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十年無為而治,告訴習近平想做事先集權

陳小平 草庵居士

【《中國密報》編者按:在2018年2月5日的《明鏡編輯部》第207期裡,明鏡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和嘉賓草庵居士討論幾任中國前領導人的改革,到胡錦濤時代,因胡溫因政令不出中南海,擊鼓傳花給習近平。習近平必須要領導一切,先獨裁,再改革。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必須清除異己

陳:這一段是,就胡錦濤的這個朝代,他不折騰、無為,導致政治割據。政治割據的結果,是腥風血雨,那麼就是一通追殺。那麼到了習近平先生這個階段,我們最後一個小話語,到了習近平先生這個階段了,那麼他就要汲取胡溫時代的教訓,江澤民時代的教訓,在往前溯,趙紫陽和胡耀邦以及鄧小平搞政治改革的教訓,那麼用您的話說,他就要先,剛才你也提到了,他一定要先獨裁,是不是,用你的話說?然後呢,你認為他還會搞改革嗎?

草庵:我認為是會的!當然我們說習近平獨裁,其實他最根本的目的是集權。他因為他看到了過去各個小組的作用,所以他身上掛了一堆小組組長,就是中國最多的小組,掛個頭銜就是小組長,這是他的一個集權。而且這個小組長有一個非常好的優勢,就是每個小組都有不同的少數的富有權力的人,他到各個小組組長,他都有地方發揮他的作用力。每一件事上,他會跟,比如說他跟A小組說,我已經徵求了B小組的意見,他們集體同意,再委託我,然後跟C小組說,我已經獲得了A小組、B小組的意見,所以可以逐漸逐個地擊破這個政治,所以他就可以獲得自己的權力。

當然這個,其實我們要想啊,每一代中國的領導人上任,其實都有他的想法的。他們不會一上臺就想,我就只想做皇帝,保住我現在,什麼也不做。不是的!他們都會有想法,都有希望改革的,只是不同的觀點,不同的方向,採取不同的手段,多少而已,他們都要做。在他們有這種想法的時候,他們都要先培養自己的政治勢力。他們沒有自己的政治勢力,就無法保證自己的安全,無法保證自己的執政地位。所以他們在頭五年的時候,全部都是扶持自己的勢力,清除異己。所以中國就出現了一個很奇怪的現象,每一任新領導上任之前,必須要殺一個政治局常委來立威,所以大家就看到,陳良宇也好,其他……

陳:是政治局委員,不是政治局常委。

草庵:政治局委員,所以都要才有立威。等到他們培養了政治勢力之後,他們實際上又陷入一個政治體制內的官僚的利益集團當中,他們就不想傷害自己培植的人,又不知道怎麼去改革,所以在這個時候,他們又不想再給自己留下威脅,所以這時候中國的改革,他們是有想政改的想法,然後就去實施,但到後面的時候,又感覺到政治體制內的一個糾結,所以在這時候就看人有沒有自己的想法。而這種培植的話,就是你如果中國走向這個路的話,他有兩條路可以走。

陳良宇

要想做事,先得集權

一個是無為而治,就是像胡錦濤那樣,我放任不管,就是從你經濟割據到政治割據,政治割據最後結果就是讓你大亂,亂到之後呢,反正到時候就有可能政治強人來出現了。而那時候就可能會分裂成什麼中國、台灣、新疆、西藏、滿洲國這些國家出來,強人再統一。這是當時一種思路。另一種方式,就有可能要出現強人獨裁,出現這種蔣經國和李登輝結合的方式,先獨裁,實現政改,然後逐漸地政治改革。其實這條政治改革,和曾慶紅、王滬寧的思路是非常吻合的。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其實我要提一點,就是說,海外其實對王岐山推薦《法國大革命》這本書產生一個非常負面的、一個相反的誤導。這本書是2010年我在台灣公開演講提到的,我跟林濁水在大會上討論過這個事情。其實王岐山後來2012年推薦這本書,在黨內,當時王岐山的想法是告訴大家什麼問題呢?說中國要避免法國大革命的悲劇,要防止政治改革被激進派誤導或引導,所以這是他黨內,就是他在黨內說,我們不要受那些激進派誤導,而且要首先穩定權力,有自己的強權。這是他王岐山提醒黨內,提醒習近平的想法。

所以但是海外這些人看到這本書的時候,他整個的理解整個相反了。他認為是王岐山看到了法國大革命的失敗,就告訴中共,你不要改革了,我們不要做那些事情了。其實是,其實習近平的思路,大家很早就應該看到,就是如果仔細看《法國大革命》這本書,然後瞭解王岐山為什麼推薦這本書,在黨內,其一就知道,習近平在一上臺,或者上臺之前,他就有一個思路,就是先集權,先獨裁,防止避免走胡耀邦、趙紫陽的路,而且要防止走法國大獨裁、法國大革命這條路,他要想成功,要想做事情,就要防止這條路。而且不要走伊朗國王那條改革之路,也不要走阿根廷、秘魯他們這條改革之路,所以這些歷史上的經驗教訓,都告訴了習近平,而且中國整個,尤其是胡錦濤,他這個10年的無為而治,都告訴習近平,要想做事,先得集權,先得獨裁。

王岐山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