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中美貿易戰美國有備而來要求很具體


全軍 陳小平

【《中國密報》編者按:在2018年5月3日的《明鏡編輯部》第245期裡,明鏡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和《財經全觀察》的特約主持人全軍先生共同探討美國為什麼要派一個龐大團隊到北京談判。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美國的要求很具體

陳:各位觀眾,早上好!今天是5月3號,這是《明鏡火拍》的主持人陳小平,很高興今天我要給大家來講一講中美貿易戰。美國派了一個龐大的團隊去北京,他們究竟能得到什麼?什麼東西得不到?北京會給他們什麼?北京什麼東西不會給他們?我們今天主要關注這些問題。那麼作為我的嘉賓的,是我們《財經全觀察》的特約主持人全軍先生。請我們的導播請全軍先生。全軍先生,你好!

全:小平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陳:觀眾很喜歡您的節目,說你這個財經觀察做得好,你的節目可以聽。那麼您做了很多期關於這個中美貿易戰或者經濟戰的自己的節目,那麼正好美國派了一個代表團去北京,我想請你給大家講一講這個,一個線索,就是這個團隊究竟要去什麼?究竟去那兒能夠要到什麼?什麼東西要不到?北京會給什麼?什麼東西不會給?然後這個遊戲下一步會怎麼玩?

今天這些問題呢,我們來請你給大家講一講。因為今天這個花粉很厲害,我怕萬一節目中有意外,我要先給大家說對不起,希望不會出現偶然的事件。好了,現在我們開始請全軍先生。第一個問題,我就想問,美國這個鷹派代表團,大家說是一色的鷹派,去北京,主要有一些什麼樣的目標?這個能請你先給大家解釋一下嗎?

全:好的,小平。應該說,美國這次大動作,派七人團,基本是他的經濟管理全部人馬,到北京去,這應該是雙方最後達成和解的機會。因為以川普總統的性格,他不想在這方面再進一步地再花時間,把這件事情拖下去,所以他的團隊到北京以後,我想美國人是帶著最低的要求,他們知道他們最低要求在哪裡,而且他們會很快給中國團隊掏出來他們的要求。他們不想在這方面花太多的時間,去彼此猜忌,彼此他的意圖是什麼。美國應該是開門見山去做這件事情。

那麼說美國的目的是幹什麼呢?他要拿到什麼東西呢?這件事情,首先可能他要看一下川普總統對中國的理解。當他對中國人看好的時候,對中國政府信任的時候,他就想讓中國人做他的朋友;當他對中國警惕的時候,當他對中國不信任的時候,他一定會把中國看成對手,甚至敵人,所以川普總統的看法至關重要。

那麼川普總統怎麼看中國呢?這裡面應該有一個漸變的過程,但實際上,從本源來說,受兩方面的影響比較大。第一方面,川普總統自身在做商人的時候,對中國公司,對中國這個商業系統在美國、在全球的擴張,他是有切身的體驗的,他懂。第二點,他受納瓦羅的影響比較大。因為我們看到,納瓦羅《致命中國》這本書裡面的全部觀點,幾乎都進入了萊特希澤的這個國家報告裡面去。所以,這兩點決定了川普總統對中國的看法發生了變化。

這種看法定位,就是體現在美國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裡面,就是中國是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既然是戰略競爭對手,那他就要達成一些目標,他就要想辦法去遏制。在經濟上,川普總統和美國團隊提出了一些具體的要求。今天得到的消息說,萊特希澤這邊放出來的消息說,美國要求的清單應該很長,這是因為美國他的要求很具體。比如說,他就很可能要求到某一個產品,中國應該怎麼樣降低關稅,降低多少為止。所以,這種詳細的要求,可能給雙方談判帶來很大的這種壓力。

但整體上來說,目標可能在兩個方面。各個方面的分析來看,一個,就是貿易的逆差問題。這是顯而易見的,川普總統第一個提出來的。第二個,就是美國認為中國的國家的2025計劃可能盜竊了美國的知識產權,並且回過頭來威脅到了美國的經濟安全,所以他的矛頭對向了中國的這個2025計劃。這兩方面呢,可能是比較重點的方向。但是關於2025這個裡面,可以談的內容是比較多的。2025就包括市場開放、市場準則。市場開放,也可能會牽扯到防火牆,所以這是美國的,我認為是美國的主要的目標。

