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一直是中國假想敵,擁抱熊貓派預測錯誤

程曉農 陳小平

【《內幕》編者按:在2018年6月7日的《明鏡編輯部》第257期裡,明鏡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和程曉農博士討論近期美中關係的發展,以及解讀其中的競爭意涵。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美國一直是中國假想敵

陳:各位觀眾,大家好!今天是6月7號,這是《明鏡火拍》的主持人陳小平,今天又跟大家見面了。今天的話題,我們要關注美中關係。最近一段,中國和美國,從貿易戰到台灣海峽、南海,以及一系列領域,發生了很多的事件,那麼這個事件怎麼解讀?今天的這個主題,就是談美中關係已經從原來的一個舊時代,那就是美國人要對中國搞和平演變這樣一種天真時代,變成了現在我們標題上說的殘酷競爭、反制中共的時代。跟我們討論這個話題的是程曉農博士。請我們的導播將程曉農博士請進來。程曉農博士,你好!

程:你好!

陳:現在美中關係事件不斷,最新的動態是美國國會眾議員史密斯先生和六位美國國會議員一起動議,要搞一個,就是反制中國政府、中國共產黨政治影響力行動法案。這個東西呢,我感覺就是說,中美之間這種對峙關係,好像是已經升級到一個相當嚴重的地步,所以我想請你先從這個話題開始談起,國會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直接針對中國政府和中國共產黨搞出這麼一個法案?

程:我想,今天我們談的這個話題是中美戰略關係的變化,那麼我覺得可以把它叫做戰略關係的重定位。剛才談到國會這個動議,幾個議員的動議,還有最近在南海,還有在其他地方,陸續發生的一些事情,都可以看著跟這個有關,都是一些信號。當然,這些信號現在剛剛出現,所以我們現在還不能斷定,說這些信號就標誌著中美戰略關係轉變當中最重要的事情。也許今後還會有更重要的事情發生。

陳: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發生?那我先請你說一說,你覺得這種重要,重要到什麼程度?是貿易的全面禁運,還是真的從貿易對峙變成軍事對峙呢?

程:我覺得軍事對峙的可能性存在,但是不會真的演變成更嚴重的,比方講衝突、軍事衝突,這個不會。但是中美戰略關係轉變,它的背景決定了它將來的走向,所以我想我們要回到這個背景來談,就是為什麼美國發生這麼大變化。

陳:對,原來的背景,我們都知道,就是五六十年代過來的人都知道,毛澤東曾經批美國政府要對中國搞和平演變。這個和平演變呢,那是杜勒斯一個著名的概念,說要對中國的第三代、第四代搞和平演變。實際上,現在我們談這個和平演變,主要不是談杜勒斯,而是談1989年以後這個美國跟中國的接觸政策,那麼有一個人,有的人把它叫做接觸論。

那麼接觸論呢,就希望把中國引入國際經濟體系,通過中國所謂的經濟法治,帶動中國的轉型,進入一個市場經濟體制和一個民主法治的社會,那麼這個可以看成是美國1989年以後對華政策的一個基調。那麼現在這個東西好像是,不斷地有信息說,美國已經放棄這樣一種戰略的定位。剛才你也談到是定位的轉化,那麼這怎麼回事呢?

程:那麼我想從中國來講的話,現在其實面臨一個很弔詭的局面。那就是我們都知道,在我們小時候,經常聽到一句話,叫做“美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換句話講,那個時候的中國把美國看做頭號敵人。從那個時候到現在,按道理講,美國現在似乎是,剛才主播陳小平先生談到,美國放棄了所謂的接觸政策,就說不準備再和中國有更多很深度的交往,希望通過這個交往,通過經濟市場化,融入國際經濟體系,然後中國走向政治民主化,對這個,美國不再抱期望了。

那麼這一點對中國來講,是好事啊!因為既然過去中國擔心的是美國要顛覆中國政權,所謂的和平演變也好,美國和中國接觸也好,在中國政府眼裡看來,都是和平演變和顛覆政權的企圖,所以我們過去20多年也經常聽到一個詞,叫做“海外敵對勢力”,這個敵對勢力呢,主要是說海外,其實就是美國,它從來沒說法國有敵對勢力,或者德國敵對勢力,那麼為什麼這個敵對勢力現在不敵對了,中國政府反而繼續把美國當敵人,它一點兒也不高興呢?

我想這裡有一個基本問題,就是在中國政府的心目中,其實美國永遠是假想敵。這個假想敵,不是因為美國真的有效地要和平演變、顛覆政權,或者說美國現在不顛覆政權了,那麼中國政府就覺得它是放心了,而是相反,是中國一直有一個要挑戰美國、要強大起來以後當頭這麼一種潛意識在裡面起作用。

中國購買大量美國國債。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