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團隊自認底氣足夠凸顯誤判嚴重

全軍 陳小平

【《中國密報》編者按:在2018年5月3日的《明鏡編輯部》第245期裡,明鏡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和《財經全觀察》的特約主持人全軍先生共同探討美國為什麼要派一個龐大團隊到北京談判。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中興事件凸顯誤判嚴重

但是他會不會動用WTO的這個協議呢?我覺得他可能剛開始會動用WTO的協議,把這個問題拖住,用這個問題拖住中國,但最終解決呢,可能不會在WTO框架裡面解決,解決不了。最終還是美國人要用他自己的方式,來去解決,這個網絡信息自由流動的問題。但是這個,當前如果解決不了,我覺得美國會作為長期目標,放在那個地方。

陳:好啊!那麼現在我們的話題,談到現在呢,還就涉及到中國政府最後,還是有它的防線,美國是不能突破的,我感覺。就是說,也不是像有一些外面說的,中國要全面地撤退,要全面地對美國妥協。北京那邊呢,儘管就是說意識型態宣傳是一套術語,但是做決定的人,他會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利害關係,他會做一些妥協。

那麼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說,美國也在放話,說我們不會改變你的制度。就像原來美國安慰北韓政權似的,我們只解決核彈問題,我們不解決你的政權問題,讓他有一種安全感。好像美國現在也在釋放這種安全的信息,是不是美國也在某個意義上,尊重北京的這樣一種制度?那麼這樣一種感覺,是不是讓北京覺得有底氣,就是你不會拿我怎麼樣?

全:我個人覺得,北京團隊,整體來說呢,這一次整個過程中,表現出來比較自傲的一面,或者是比較強硬的一面,那是他們認為他們手裡有比較好的牌,或者底氣。那麼北京的團隊是否就是整個北京中國政府的整體看法呢?未必。因為中國政府內部的看法,可能不完全一致,或者就是管理這個經濟的團隊,也未必是一致的,但是對美談判的這個團隊呢,看法,就是從他們表現出來的來看,這個團隊當前是比較有一點自傲,那麼感覺自己有底氣。

那麼他們認為底氣在哪裡呢?這就是中國政府一再說的,他們認為中國模式是比較成功的。所謂中國模式呢,就是我反覆說過,他們在經濟上,就是統治經濟學。利用市場去,利用自由市場去栽樹,然後用計劃經濟的方法去摘果子。就是統治經濟學,既有計劃經濟的成分,也有市場經濟的成分。他們認為這種經濟體制是得心應手的,可以抵禦一切的,所以他們對經濟上比較自信,當前,認為自己找到了一種好的模式,可以對抗西方。

第二點自信呢,我覺得來自於整個中國的一黨統治,再加上這個國家主席的無限任期制。他們認為這種制度保障了中國具有上下眾志成城的這種可能性,全民一體,來對抗西方的這種比較散漫的議會或者這種選舉制度。因為西方是有任期制的,我大不了,我拖幾年,讓川普總統下台,然後我再應對。那麼這是政治方面,他們覺得有一種自信。

那麼從文化方面呢,你看到中國現在文化管控比較嚴厲,尤其是這種封網禁言方面,導致整個社會實際上是用一種聲音在說話,那麼這給當局或者是給這個談判團隊帶來的自信就是,沒有人說三道四,我怎麼做,大家就會怎麼做,我怎麼做,大家就會怎麼樣信,所以在這方面呢,他們覺得這個文化方面,也有自信。就是這個導致整個中國團隊認為,你要戰勝我是很難的,我是可以扛得住的,我是可以頂得住美國的這種經濟或者是經濟加政治的這種打擊的,所以他們在目前放話來看呢,都是比較有底氣的。

但是我個人認為呢,這是他們對自己,就是中國團隊對自身本身有一種誤判,就是他們對自己——如果中興通訊的事情不出來,他們可能都不知道中國的芯片技術在國際上處於這種地位,這就完全是在半導體行業的一種誤判。實際上,在三年之前,我就寫文章,中國半導體行業是一個軟肋,是一個巨大的問題,但是管理團隊可能不這麼認為。但是中興通訊的事情出來以後,讓他們覺得,哎,這個事情原來可能有誤判。實際上這種誤判在很多領域都存在。那麼這次中美之間的貿易,我個人目前來看,中國團隊可能也會犯這種錯誤。

陳:你曾經在你的節目裡頭,你講過北京決策層犯了很多錯誤,那麼這個,具體是一些什麼錯誤呢,你能解釋一下嗎,在這個問題上?

中國半導體行業是一個軟肋。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