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真的是習近平的得力助手?

《中國密報》特約記者 艾仰樺

 

王岐山未來該管的事

正副國家主席各就各位了,人們關注的目光投往未來:王岐山將要管什麼?

《紐約時報》發表駐京記者儲百亮的報導,標題是“王岐山出任國家副主席,將成為習近平政治護航者”。文中説,盡管王岐山名下沒有任何其他頭銜,但他正成為習近平強有力的助手,並可能在貿易糾紛方面如何應對特朗普政府有強大的話語權。

王岐山之前曾在黨內負責反腐敗工作,並因此受到人們的欽佩和懼怕。

黨內人士和專家表示,習近平想讓王岐山起顧問的作用,可能是在照管經濟政策和反腐敗的努力上,以及在管理與西方的關係、尤其是與美國的關係上。特朗普總統已經在考慮對中國採取嚴厲的貿易制裁和投資限制。

王岐山看來很可能會“在管理美中關係方面起主導作用”,曾在美國國國家安全委員會(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擔任中國事務主管、現為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研究員的瑞安?哈斯(Ryan Hass)說。哈斯說,王岐山將與中國外交部前官員楊潔篪一起工作。楊潔篪已於去年進入有25名成員的中共中央政治局。

“王岐山將更多地在一種戰略層面上工作,理論上講,就是要幫助保持美中關係不要脫軌,”哈斯說。

王岐山帶到工作中來的,將是與美國政客和商界領袖建立的長期紐帶關係。他認識的華爾街高管包括曾擔任高盛總裁的約翰?L?桑頓(John L. Thornton),桑頓去年曾幫助安排王岐山與特朗普前首席策略師斯蒂芬?K?班農(Stephen K. Bannon)見面。王岐山還曾幫助指導了北京與華盛頓的貿易和投資談判。

“當中國領導人想要了解市場和全球經濟時,他就是他們要找的人,”曾在小布什手下擔任美國財政部長的小亨利?M?保爾森(Henry M. Paulson Jr.)在2009年寫道。保爾森與王岐山很熟,“他是個愛國的中國人,但他了解美國”。

但中國官員在試圖與特朗普政府進行談判時感到挫敗。哈斯說,目前還沒有確鑿的證據表明,王岐山會獲得成功,尤其是如果副總統邁克?彭斯不以對等身份出面應對緊張局面的話。

《紐約時報》報導饒有深意地説:但王岐山並不是一個經濟自由主義者。“你曾是我的老師”,美國前財政部長保爾森在自己的回憶錄中記起王岐山曾這樣對他說。“我們不敢肯定是否應該再向你們學習了。”

習王關係怎麽擺?

西方媒體在王岐山當選國家副主席之後,不約而同地再次回溯王岐山過去的經歷,以及他與習近平的淵源,企圖找到預測他們未來關係的密鑰。

《紐約時報》援引北京的分析師吳強的話説,“我覺得,習近平能否在未來五年取得成功,並順利過渡到第三個任期,在這個決定性的問題上,王岐山將起重要作用。我相信習近平認為,未來仍有很多挑戰,所以王岐山作為一名顧問被留任。”

習近平和王岐山第一次見面,大約是在50年前的文革期間,當時他們都是“上山下鄉知識青年”,從北京來到陝北農村貧窮、塵土飛揚的角落。王岐山所在的公社離習近平所在的約有80公里的距離,習近平曾說,王岐山在他那裡住過一個晚上,還拿走了一本經濟學的書。

王岐山高調復出後,是否會對習近平的權勢構成威脅?美國中文媒體《世界日報》發表文章稱這是對習王關係的誤判和臆斷。文章寫道:“從各個視角看,王岐山都不可能因權重一時而超越或架空習近平。習王之間只能是上下和君臣關係,而非‘挾天子以令諸侯’之勢。另外,無論從為人處事風格、年齡及與習的關係看,王岐山都無架空和挾持習近平的慾望和可能。而中國當前面臨的困境與戰略需要,以及內部權力關係緊張等,才是‘習王體制’再次出爐與加固的根本原因,這也是形勢所迫。”

王岐山一直被看作是習近平的得力助手。

一般認為,習近平雖然頂了一個清華大學的博士帽,到俄國、法國訪問時曬古今中外名著的書單,炫耀自己博覽群書,但是他在講話中常常不懂裝懂,屢鬧“通商寬衣(應為“通商寬農”)”、“薩格尔王(應為“格薩尔王”)”之類的笑話,文化水平實在不怎麽高;而王岐山雖然沒有博士桂冠,但他倒真是讀了不少書,而且通過與三教九流打交道,鍛煉出各種正邪韜略。

分析人士猜測,中共許多決策,雖然習近平是拍板者,但點子未必是他能想得出來的,而更像王岐山為他設計的錦囊妙計。久而久之,習近平離不開這位高參、助手,遇到麻煩就找年長五歲的王岐山。在他,不妨以為自己虛懷若谷,不惜垂問;而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王岐山才是習近平真正的“博導”,他藉此把手握重權的習近平,當成自己施展韜略的工具。只要這種格局維持下去,王岐山犯不上挑戰習近平。(《中國二把手王岐山:習近平的真正博導?》連載6,全文完,《中國密報》第68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