美方想知道北京的反應

陳:好,謝謝全軍先生,剛才講到兩個目標。第一個目標,是解決貿易逆差問題;第二個,針對中國製造2025,這個裡頭核心問題就是說,這2025偷知識產權。剛才你提到一個有趣的信息,就是萊特希澤說,我們的要價的單子是很長的。但是我又聽到一個消息,就是說,這一次訪問只有短短的兩天時間,大概禮拜五就要走人。如果要這樣地考慮的話,那應該是沒有時間一條條地去談這些,哪一條落實,哪一條不落實,應該是一個原則性的會談。那麼這兩個事情,你怎麼看呢?一個是長長的單子,一個是短暫的訪問。

全:我想是這樣的。首先這個長清單,應該是中方已經早已拿到的,就是美國早已經提出來,中方也知道了。那麼第二個就是,時間短是因為這次,我認為中美之間不是衝著要馬上達成一個協議這個目標去的。我認為最重要的是,美國人要聽中國的反應,要聽中國的意見,尤其是要聽中國最高層領導對美方的這種要價的意見,因為美方的要價已經很清楚了。

但實際上呢,美國團隊是第一次整體接觸中國新的政府領導人、中國的這個談判團隊,美國人有一個判斷,要判斷中國新的政府是不是可以信賴的政府、可以合作的政府、可以共贏的政府,還是對美國懷有敵意的政府,對美國或者是進行欺騙的這些官員,所以他要認識中國政府,也要認識中國的官員,來做出整體的判斷。最終的協議,或者最終的拍板,可能還是要川普總統全面了解雙方談判的過程和意見以後,才能拿出來。

陳:所以說,這個看點還是報導中說的,習近平和王岐山兩位先生要出來見這七位談判代表,然後在這個會見之後,才能大局底定。那意思就是是不是這樣?

全:首先我想,會見是確實很重要,會見是要這個中國最高團隊可能來表態,因為他們已經知道美方的要價了。那麼首先是怎麼樣去,中國是什麼意見,他們要聽聽,因為他們不想再花過多的時間來解釋,我們美國人為什麼認為你們盜竊了我們的這個上技術呢,你們為什麼在市場哪些做得不對,哪些,他們不想陷入這些具體的事情裡面去,打嘴仗,他們需要傾聽。那麼這種會見呢,剛好是中國政府傳遞意見,或者傳遞信息的比較好的這種場所。

但是就是要注意一下,或者是要看的地方在哪裡呢?就是中國政府政治領導人,往往有時候談話談得比較模糊,或者談一些教條似的這種政治信念或者口號,這個就有時候需要美國團隊花時間去理解,或者給他們帶來不確定的這種理解,那麼這可能就是有風險。因為可能這樣的話呢,中國領導人如果說的話,和過去他們說的話是一樣的,美國人會認為你沒有誠信,或者你沒有進步,大家還是把時間花在過去的這種陳詞濫調裡面。所以這是一個看點,就是政治領導人會怎麼樣去表態。

陳:好啊,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時刻。我們聊天的時候也說,北京這一次會有大事發生。這個大事發生呢,我下一個問題,我就要問,就是美國代表團這一次,他手中究竟有什麼樣的一些牌,能夠迫使北京發生一些大事?因為這個事情,我感覺好像有點矛盾的信息,也請你隨便解讀一下。

也就是這個會談之前,輿論好像是說中國要強硬起來,能夠抗擊美國的這次貿易戰。尤其是在網絡上,流傳著一篇一個老外寫的文章。他參加清華大學組織的高層官員、媒體和知識界出席的一次會議,那麼這個會議很神秘啊,他們一個作者都沒有,一個具體的人名都沒有提。很顯然,我覺得這是一次高層安排的一個會議,但是故作神秘狀,就是說這個會議有非常高層的人士在裡面參加,而且說了一些話。

那麼這個話的意思呢,就是說,我們一定能夠挺過去,而且是在沒有對美國做妥協的情況下,我們能挺過去。裡面說了一大堆這樣的一些信息。另外,報紙也說,美國代表團去中國,是因為中國贏得了世界尊敬,那麼其中肯定是包括贏得了美國的尊敬。但是美國人顯然不是這麼去的,他們是要拿到東西回來的,否則的話,他們不會這麼去。所以我現在就問,就是說,美國手中有什麼牌,能夠迫使北京就範,滿足萊特希澤那個長長的清單呢?(《中美貿易戰北京決策層犯了很多錯誤》連載1,未完待續,《中國密報》第70期)


萊特希澤表示美方要價的清單相當長。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