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上中国政壇上的“搖滾明星”

《中國密報》特約記者 艾仰樺

 

英國倫敦國王學院的中國研究院院長布朗(Kerry Brown)認為,王岐山是一個“能力很強的政治家”,而他的復出也顯示“我們正處在中國政治的一個非常規時期”。

德國之聲報導,中國特殊的政治體制是黨領導一切,重大決策的誕生地,既不在政府,更不是人大。真正掌控國家命運的是中共中央的七名常委。根據現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副主席協助主席工作;受主席的委託,可以代行使主席的部分職權;在主席缺位的時候,由副主席繼任主席的職位。

胡錦濤、曾慶紅、習近平三任國家副主席因兼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共中央黨校校長三職而擁有實權。另外,被作為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接班人培養的胡錦濤、習近平在其國家副主席任期後半段會通過兼任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熟悉及協管軍隊事務。以前雖然也有過非中共黨員擔任國家副主席的先例,比如,宋慶齡和榮毅仁,但他們只是榮譽象徵,並不擁有實權。那麼,已經辭去所有黨內職務的王岐山又怎麼可能成為實權派的國家副主席呢?

美國密歇根大學中國研究中心主任馬麗?加拉格爾對《南華早報》表示,王岐山可能會以某種“非正式角色”進入黨的最高決策層。她指出,鄧小平時代,很多元老就曾以“顧問”的形式參與決策。加拉格爾認為,習近平可能很傾向於這樣的人事安排,一方面王岐山可以輔佐自己,另一方面,又無法挑戰習的權威。

《南華早報》的報道稱,習近平掌權後的所做所為顯示出,他是一個不喜歡按規矩出牌的領導人。他發起的聲勢浩大的反腐運動打破了此前“刑不上常委”的不成文規定。而第一屆任期結束後,他非但沒有指定接班人,還利用修憲,為自己在2023年之後繼續掌權鋪平了道路。有鑒於此,觀察家們普遍認為,王岐山在中共十九大出局後,又在此次人大會議上高調復出並將擔任國家重要領導人,雖然打破了以往的常規,但卻符合習近平一貫的執政風格。

3月11日,王岐山在為中共憲法修正案投票。

但這種人事佈局,同習近平所強調的“黨領導一切”的原則似乎形成了矛盾。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的曾銳生對《南華早報》表示:“王岐山沒有黨內職務,卻要出任國家副主席,並以實質上第八名常委的身份行使職權,這是會造成問題的。一名普通黨員擁有比政治局委員更大的實權會在政治局中造成不安和擔憂。”

“王岐山是習近平核心圈子裡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國家副主席的職務讓他能夠保留一個正式位置”,曾在北京的清華大學擔任政治學講師的吳強說,他現在從事獨立的研究工作。“即便在美國,副總統通常也是一個禮儀性的職位,就是一個替補,但王岐山將為國家副主席的作用增添實質性的內容。修改後的憲法提高了國家主席的地位,國家副主席也將從中受益。”

政壇上的“搖滾明星”

在習近平2017年接掌大權之後,“個人崇拜”急劇升溫,各路官員阿諛逢迎,醜態百出,給他獻上各種頌詞桂冠,調門之高直追毛澤東。相比之下,對王岐山的吹捧沒有那麽露骨和浩大,宣傳部門的主管畢竟知道,不能“功高震主”。但是比起其他前任和現任政治局常委,王岐山得到的頌揚和“凖頌揚(用客觀報導的方式陳述他的丰功偉績或者妙語雋言,或者,借海內外名人,尤其是洋人之口來抬舉他)”,文字數量之多,也稱得上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

人民日報社旗下《環球人物》雜誌刊載文章,向王岐山“致敬”:

【從八十年代以“改革四君子”名滿天下,到21世紀勇挑反腐重擔,王岐山一直在追尋歷史潮流。

地質學家、西北大學副校長張伯聲,有次給他的學生們講述自己的“地殼波浪鑲嵌”學說。其中一位學生卻悟道了地質之外的哲理,他說:

這讓我感受到歷史的潮流。人類歷史的潮流與大自然實際上有一樣的屬性。那就是:順歷史潮流者昌,或者叫贏;逆歷史潮流者亡,或者叫敗。因此,要順潮流而動。

這位學生就是王岐山。】

中共十九大閉幕後,11月7日《人民日報》刊發王岐山文章《開啟新時代、踏上新征程》,文章指出:“得罪千百人,不負十三億。”440多名省軍級以上黨員幹部及其他中管幹部、8900多名廳局級幹部、6.3萬多名縣處級幹部嚴重違紀違法受到懲處……懲治這一手任何時候都不能松,鬆一鬆就會出現“回頭浪”。

王岐山出任中紀委書記後的第一次座談會上,講了丘吉爾一段名言,“如果給我5分鐘,我提前一週準備;如果是20分鐘,我提前兩天;如果是1小時,我隨時可以講。這個演講就是屬於隨時可信口聊的水平。”話鋒一轉,王岐山說:“參加王某人的會,不准念發言稿,要學會深刻思考。”(《中國二把手王岐山:習近平的真正博導?》連載3,未完待續,《中國密報》第68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