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關係將出現極大轉變

程曉農 陳小平

【《內幕》編者按:在2018年6月7日的《明鏡編輯部》第257期裡,明鏡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和程曉農博士討論近期美中關係的發展,以及解讀其中的競爭意涵。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中國是經濟全球化的贏家

這裡面有西方主流經濟學家的一個重大錯誤,就是他們強調貿易自由的時候,這個書齋理論忽略了經濟全球化其實有陷阱,就是你可以讓商品製造全球化,但最後如果造成了全球資本流動,資本流動全球化以後,其結果是納稅人錢包裡的錢也全球化了,這個後果是在任何一個大一點的國家無法承受的。因為資本流動全球化的結果,就是很多美國的大公司把它的企業遷移到海外去了,在國外製造,就所謂製造業空心化,然後賺的利潤它也留在海外,不回到美國國土來,那麼這樣的話,美國經濟就開始空心化。

美國算是一個消費大國,就是說它的製造業不在美國國內,老百姓買的產品都是外國進口的,然後老百姓的消費很大程度上依賴進口商品,比方講,依賴中國的進口商品。而中國是出口大國,它生產的大部分東西是出口到外國去,特別是到美國市場,所以美國和中國之間每年的貿易逆差是幾千億美元,這就是中國對外貿易逆差的主體。

那麼對美國而言,它長期十幾年的貿易逆差造成的結果,是美國政府不得不大量發行國債,用這個辦法來彌補貿易支出。而中國就積累了大量的外匯儲備,也就是中國現在經常講的三萬億外匯儲備。在這個經濟的關係發生變化之後,產生了一個後果,那就是順差大國,像中國,積累了大量外匯儲備的同時,它實際上是在要美國的納稅人,為中國購買的美國國債支付未來他們的荷包裡的錢。也就是說,美國納稅人發現他們扛著的包袱、債務包袱越來越重,就是他們購買外國消費品,用的是美國發行國債產生的資金流,而這個資金流,最後結果是要他們兒孫去還的。也就是說,美國的納稅人還沒開始上班工作,他兜裡的錢包已經有一部分錢被外國準備拿走了。

長期這樣下去,美國經濟早晚一天是要崩盤的。因為你發債總是有上限,發到一定程度,經濟承受不起的時候,就要崩盤。所以美國要阻止經濟全球化帶來這樣的負面後果,對美國來講,這是迫不得已的,是一種自衛。這就是川普為什麼他推行的一系列政策圍繞的都是這個目的,所以貿易戰只是川普想要改變經濟全球化這種負面後果的一種手段而已。如果只看到貿易戰本身,不看到後面要改變經濟全球化這個格局,那麼看問題就很容易流於表層,流於表象。

那麼中國對這個問題的看法是相反。中國堅持希望保持原來的這種單方面對中國有利的這種外貿格局,所以中國一直強調,現在它成了貿易自由主義的主張者,以及經常在國際場合呼籲,反而說美國是孤立主義。

這個問題,其實我們現在已經有一個先例在那兒放著,那就是意大利。一個欠債大國,欠到一定程度,超過它GDP的100%以後,這個國家實際上已經破產了,還不起。那怎麼辦?其實只有兩條路,意大利現在給了一個例子,那就賴帳。就是我乾脆,欠外國的國債,多少,幾千億美元,我要求賴掉2/3,不還了。當然歐盟現在還不答應,德國也不幹。但是我相信,早晚有一天,意大利還會把這招祭出來。但是美國賴不掉,因為它國家太大,所以美國只有另外一種選擇,就是現在川普做的選擇。那就是我來改變這個經濟全球化這種,對於順差大國,像中國這樣的國家,一面倒有利的局面,所以他要求減少貿易逆差,要中國政府開放這個市場,讓美國公司在中國能夠賺錢,實際上就是實現貿易平衡。

所以這個大背景決定了中美戰略關係發生重大逆轉。就說,過去美國容忍中國長期在美國佔經濟上的便宜,有個前提,自我假定的一個鎮痛劑,就是說,中國雖然經濟上是佔了便宜,美國是吃了虧,但是中國將來會民主化。現在呢,這個剛才前面談到了,第一個原因就是對中國的認知發生根本性的、等於180度的變化,發現根本就不存在這個民主化的可能性,所以不談這個,把這個扔了。既然沒有這個假設了,那麼中國單方面佔便宜,這個局面也就不能夠長期地執行下去。這就是現在中美的貿易戰,從方方面面開始,陸陸續續擦出火花來的原因。

中國政府極力維護外匯儲備。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