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團隊用太多商人思維導致貿易戰誤判

全軍 陳小平

【《中國密報》編者按:在2018年5月3日的《明鏡編輯部》第245期裡,明鏡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和《財經全觀察》的特約主持人全軍先生共同探討美國為什麼要派一個龐大團隊到北京談判。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中國團隊用太多商人思維

比如說,中國很快變成了世界第二經濟強國,國家富有了,他們做了很多事,用錢也搞定了,他們就有這種用錢搞定一切的理念。同時他們個人呢,也是從過去比較窮困的這種狀態,都變成千萬、億萬富翁了,然後就變得很有自信,所以導致他們覺得,這個錢確實是能搞定很多東西。不是川普有商人的思維,而是中國團隊用了太多商人的思維,導致他們眼睛被迷住了。

實際上,川普總統什麼樣的觀點,這個是確實比較複雜的,但是川普總統怎麼樣看中國這件事情呢?逐步地有了名目,或者說比較清晰了。我覺得他在達沃斯的一個講話,就隱含了對中國的這種判斷,就說你中國,是國家指導的這種計劃經濟,到全世界進行掠奪,扭曲了市場的這種信號,扭曲了自由市場競爭的這種法則,同時呢,還欺負我們的商業機會,影響我們的就業。

他說,這種狀況我們不能進行下去了。不是美國反對自由貿易,而是美國反對這樣的自由貿易。美國要解決自由貿易中間的這種霸權行為,或者這種不合法的行為。如果這些行為解決了,美國也是支持自由貿易的。所以並不是美國變保守了,或者是回歸美國市場,把自己的市場關起來了,而是因為美國認為,目前的世界貿易規則不公平了,不對等了。就說我對你開放市場,你沒有對我開放市場;我不對你徵收關稅,你對我徵收關稅。所以川普要解決這些問題。

實際上,這些話是講給中國聽的,這就是他對中國的看法。他認為中國是國家資本主義的見習者,而且他雖然沒有明確在意識型態裡面提出來他對共產主義的這種看法,但是他在很多講話裡,或多或少地都帶出來,就說在一個國家裡面,如果不能善待自己的國民,這些國家的合理性是值得推敲的。

所以我個人覺得,中國應該意識到,川普害怕的不僅僅是中國這個經濟體對美國的威脅,而是中國的政體對美國可能也有威脅,所以川普的牌,並不因為這次雙方談判結束而停止出,或者說,停止對中國更高的要價。在政治或者軍事領域的要價,不會停下來的。那麼這個經濟,只是說在目前的層面上,是他要優先解決的問題,但並不是全部要價。應該是川普的最終目標,還是要卸掉國家資本主義對美國的威脅。

陳:好,謝謝!習近平先生在亞洲博鰲論壇的時候,曾經就是說,對美國做出了一定程度的讓步和妥協,但是川普總統說,這是不夠的。那麼剛才你也提到,萊特西澤有一個很長的名單,這一次到北京去,他們是要東西的,一定是在習近平先生答應的那個基礎上,再要一些東西。那麼我想請你,下一個問題我想請你回答一下,就是說北京這次準備再給出一些什麼東西?

全:我想,首先,川普總統對中國的信任程度應該是在下降,包括對中國官員的這種發言,也是在半信半疑之中,所以他反覆地強調,我們要看到實際的動作,或者實際的計劃。中國應該說,有很大程度去解決川普總統提的第一個問題,就是說,關於關稅這一部分。拿錢能解決的,這是中國的長項。這一塊兒呢,我認為中國可以去解決掉。怎麼解決掉呢?它不大可能會通過人民幣升值的這種辦法,而更可能的是增加採購,就是通過大量地採購美國的飛機、美國的芯片、美國的農產品,來拉平這個雙方的貿易逆差。

那麼關於開放市場這一塊,我覺得雙方談判可能比較艱辛,因為中國不大可能開放所有的市場。如果能做到這一點呢,16年前進WTO的時候就做到了。尤其是不大可能開放網絡,或者是網絡公司進入中國,或者是意識型態產品進入中國,比如說你的出版業,你的文化產業,電影有可能,電影可能是開放一塊。

那麼對於這個2025涉及到的這些產業,我覺得中國可能會讓一步,但是目前不確定讓哪一部分。但是美國整體的判斷是,你讓的這一部分,能否解除掉你對我的威脅?如果你不能解除掉你對我的威脅,你尚未讓掉的那一部分,美國還會出手,進行懲罰,或者進行阻擊。

習近平在博鰲論壇承諾將對美國讓步。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