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有意外发生,趙家人必成众矢之的

中國研究院

【《內幕》編者按:中國政治隨時都在變化。習近平在這場博弈中,他選擇站在什麼樣一個地位,選擇一種什麼角度,來對待這場博弈?他自己個人,作為一個政治行為者,也參加這場博弈,他有多大的能力,他有多少的嫻熟的政治技巧,能夠達到他所要的目標?

2018年4月27日,《中國研究院》第39次會議圍繞這些話題進行了討論。當天參加會議發言的有新聞觀察員何頻,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美國政治學者馮勝平、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經濟學人張艾枚,美國資深媒體人孟玄、《世界日報》副總編魏碧洲、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顧為群。研討會由陳小平法學博士主持。在此發表的是會議發言的文字整理稿。】

 

反對想壟斷一切的趙家人

當然最後,現在大家討論很多的,是後邊的民主這一塊。民主這一塊,老是去講它的效率如何,它的具體運作如何,那是末尾的事。民主所真正要解決的問題,是政治公共權力的來源合法性問題。如果你現代政治,原來是政權是歸於一家一姓的,一個個人的君主,現在變成主權在民。那主權在民怎麼落實?那只有大選。只有大選這麼一個機制,才能夠設立授權和代理這麼一個框架。主權在我手上麼,我可以把這個權有限地授給我的代理人來行使,但是因為這個主權永遠在手上,所以你是一個有限制的,就是有幾年的任期,有換屆,我隨時可以收回來。所以這個民主政治最核心在這個地方,就是要確定這個政治權力的合法性問題。就是你如果沒有這個東西,如果黨主什麼主的,在現代社會裡頭,它已經沒有合法性了。現在是最核心的事,都還沒有解決。

所以這個事情呢,剛才講過,包括我的本家勝平講,如果在黨控制不到的地方,自由派完全掌控這個話語權,這是我樂觀的根源。世道人心已經變了,一旦黨失控,那麼中國就會走到憲政民主轉型。那麼這個轉型呢,當然不是那個烏托邦的一種轉型,而是各種利益群體、各個個體的博弈,而這種博弈,當然包括各種各樣的利益集團。我們不要去妖魔化、一體化那個概念,一體化不同的利益集團,但是我們要反對的,只是想壟斷一切的趙家人。我現在要反對趙家人,就不僅僅是一般的民眾,就包括絕大部分的寒門官員,所以趙家人,在中國這個力量對比裡頭,也是很少數,他只是掌控了軍警力量而已。只要出現三長兩短,這個社會的力量對比立刻會翻過來,所以這就是我為什麼對中國的這個憲政轉型非常樂觀。絕對不是說10年、20年以後的事,這是隨時都會發生的事情,看你用哪種方式來啟動、引發這個程式而已。

陳小平:剛才王軍濤先生要求了幾個分鐘、幾十秒鐘的特權,要求道歉,那麼我現在再給馮勝平先生一分鐘的時間,看他要講什麼東西,扯平了。

馮勝平:我覺得其實制度沒有好壞,只看是否合適。鞋,你也無分大小,只看是否合腳。民主這個東西呢,從最古老的時候,實際上它是一個壞東西。從第一部政治學的著作,就是政治學,亞里斯多德,在他那個時候,民主就是所謂的tyranny of the majority,就是多數人的暴政。到了今天,它變成了一個好東西。

實際上,什麼叫民主?民主,去掉所有的冠詞,它就是人民群眾自己投票,參與國家事務的決策,決定自己的利益,這就是民主。從這個意義上說,不管你什麼形式,就是等額還是差額,直接還是間接,其實都是一樣的。沒有什麼真正的民主,也沒有什麼配不配的問題,都配,只要你自己選。但是呢,什麼樣的人搞民主,就搞出什麼樣的民主。你找一群烏龜來競選,就肯定選一個王八出來當主席,它一定也是合法的。所以你要走進世界民主的博物館,就會看見很多,比如說有英國君主立憲的民主,有美國三權分立的民主,有法國斷頭臺的民主,也有中國現在呢,說共產黨講的民主,黨內的民主,就這些東西。

