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20年有可能民主化

中國研究院

 

【《內幕》編者按:中國政治隨時都在變化。習近平在這場博弈中,他選擇站在什麼樣一個地位,選擇一種什麼角度,來對待這場博弈?他自己個人,作為一個政治行為者,也參加這場博弈,他有多大的能力,他有多少的嫻熟的政治技巧,能夠達到他所要的目標?

2018年4月27日,《中國研究院》第39次會議圍繞這些話題進行了討論。當天參加會議發言的有新聞觀察員何頻,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美國政治學者馮勝平、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經濟學人張艾枚,美國資深媒體人孟玄、《世界日報》副總編魏碧洲、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顧為群。研討會由陳小平法學博士主持。在此發表的是會議發言的文字整理稿。】

 

未來20年有可能民主化

顧為群:OK。民主制度絕對不是完美無缺的,大家都知道,它實際上也是a working progress,大家正在做的工作。大家的目的,就是要不斷地改善人類治理他自己所形成的社區、社會的方式、方法,以便使人類的福祉最大化,那麼邱吉爾的名言,大家都知道了,對吧?

那麼專制呢,好還是壞呢?我相信到現在為止,世界上絕大多數的人都不會認為專制是一種理想的制度。他最終,他是沒有底線的,他可以吃人的。博卡薩,中非的皇帝,在訪問了故宮之後,得到了靈感,說我回到中非以後要稱帝,你看中國的故宮多麼地偉大,中國以前的皇帝多麼地幸福,幾千個妃子為他服務!回去稱帝了,然後就被法國人推翻了,發現他冰箱裡藏著人肉,他要做燒烤用的!是完全沒有底線的。

那麼民主呢,肯定是需要改進的。從古希臘當時就是逐漸在摸索民主制度,到現在實際上,理想上來講,我們可以完全把民主制度廢除掉,所有的公共政策,全部由類似IBM創造的華生系統,來設計出最佳的公共政策,要人來執行就行了。這從理論上,目前就可以做。不用人民來選舉少數的政治家,而那些政治家還要募款,相互還要鬥爭、批判、廝殺,那當然都是和平的了,在議會中打架,像臺灣那樣。我們可以設計出來的政策,可以比他們設計出來的都好。

然後我們用自動化的方法來生產產品,生產完了按需要分配,大家都不需要當工人,都去天體浴場去游泳,或者就是休閒、休息,這是從理論上,再要5年,5年不行,20年是絕對就做得到的。工人不需要了,農民也不需要了。大家都當思想家,你愛想什麼想什麼;都當作家,你愛寫什麼書寫什麼書。一個充分自由的人類社會,20年內,從理論上是搞得定的。

那麼走到那個目標,怎麼走?要尋找一條道路。你尋找獨裁的道路走向那個目標,還是西方發達國家到目前為止找到的這條道路、民主的道路?現在全世界有70多個民主國家,那麼比10年以前少了,為什麼少呢?現在西方有一個論點,就是說,當時民主制度擴張很快的原因,就是西方用世界銀行,來強制性地要求那些完全沒有民主傳統的,比如說非洲國家。

實際上民主呢,現在有很多爭論。民主不光是包括選舉,那是古典的理論,熊彼特、亨廷頓他們的理論,就認為民主只包括選舉。現在在,這個光譜現在是很長的,其中已經在右端,左端是選舉,右端呢,平等,已經包括在民主的概念之中了。所以民主的概念本身,如果我問你們五位,你們自己的每個人的定義,對民主是什麼樣的定義,你們會得出的結論,告訴我的,完全都不一樣。它的內涵和外延都有什麼東西,你們先寫下來,你們大家可以比一比。所以,就是實際上是沒有共識的。

那麼現在70個國家,富裕國家,仍然是民主國家,那麼他們覺得什麼原因呢?就是他們沒有那個文化的基因和基礎,然後把民主強加上去以後呢,很快,這個制度不穩定,就又解體了。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中國創造的制度似乎是一種替代性的制度,可以替代民主制度的。它經濟發展很快,速度很快,他治理很強,但實際上呢,民主和治理是兩個維度的不同的東西,它不是同一個東西。民主是你這個領導人,它的統治者,是怎麼樣形成的;治理是掃垃圾、生產蔬菜這個能力,這個能力,中國自從秦始皇以來,就是世界上最強的,所以這是一個治理能力。

我的結論就是,不管習近平喜歡與否,中國人民在未來的20年中,是完全有可能走上民主的道路的,但是我們同時要得到西方國家的強大的支持,我們去尋求他們的支持,在他們的支持下,我們自己實現民主制度。

陳小平:謝謝顧博士!好,現在再轉到我們的演播室來,我們請張艾枚女士再做最後三分鐘,然後再是馮崇義教授,最後三分鐘,我們這個節目就結束了。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