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剪羊毛經濟戰還是大國對峙新冷戰?

中國研究院

 

【《內幕》編者按:文章為7月6日《中國研究院》第50次研討會,此次會議由陳小平主持,主題為中美貿易戰的走向,與會嘉賓有程曉農博士、經濟學者張艾枚、經濟學家呂樸、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講座教授謝田、自媒體主持人秦偉平、歷史學家劉仲敬。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中國的雄心壯志已落空

陳:各位觀眾,大家好!今天是7月6號,這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就是今天,中國和美國的貿易戰正式開打。我們這個節目,正好是在貿易戰開打之後計劃的一個節目,也是我第二次主持中美貿易問題的討論會。第一次討論呢,大家比較泛泛。這一次我們關注的話題,是貿易戰那個大戰中的非貿易戰因素,所以說請的嘉賓呢,有經濟學家,也有其他學科的學者,大家關注的事,面可以廣泛了一些。今天我們的嘉賓有下面這幾位,我先給大家介紹一下。第一位是中國學者、中國的經濟學家、孫冶方經濟學獎得主,呂樸先生。呂樸先生給大家問個好?

呂:大家好!小平你好!

陳:很高興老呂又參加我們的節目。那麼第二位,介紹一下在我們演播室的張艾枚女士,我們叫她經濟學人才、經濟學家都是一樣。張艾枚女士?

張:謝謝小平!謝謝大家!

陳:那麼第三位,我們請到的,就是說,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先生。

謝:主持人好!大家好!

陳:第四位,我們是經濟學家、自媒體《平論》主持人,秦偉平先生。

秦:主持人好!各位嘉賓、老師好!大家好!

陳:那第五位嘉賓呢,是歷史學家、《劉仲敬思想》主持人,這是《明鏡火拍》一個頻道,主講人劉仲敬先生。

劉:各位好!謝謝大家!

陳:好了,現在嘉賓已經介紹完畢。那麼今天的節目是這麼一個規矩,就是我先請各位嘉賓講10分鐘;講10分鐘之後,第二輪還是5分鐘,你們可以對自己的觀點進一步地闡釋,也可以去跟對方去辯論;那麼最後如果有時間,再給大家1~3分鐘,來做一個收尾。考慮到呂樸先生在國內,我讓他第一個講。大家怎麼樣,好吧?準備好了,呂樸先生,你第一個講。

呂:非常榮幸,我第一個講。中美貿易戰可以說就要正式開始了。

陳:正式開始了。

呂:我從我來講呢,心情不是特別好。其實從這個中美貿易戰的前景來看,打起來,我感覺啊是兩敗俱傷。也有人覺得中國打不贏。其實打贏打不贏,會有不同的標準,會有不同的依據。中國領導人呢,實際上有一個最後的底牌,就是中國國民的忍耐力。中國國民的忍耐力,可以講要比美國國民的忍耐力要高得多。而且從現在來看,領導的態度有一點“不惜打成一片白地,堅決要打下去”。如果這麼樣打下去的話,很可能就把我們改革開放40年的這些成果毀於一旦,所以我對這一點是頗為擔心。

其實貿易戰本身又是一個機遇。因為貿易戰的這個前提,可以說,我們入世十六、七年,在這個入世承諾上,很多方面沒有做到,特別是美國特別看重的這個知識產權保護,我們沒有能夠做到遵守這種規則和協定,美國人很不高興,他們認為他們的損失很大。比如這個程曉農先生講了,它每年的損失有幾千億美元以上,認為我們很多掌握的技術是從他們那兒耬來的。當然,使用這個“耬”,是一個比較含混的詞,避免過於刺激。

那麼實際上可以說,這個中美貿易戰,在十六、七年前,中國做了入世承諾的開始,就已經開始了。因為中國在十六、七年裡面,很大程度沒有做到遵守WTO的這個協議,那麼美國長期,十六、七年來,一直在忍受,現在不想忍受了。當然,美國可以說,特朗普他在國內外很多關係上,都在力圖進行調整,改變以前美國的那種,就是按程曉農先生講的話,被吃唐僧肉的那種狀態,那種很被動的狀態。那麼跟中國的這個貿易戰是其中的一個大的戰場了。

中國改革開放,將近40年,可以說在經濟性質上不可持續,這大家都知道。另外一方面,有一個很重要的特點,就是一種掠奪性的,掠奪自然資源,掠奪自然環境,掠奪勞工的國民待遇,甚至包括還有金融掠奪實業,政府掠奪國民,利用通貨膨脹,利用其他,比如說什麼強拆了,各種手段。那麼實際上,改革開放將近40年,留下的是諸多的經濟社會問題,而且是重大的經濟社會問題。但是非常可惜,領導對這個,我不知道他到底掌握多少。

總之,他現在衝上世界舞台,特別是在18大之後,全面地向世界挺進。從一帶一路,大規模收購境外的,無論是傳媒,還是收購戰略資源,還是收購各種企業,對於國內的經濟技術發展有很大益處的一些企業,包括大外宣,甚至南海問題、東海問題、台灣武統,可以說是一種全面的進擊。而且還要向世界傳遞中國經驗和中國模式,甚至要形成中美共治,而且還要引領世界經濟發展,這個氣魄不謂不大!但是看看國內的這個經濟健全和健康狀況,可以說這種雄心壯志,在國際上的雄心壯志,和國內的這種諸多的經濟社會問題,形成鮮明的對照。國內的問題不足以支持國際上的這種擴張和進取。

要領導採取的是一種反向操作,就是利用國際上的擴展和進取,來去稀釋和消化國內的這些問題,甚至希望我們在國際得到發展以後,把國內的問題泯消於這個無形之中,所以我一直把它理解成是一種反向操作。因為正向操作是大家把國內問題基本清理乾淨,形成健全和健康的經濟以後,再向國際上去進取和擴張,因為你沒有國內的這種力量的支持,你在國際上的這種擴張和進取往往缺乏後勁兒。當然,我現在只是在表層上講到我們國內和國際兩個領域裡發展的關係。

其實還有一個更深層的問題,就是我們改革開放這40年所形成的國家主義統領的商品經濟,到底能不能作為發展中國家的樣板,對於發展中國家起到一種頭羊的作用?這個事情本身是大打疑問的。對於我來說,我認為這是做不到的。所以,要形成中國這種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和美國這個最大的發達國家,對於世界經濟與政治新秩序的中美共治,各自代表一種最大的板塊,來形成一種引領世界經濟新秩序,經濟政治新秩序,我感覺到這是非常困難的,這是做不到的。我們領導在國際上的這種進取和雄心壯志,實際上是落空的。(《中美貿易戰:剪羊毛經濟戰還是大國對峙新冷戰?》連載1,未完待續,《內幕》第79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