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擁有憲政民主的基礎

中國研究院

 

【《內幕》編者按:中國政治隨時都在變化。習近平在這場博弈中,他選擇站在什麼樣一個地位,選擇一種什麼角度,來對待這場博弈?他自己個人,作為一個政治行為者,也參加這場博弈,他有多大的能力,他有多少的嫻熟的政治技巧,能夠達到他所要的目標?

2018年4月27日,《中國研究院》第39次會議圍繞這些話題進行了討論。當天參加會議發言的有新聞觀察員何頻,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美國政治學者馮勝平、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經濟學人張艾枚,美國資深媒體人孟玄、《世界日報》副總編魏碧洲、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顧為群。研討會由陳小平法學博士主持。在此發表的是會議發言的文字整理稿。】


中國擁有憲政民主的基礎

第二個,習近平繼承什麼?我覺得比較贊成馮崇義先生的提法。就是不管中國有多少問題,但是中國實際上(在勝平先生、何頻先生講的這些問題上都是說明)有搞憲政民主的一個社會基礎了。這原來是鄧小平(這個當然是美化鄧小平的說法)說我們先通過市場,先創造一個獨立的利益,去創造一批獨立的利益群體,然後通過這些利益群體的談判和改革再建立憲政民主。這本來是80年代還搞黨權的這些人唯一的一個理由,現在呢,本來應該開放選舉,那就把九龍開放,讓他們競爭麼,在人民面前選擇嘛!我一點都不反對逐步開放選舉過程,但是你應該要開放選舉過程,你若說再重建一個“專制”來解決,我覺得人類社會又倒退到了一個幼稚階段。

人類社會早就有問題,當人類有問題的時候,選擇專制是比較幼稚的時候,沒有政治經驗的時候,對專制君主做了很多的想像。那時候的君主還真是通過很多殘酷的鬥爭考驗,一個個都跟先知似的,最後他們都會把這個社會帶向災難。皇權哪,也不是沒有規則,中國是以禮治國。其實習近平的這個獨裁,是比中國皇帝還要爛、還要壞的獨裁,還要壞的暴政,因為他沒有規則,是他自己在創造規則,他想幹啥就幹啥。過去皇帝殺大臣,是有規矩的,你不按規矩就是暴君,對吧?這個,過去他是有禮的,是以禮治國,不像我們現在。

至於說,勝平說到迴圈,我覺得勝平又跳出了毛鄧這個說的,中國古代社會好像就是除了農民起義,那怎麼英國、法國就沒有呢?其實區別就是托克維爾說的,托克維爾講美國和法國的區別就在於,法國要用極權辦事,最後極權垮了之後,社會就是原子化,就是變成了一盤散沙。只有知識份子靠概念去想重建社會,最後就導致了很多的災難。但是英美就不是,它是政府的權力很小。英國人當時不像當時歐洲的主流,說要重建王權。你要知道,啟蒙學者是跟開明專制結合的,你要通過一個絕對王權推行開明因素,對人民搞啟蒙、推行現代化,不相信人民、不相信利益集團,利益集團是不好的,要執行一個王權,克服封建的各種因素,但是最後呢,他們並沒有建立一個強大的國家。而英國的貴族和英國的人民,沒有大局觀念,他們不願意支持一個王權,不願意放棄自己的利益,於是兩次用劍逼著國王搞了一個大憲章,搞了一個光榮革命,都是用劍逼他。那最後,英國的貴族沒有大局觀念,反倒給人類開創出了一個主流文明的線索。

所以回過頭來說呢,我認為習近平上臺之後,如果習近平開放,進一步地開放言論空間,引進法治,我一點都不反對。他可以逐步地像80年代的,放棄權力,同時規範利益表達,誰破壞規則就整誰,我覺得這個,他能得到更多的支援。

而且其實制度主義者,你也別以為他是什麼教條。孟玄你要有本事,你去搞個研究,推翻制度主義啊!學界可沒有鎮壓你,那是你沒本事,你可能就沒有這麼一個東西能推翻它。那麼制度主義說得很清楚,不管什麼利益集團,在這個制度下這麼行事,在那個制度下那麼行事。我老跟我的民主黨員說,共產黨的官和美國的官是一樣的,誰給他權力,他忠於誰。中國共產黨的官,黨給他權力,他就忠於黨,他不忠於黨,他就違背人性了嘛!少數的,像我們這種,違背人性,就被踢出來了嘛,對吧?那麼美國的官,人民給他權力,他當然就不向什麼他的上級負責。

所以我想啊,回過頭來說呢,其實憲政民主不難。我跟我的大學同學討論,憲政民主就是講道理的規則,普世價值就是講道理的規則,要平等、要自由、讓人們表達,遇到有分歧的時候,要有一個公平的程式做出決定,這些東西有什麼難理解呢?這是教條,那沒錯,那人類社會不就是靠一些教條在維繫嗎?你的教條合理,還是我的教條合理?你的教條經歷了歷史檢驗,還是我的教條經歷了歷史檢驗?孟玄呢,你的那個什麼皇權,都是你想像出來的,它的優點是你想像的,連它的什麼歷史的建構都是你想像的。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