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二代就是要搞大復辟

中國研究院

 

【《內幕》編者按:中國政治隨時都在變化。習近平在這場博弈中,他選擇站在什麼樣一個地位,選擇一種什麼角度,來對待這場博弈?他自己個人,作為一個政治行為者,也參加這場博弈,他有多大的能力,他有多少的嫻熟的政治技巧,能夠達到他所要的目標?

2018年4月27日,《中國研究院》第39次會議圍繞這些話題進行了討論。當天參加會議發言的有新聞觀察員何頻,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美國政治學者馮勝平、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經濟學人張艾枚,美國資深媒體人孟玄、《世界日報》副總編魏碧洲、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顧為群。研討會由陳小平法學博士主持。在此發表的是會議發言的文字整理稿。】

 

紅二代就是要搞大復辟

政治因素呢,就是這個個人崇拜和個人專制,變成體制內外的共同的一個敵人。因為現在黨內也做了很多規定出來,避免像毛這樣的一個魔鬼,重新成為一個對全國人,包括身邊的戰友們,都掌控生殺予奪之權的這麼一個惡魔,這麼一個獨裁者,所以他做了一些很要緊的制度安排。

從“黨權至上”裡頭,也提出新的口號出來,就是“黨政分開”。但你即使“黨政分開”做得不那麼成功,從制度轉型上講,黨已經放棄了對社會、特別是對個人、私人空間的控制。你知道80年代以前人什麼日子,所有生活、婚姻什麼都被黨控制。黨已經放開這個空間,就是公民社會的空間,這個自主公民的空間,都出現了。

在經濟上開始有私有經濟,可以向世界,參加世界大循環,參加全球化的這麼一個經濟狀態。也慢慢地向所謂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我們叫半市場經濟(semi market economy),一定程度的經濟多元化的空間也出現了。

這樣子的話,底下就是從政治、文化到經濟,都轉變出來,但是它又不是轉到正常的民主,它是轉到一個新的制度,就是跟蘇聯、東歐一樣的,在50年代開始,從赫魯雪夫二十大開始,轉向一個後極權社會裡這麼一個框架裡頭。在政治上,還保留著黨的一元化的領導,還是一黨專政的框架,但是經濟上已經出現了市場經濟,出現了經濟上的多元因素。在意識形態上,更加是,我們自由主義,整個自由、民主、憲政這一類的理念,深入人心,特別現在這個互聯網時代。連官方也承認,現在至少從意識形態的大方面,是三分天下,就馬列主義的黨國意識形態,還有傳統意識形態,咱們叫儒家,當然有比儒家更多的,還有我們自己所處的自由主義學派,就是三分天下。就整個這個原來黨國意識形態裡面的一統江湖,和那個共產主義的烏托邦,已經崩解。所以這是一個,後極權社會的一個社會狀態。

那習近平在2012上臺之後,他面臨選擇,就是說要不要順勢而為?或者就是他像胡錦濤的不折騰,有一些東西他不故意地去抵抗,讓社會有一些,公民社會裡邊繼續往前發展;或者說,你如果有雄才大略,你順這個路,做一些積極的回應,支持中國社會向憲政民主轉型。而習近平所做的所有事情,我所想到的所有事情,就是要逆歷史潮流而動,開歷史倒車。這是徹底的復辟,要把中國硬扭回去,這個極權社會裡頭去。他做的任何事,都是順著這個方向,要徹底顛覆這個在前40年這種開闢的一個路,所以現在在這一層底下,才會有王岐山之流出來喊,他挽救了黨、挽救了國家、挽救了什麼。他挽救了什麼呢?就是這個黨已經面臨崩解,就是這個國家面臨一個往憲政轉型的巨大壓力,那麼這批人,就我講的紅二代,以習近平、王岐山為代表的紅二代,要扭轉這個歷史潮流,就是要搞一個大復辟。

他做的所有事是因為這麼一個歷史選擇,在一黨專政和憲政民主兩者之間所做的選擇,他們是垂死掙扎。他這五年的某些成功,在我的眼光裡頭,最多也就是迴光返照,因為西方的民主遇到一些麻煩。其實習近平上臺以來,經濟一直是下行,往下走的。他是靠著前面的改革開放、經濟全球化,跟他積累了一些財富,他是用這樣的財富,來去折騰中國人。一開始他在墨西哥,在南邊講,他光折騰中國人,不折騰外面的人。他現在也開始折騰外面的人了,他是有這麼一個財力,財大氣粗來做。

為什麼他是迴光返照、垂死掙扎呢?全世界的黨國專制集權,有70年大限,70年左右,是它生命的、自然生命的一個大限。我最近寫文章、做節目的時候也在強調,黨國沒有紅三代。不管紅二代們如何兇殘、如何殘忍、如何折騰,他這個權力結構是沒有辦法傳給他們的後代的。他們可能也沒有這種心思,更加沒有這種能力,來去繼承現在的黨國專制集權這麼一種制度框架下去。