民主是數人頭決定勝負

所以,到底民主是個好東西壞東西?古典政治學認為民主是個壞東西,因為它假設民主是一群壞人、一群暴民在選舉。現代政治學認為民主是個好東西,它認為民主是一群公民、一群好人在選舉。實際上好人壞人,公民還是暴民,你說了我說了都不算,取決於這些投票人的他的教育程度和法治水準。所以在這個意義上說,爭民主好還是不好,就實際上是,真是沒有任何意義。就中國現在該不該搞民主,我還是回到那個,就是“先法治,再自由,最後民主”。等到大家的水準到一定的時候,那個民主一定會好,否則的話,你說民主是個好東西還是壞東西,都是沒有定義的談判。

陳小平:好!馮勝平這個,還是要搞民主的。馮教授,你還要一分鐘?

馮崇義:我還要一分鐘,我非得回應我這個本家呀!我覺得我這個本家是徹底地鑽進了牛角尖的死胡同裡頭,就連這民主、專制之間的是非善惡,這樣的一個基本判斷,他都迷糊了!我們做政治學到現在,現代政治學裡頭,除了後現代的一些,後現代現在也轉型了,就是徹底走進那個道德虛無主義、道德相對主義,沒有是非,沒有對錯,然後什麼,你這個就徹底玩蛋了!因為就沒有,這個人類就徹底失去方向了。

包括他講的從法治到民主、法治,也是有具體內容的。就這個法本身,是人權至上的。法律就現代國家而言,不能制定違反基本人權的法律。惡法、非法,它不是法。就這個法律,除了我們所講的這個權威至上和程式正義之外,還有最核心的內容,就是這個法治本身,它是以人權至上為規則的。你是學法律的,你明白這個事。所以到現代社會以後,你要真正落實這樣的一個規則,這個法律的最高原則,沒有民主制度是不能保證的。你如果有個專政君主,或者是一個個人獨裁,或者一個專政黨,在他掌控這個政權之後,你怎麼能夠去落實這個人權?所以那個法治完全是一種惡法,就是一個黨、一個人制定的法。

王軍濤:你給我20秒,好吧?

陳小平:你要20秒?就一句話啊。

王軍濤:其實勝平講的,還是有好壞的。專制是砍人頭決定勝負,民主是數人頭,數人頭比砍人頭更好,這個我覺得我沒什麼。至於說勝平講到,搞不同的,在民主的具體設計,可能跟國家有問題,導致災難是可能的。所以說,後來才有薩托利(Giovanni Sartori)寫了一本書,叫Constitutional engineering(《憲政工程》),就說同樣這個機器,比如汽車,汽車是個好東西,但如果你設計不好,它會翻車,但這是設計的問題,不是它的基本原理,汽車肯定比走路要好。

陳小平:好,謝謝!我要強迫中止了,這個如果要放開了說的話,再一小時都不夠。因為我們下午2點鐘,還要有一場研討會,討論這個朝鮮問題,那麼上午的這個討論,我們就就此打住。

今天呢,實際上到這兒來參加會議的各位嘉賓,我們不論對錯,只是讓他們呈現觀點。用王軍濤的話說,除了孟玄先生是反對民主和憲政之外,別的人都是憲政民主派,包括馮勝平。但是別人之間的分歧在什麼地方呢?就是在於實現這個憲政民主的這個方式、這個過程中,共產黨的作用,習近平的作用,這樣一些差異。另外我想,在憲政、法治、民主這些概念上的理解呢,我想各位還會有一些差異,也會有一些差異,但這些東西是一個悠遠的問題,也是一個大家要坐下來,進一步去寫文章辯論的問題。今天我們不想,沒有這個能力把它全部澄清。

今天我們就先開到這,起一個抛磚引玉的作用,怎麼樣?(《習近平集權後果:獨裁還是民主?》連載12,全文完,《內幕》第77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