全球化體系,這個很脆弱的結構,拉了一把。就像是一個沒有堆好的積木堆一樣,可能因為這本身只是細細的一根線一拉,使得整個結構忽然倒下來了。

倒下來以後,大家就會覺得,這根起導火索作用的因素可以非常重要。但是實際上,最根本的因素是這個結構本身的脆弱性,以至於它不在這個地方因為這一根導火線而倒下,就會在其他的地方因為其他的導火線而倒下。例如如果希拉里上台的話,導火線可能不是在貿易上面,而是在比如說是南海,或者是其他什麼地緣安全問題上面,但是造成的結果可能會相差不算太遠。因為平衡態,對於一堆積木來說,平衡態只是七零八落地散在地上,高高地堆成一個塔,對它來說,就是遠離平衡態,所以它很容易因為任何原因倒下來。無論這個原因是小孩子踢了一個足球,還是其他的什麼原因。

中美雙方本身並不是對等的政治實體,而是在世界體系中占有不同的地位。我們簡單說吧,就是世界體系本身就是以西方為中心,逐步自發擴張,建立起來的一個體系。從威斯特伐利亞體系(Westphalian system)開始,在1919年以前,這個體系沒有明顯的中心。1919年以後,美國在這個體系當中的特殊地位日益突出。隨著凡爾賽會議、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和冷戰,美國在這個體系中的特殊性日益增強,最終取得了類似羅馬似的地位。也就是說,與其說是美國作為一個單獨的強國,跟其他的強國發生交易,不如說是美國以羅馬的身分,跟羅馬世界以外其他的國家發生關係。但是無論如何,這仍然是一個西方世界體系。(《中美貿易戰:剪羊毛經濟戰還是大國對峙新冷戰?》連載6,未完待續,《內幕》第79期)

歷史學家劉仲敬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