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都在試探對方底線,北京利用民族主義自保

美中關係告別天真時代,現在輪到殘酷競爭反制中共

程曉農 陳小平

【《內幕》編者按:在2018年6月7日的《明鏡編輯部》第257期裡,明鏡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和程曉農博士討論近期美中關係的發展,以及解讀其中的競爭意涵。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利用民族主義是為了自保

所以中國現在非常非常看重的是對美國的出口,千萬百計地要保這個出口,所以中國可以在進口方面讓步。比方講,我多進口一點美國的東西,從別的國家少進口一點。比方講,從中東少買點原油,多買點美國的大豆,從巴西少買點,從美國多買點。這它都可以商量,因為那個不改變中國什麼,只不過是進口國變了。

但要是美國一提加關稅,中國政府就害怕,就擔心,因為那樣會直接影響到中國對美國的出口。而中國對美國的出口會,一旦減少,就會直接造成中國的外匯儲備下降,就貿易逆差縮小。中國這些年來,就最近一兩年,中國政府花了很大力氣來維護這個外匯儲備,不讓國內的老百姓隨意地往外轉錢,就是害怕把外匯儲備掏空了。所以中國政府現在的底線是,儘量保住對美出口,所以這也是它的經濟命脈。因為如果房地產泡沫靠不住的話,那麼對美出口就是中國經濟最後的支柱。所以從這個角度去看的話,中國政府其實在經濟上,現在它也處於一個自保狀態。

但問題是,就很弔詭在這個地方,中國是要自保,美國也是要自保,就兩個自保的國家擦出火花來了。這種局面的根源在哪裡?就是我想,這個不僅僅是說中國的戰略目標裡具有攻擊性,這個我們都知道,中國政府也不掩飾,從來是公開的。每次航母試航也好,艦載機試飛也好,都會有媒體,都會做大量的宣傳。那麼為什麼中國非得保持這個戰略上的攻擊性?就是說,中國你要是和平發展的話,像中國政府宣稱,外交部宣稱的那樣,中國是要和平發展,和平發展你那麼咄咄逼人幹什麼?你非得弄一些艦載機去威脅別人幹嘛?

這裡面其實涉及到一個更根本的制度性問題,就是中國這種制度本身,它有內在的需要,它需要樹立外敵。因為這種極權制度、專制制度,它很大程度上是依靠胡蘿蔔和大棒子兩個方面來維持這個社會局勢的。其中胡蘿蔔當然是給老百姓好處,這個在改革初期中國老百姓就體會得到。大棒子就是鎮壓,這個我想中國老百姓也很清楚,現在管控得越來越嚴厲。

那麼還有第三個,那就是思想動員,就是宣傳,洗腦宣傳,再加上社會動員。在這方面,中國和俄羅斯是完全相同的,那就是宣傳動員的主調,已經不是推翻美帝國主義。這個東西說起來,大家都聽得不靠譜,所以不是打倒美帝國主義,不是消滅資本主義——這後面我還會再談,為什麼不願意消滅資本主義。這個,中國提出來的,其實就是一個民族主義的口號,就中國要強大,中國要崛起,然後要說了算,這個世界上的規則,我沒參加制定的規則不算數!換句話講就是,規則得我說了算,就是我要當老大!這個民族主義動員,在中國社會上,是有相當號召力。在俄羅斯也一樣,這就是為什麼普京能當選。就是中國假如現在實行民主化選舉,選個總統的話,很可能這樣的民族主義大話,仍然能帶來巨大的選票,很大一批中國老百姓買了這個帳。

那麼民族主義宣傳,所謂的要崛起,其實它的背後是有一個假想敵的。就如果沒有外在敵人的存在,你這個民族主義宣傳,就是這個民族如果根本就不遇到任何威脅,沒有人來威脅你的話,你要團結起來幹什麼?因為民族主義的實質是說,我們面臨外部威脅,所以要團結起來,一致對外;所以對內、對政府,大家不要說話,跟著政府走,因為我們是團結一致對外。所以因為這種民族主義宣傳的需要,所以中國政府始終會維持一個它自己造的外部假想敵,所以美國就這樣成了中國政府幾乎是永遠的假想敵。雖然尼克松時代,中國中美關係緩和了一些,然後慢慢慢慢地,六四以後又成為主要的假想敵,當然到現在就更明顯了。

但是我想說的是,中國政府真的不知道這個民族主義宣傳有害嗎?它很清楚,它也是兩難的。就是民族主義宣傳過火了,把老百姓的火給挑起來了,那對政府反而是麻煩。我們都知道,中國有砸日本車的,抵制日貨的,抵制韓貨的,說不定什麼時候還會冒出來抵制美貨,都可能,但是政府也知道,那都是非常非常傻的舉動。所以一旦把這個老百姓的情緒煽動到這個階段以後,政府的手腳就被捆住了,就你非得對外強硬不可,對外銷微有一點點軟弱,老百姓就開始罵,這個政府無能、窩囊,為什麼不對美國開戰?

中美兩大強國都在試探對方底線。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