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到王岐山出場的時候


全軍 陳小平

【《中國密報》編者按:在2018年5月3日的《明鏡編輯部》第245期裡,明鏡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和《財經全觀察》的特約主持人全軍先生共同探討美國為什麼要派一個龐大團隊到北京談判。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貿易之爭將分階段解決

這恰恰是美國人害怕的地方。美國人要打掉的,就是這種不受控制的權力,不受約束的權力,失去瘋狂,就近乎瘋狂。為什麼說朝鮮也挺可怕的,有時候,實際上?因為朝鮮也是擰成一個鋼球,就是它是動用全部的資源,讓人不吃飯,人可以死掉,但是也可以讓美國人痛。所以這一點呢,我認為是,他們可能是有這種自信的。但是這恰恰也是中國政府的弊端之一,就是低人權這種成本,在國際上也是受到批判的。就不考慮人權的感受,人的感受,只考慮統治集團的這種訴求,而不考慮普通老百姓的這種福祉。

陳:我還聽到一個說法,就是這個中美貿易之爭,不會一次性有結果,要分階段地解決。這也是外交部發言人在記者招待會上透露出來的一個信息。那麼會不會就是,這一次,針對這七個人,給出一點點,那麼傳聞下一輪,下面的習近平和川普的會見呢,再給一些,分成這兩個階段,甚至於就是說,還有更長的一個階段來解決?

全:我相信這種可能性是比較大的,但是這個分階段的,這個話語權究竟在誰手裡,我覺得是在美國人手裡的更多一些。中國團隊裡面,他能用的,就是說,我通過拖延,就是我不答應或者拒絕,就是我接受一部分,拒絕一部分,通過這種方式,但是美國人根據你拒絕的情況呢,他很快就可能放出新的殺招,所以這就導致雙方的未來的經濟衝突會不斷。

我也覺得,一次可能簽一個一攬子的意向或者協議的這種可能性比較小,而且美國人的要價沒有完全出出來,就是美國人沒有完全把他的要價都丟給中國。目前的這個是美國人想要的,但是後面想要什麼呢,他還沒有說呢。應該說在經濟領域或者在其他的領域裡面,美國人還有要價,但這是後面的事情。

陳;好,最後一個問題,我想問就是說,目前中國政府通過各種聲音放出來的消息呢,有兩個東西,是不是不可碰觸的?一個是2025中國製造,剛才你也點到了;還有一個,我覺得剛才,我覺得還要追問的,就是人民幣的問題。中國政府現在也放話,就是人民幣我不能貶值,我也不能升值,這是我要守住的一個馬其頓防線。這個能不能守住?

全:我覺得第一呢,就是2025計劃,這個中國雖然說不能談,美國人實際上針對2025計劃,是因為2025計劃反過來威脅美國的經濟安全,但是我覺得,這裡面並不是鐵板一塊,中國政府有可能在這裡面放掉一部分,就是說,有些領域裡,我可以談,我可以妥協;有些領域呢,可能堅決不能妥協。比如說芯片這一塊領域呢,我覺得中國可能已經感受到痛了,所以中國肯定要發展自己的芯片產業。那麼但是中國可以、可能犧牲掉其他一部分領域裡面的,比如說電機呀,或者其他,不知道的,這個放後面去談。

第二個,你剛才提到的這個人民幣的匯率。我覺得人民幣的匯率呀,這是一個雙刃劍,就是雙方除非打得已經就是你死我活的時候,才可能會用人民幣的這個方法。中國用的方法就是人民幣貶值嘛,對不對?通過大規模的人民幣貶值。

但是通過人民幣貶值,也有很大的這種弊端,也對中國的本身的進口,或者對中國的國際合作,有很大的這種影響。所以你在殺敵一千的時候,你如果自損五千,那這個也不合算,對吧?但是並不是說,這不是一個牌。這也是一張牌。只是雙方都覺得這個事情比較重大,所以不會輕易往這個方向走。

包括美國國債,中國控制美國國債,這一點也有人提到,說中國可以拋售美國國債。其實這沒有多少影響,因為美國國債現在是一個比較優質的資產,你拋售掉,他有人接的。就算沒有完全有人接,它也對美國影響不是那麼大。就是你就算把這個美國高通打掉,對美國經濟也沒有那麼強大的影響。反而過來,對中國的影響,可能一下子就倒退幾十年。所以這個呢,雙方會慎重。

中國金融業的服務器以Oracle為主。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