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川普才能把中国经济泡沫刺破

中國研究院

【《內幕》編者按:文章為7月6日《中國研究院》第50次研討會,此次會議由陳小平主持,主題為中美貿易戰的走向,與會嘉賓有程曉農博士、經濟學者張艾枚、經濟學家呂樸、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講座教授謝田、自媒體主持人秦偉平、歷史學家劉仲敬。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美國容忍中國很久了

這一點,已經被特朗普在中美貿易戰開始的,或是在醞釀階段,正式開打的醞釀階段的時候,中國模式、中國經驗,包括中美共治,還有引領世界經濟發展,這些神話,都給特朗普的這個貿易戰給刺破,甚至將要引發出國內的各種經濟泡沫的破滅。這都是我們需要考慮的問題。

其實我覺得更需要考慮的是我們的領導了。因為我是在大陸,在國內,而這些問題的解決,實際上和每一個國民的生活,甚至包括他們的安全,財產的安全,包括生命安全,因為在邊緣地區、貧困地區,那就涉及到,甚至要涉及到生命的安全,都是息息相關的。所以今天,我是想特別提起,利用這個平台,提醒國內的這些領導人,不能掉以輕心,千萬不要以為我們可以冒著把國內的經濟打成一片白地,來去取得對美國政府、對於特朗普總統的這種勝利,付出這樣的代價!

這個事情使我想起了1965年,陳毅召開記者招待會,中外記者招待會,那個時候發出一種,就是不怕打仗的一種呼籲:“美國人從東邊來吧!印度人從南邊來吧!蔣介石從台灣來吧!全世界的反動派和帝國主義們都來吧!中國人民打掉一半,還能剩下一半的人口,還是世界上人口排列在前列的大國之一!”當時世界各國政府都被嚇壞了。這政府太瘋狂了,把上億上億的這種國民的生命,當作一種成本,來去拋灑,來去獲得一種勝利,這是一種什麼勝利呀?這是一種什麼勝負觀哪!當年那個歷史,使我想起了今天中美貿易戰的這個前景,所以我心情很壓抑,也很沉痛。我的話先簡單地說到這兒。

陳:好。

呂:希望不要影響大家的發言。

陳:感謝呂樸先生開場!他這個,有幾個很重要的概念。第一個就是這個反向操作,就是中國現在國內問題一大堆,你中國的領導人要走向世界,去推廣中國模式,推行中美共治,引領世界發展,他覺得這個方向有問題。這是一個。另外,他覺得這個事情考驗中國的領導人。中國領導人在這樣一種情況之下,你怎麼樣去跟人家打仗?國內內政不淨,國外被特朗普一打,打出了這個泡沫,你怎麼樣?因此對中國領導人是一個考驗。那麼第三個,我印象比較深的就是他說的那句話,這個政府太瘋狂了,居然可以死掉一半人!他講了一個例子,跟人家去打去,來的敵人越多越好,有這一種心態,打成一片白地。這個是呂樸先生的大概的意思。非常感謝呂樸先生!我們下一個,我們請謝田先生。謝田先生之後,我們請秦偉平,然後劉仲敬,最後是張艾枚,按照這個順序,大家有點準備,謝謝!

謝:主持人好!我想我對剛才呂先生講的最後一點,就是打成一片白地那個,感到非常震驚。這個實際上也在提醒我們,中美貿易戰這個背後的深層的意義在哪裡。

那實際上,中美,如果說中美貿易和中美經濟往來呢,我們應該說是從中國這個文革之後的所謂改革開放那個時候開始的。那個時候開始的時候,實際上中國經濟已經被中共這個極權,就專制極權,弄得已經到了,他們自己叫做崩潰的邊緣。實際上那個時候經濟已經破產了。實際上是因為這個地緣、國際地緣政治的原因,美國需要拉攏中國,跟那個對抗蘇聯,所以說,中國也需要美國來支持,來擺脫蘇聯的那個威脅,所以才有了這個中美的合作,開始了中美的經濟往來。

實際上是跟美國的那個經濟往來,外交經濟往來,從尼克松開始,實際上是救了中國人。實際上是美國人再一次救了中國人。後來美國向中國開發市場的時候,又從經濟上、物質上,救了、幫助了中國人。實際上很多中國的網友都說,中國人現在可以享有這個五天的工作制,這個工資水平得到提高,經濟發展,主要是這些勝利果實,這些果實實際上都是跟中國、中美貿易開始的。

那美國當然也有它自己的打算。它第一呢,希望來牽制前蘇聯這個共產主義國家。第二個,它也希望打開中國的市場,美國人也要賺錢。並且還有一點,美國知識界、精英界,他們也希望,原來希望,就是說,如果中國慢慢地經濟上自由化了,市場化了以後,也許中國會變成一個自由的國家,變成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這樣的話,這世界上就少了一個共產主義的載體。但是美國人這個算盤打錯了。

中共這個統治集團呢,它這個邪惡,和它的反動,這個是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它可以說集了,就說全世界歷史上有史以來,人類有史以來最邪惡、最殘暴的統治集團的優點,所謂的優點,就說是非常非常殘暴的。就剛才呂先生提到的這個,它可以不惜,以前中共將領說的,不惜把中國,半個中國用核武器,被炸掉,也要跟美國打!比如說,這一回又不惜把中國打成一片白地,也要跟美國打貿易戰。這個實際上貿易戰不是針對中國人民的,是針對中共的。

實際上中國過去二、三十年的經濟發展,我們看到的是,對於中國人帶來了很多很多的好處。中國經濟起飛,至少擺脫了文革後期的那種破產的那個境地,但是中國政治上的民主和自由,不但沒有進步,實際上是退步。我們從現在看到,從中共之後的六四天安門鎮壓、鎮壓法輪功,到現在呢,政治上進一步收緊,所以這個政權實際上越來越反動,越來越極權,也越來越腐敗。那這個時候呢,實際上美國已經容忍了很久了。(《中美貿易戰:剪羊毛經濟戰還是大國對峙新冷戰?》連載2,未完待續,《內幕》第79期)

程曉農博士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