民主轉型的能量遭受摧殘

所以現在這些年,就是這五年來,習近平,他是首先是對黨內,用通過反腐來進行大規模的政治清洗,把這個現有的,或者潛在的政敵,一個個地把他拔掉。然後呢,他對整個社會,就是要把公民社會,特別是非政府組織,連根拔掉,斬草除根。我們想想,在哪怕是周永康時期,對公民社會打壓也非常厲害,但是他是一個歷史關係,他是一種回應性的,他斬草,但他不除根,就裡頭他是哪裡出事,他去解決什麼事情。而習近平,你再回過頭來,五年之後,他清網,把所有的網路大V,把有各種不同意見的那些網站,全部掃光!對公民社會的摧殘,就這個,我一直講,這是滔天大罪,他做任何事情都罪不可赦,都抵擋不了他犯這麼大罪!就是中國社會為了能夠向憲政民主轉型所積累起來的社會力量和思想資源,在他這五年,得到非常殘忍的摧殘。

他現在在黨內,就最近的,所謂修憲,我想你們都談過了,就是把原來講共產黨想溫和化,建立某種意義上的權力交接的制度安排,包括這個任期制,這個年齡的限制,還有這個任期的限制,因為這個東西,就相對地把這個黨國集權專制裡頭一個很大的難題,把它溫和化,建立某種對一個制度性的期待,它可以順利地交接,也就說,從這個意義上講,他也是這樣,為未來的憲政民主轉型做某種鋪墊,可是連這麼一丁點的政治改革的成果,也被習近平顛覆了。

所以在這個時候,還對他抱有希望,我是很難理解。特別是我寫歷史、寫政治學,我想這個事情需要脫出就事論事,必須有一個更好的框架來去評價習近平,和現在中國的這個政治轉型所面臨的任務,和它的走向。

陳小平:好,謝謝馮教授!好了,我們今天與會人員的發言,大體上公平地輪了一撥。如果不公平,批評我。那麼現在呢,我們請馮勝平先生,你做五分鐘的回應,好吧?

馮勝平:我儘量做吧。接著馮崇義老師的話說,我覺得習當時他接手的,實際上是一個非常混亂的局面,也就中央九龍治水,地方財閥割據,輿論一邊倒,這個局面。在這種局面下,不要說民主了,能專制就不錯了,不垮就已經差不多了。那個時候既得利益集團是肆無忌憚地在瓜分所有的國民財富。

那麼中國這個社會結構呢,簡單說它是,用喬木先生的一個比較,它是四種結構,就是四種人,有一點像是股市吧。什麼呢?散戶、莊家、財閥、趙家人。散戶呢,看k線圖,凡是有看不懂的圖,後面有莊家在坐莊。凡是有看不懂的莊,後面有財閥在做局。連財閥都看不懂的時候,比如說,所謂財閥,就是資產百億以上吧。凡是有看不懂的財閥的這種身世的沉浮、命運的變遷,比如說郭寶昌進去了一天,郭文貴逃亡了,吳小暉出事了,肖建華回家過年了,去年這個時候,那後面一定是有什麼呢?有趙家人在中南海又談心,又談出什麼新結果了。這就是中國現在的社會的結構。就不懂得這四個角色,基本上就不用去談中國政治。

在這四個角色中間,最重要的一個角色是什麼呢?就是財閥。這個財閥,在中國歷史上,還從來沒有這麼多,這麼有巨大的一個政治力量。一定要理解這個概念呢,財閥其實就很像當年的軍閥。每到王朝末年,基本上是軍閥割據,國家解體。財閥和軍閥的區別是什麼呢?就軍閥是爭地盤,財閥是搶公司;就軍閥是比多少人、多少槍,財閥是比有多少上市公司,多少金融牌照;就軍閥的後臺是列強,比如說中共是有蘇俄,汪精衛有日偽,有日本,然後老蔣有英美,財閥的後臺呢,就是趙家人。習上來的時候,他面臨的就是這麼一個局面。

可以說,中國的精英聯盟是反對他的。這個精英聯盟就是三個集團組成:一個就是權力精英,俗稱趙家人;一個資本精英,俗稱財閥;再一個呢,文化精英,就是自由派,好像馮先生也算是裡面的一個。這三個集團可以說是各施其職,等級分明。財閥的後臺是趙家人的白手套,文化精英呢,就是財閥的後面的資助者,他們是反習的,也是反現在這些政權做法的,因為在過去20年,這三個集團非常幸福。(《習近平集權後果:獨裁還是民主?》連載8,未完待續,《內幕》第77期)

網絡大V或異議網站近年遭到大力掃蕩。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