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點點頭,承認中國未來有內亂可能

陳小平 草庵居士

【《中國密報》編者按:在2018年2月5日的《明鏡編輯部》第207期裡,明鏡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和嘉賓草庵居士討論幾任中國前領導人的改革,到胡錦濤時代,因胡溫因政令不出中南海,擊鼓傳花給習近平。習近平必須要領導一切,先獨裁,再改革。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鄧胡趙江胡都曾想政改?習近平被迫領導一切 》連載7,未完待續,《中國密報》第67期)

沒有習近平獨裁的決心和能力

陳:看出問題!這個問題我們先打住,就是說,你談到了胡錦濤在這個時代的這種被迫和無奈,有兩個時期我覺得比較重要,就是一個是江澤民時期,胡錦濤時期。江澤民時期呢,有一個重要的政治上的變化,就是老年政治開始退出舞臺,江澤民實際上沒有那麼,像趙紫陽那樣地出手去搞政治改革。所以江澤民,那麼你認為是江澤民是在進行經濟上的鋪墊,政治問題經濟解決,我認為,那麼有一種觀點卻認為,江澤民錯過了一次很好的經濟改革。那麼胡錦濤先生呢,他想做,確確實實,他上臺初期廢除收入審查這個制度,大家都知道,大家譽為胡溫新政,有非常非常高的一個期望,但是事實上,江澤民在胡錦濤時期,一直被認為是制約胡錦濤的一個力量。江澤民自己不搞政治改革,還制約著胡錦濤,從這樣來說,搞政治改革,是不是這樣?可不可以這樣理解?

草庵:實際上我認為,真正想制約中國經濟改革的勢力,並不一定是最高層。實際上是中共的那些省部級官員,都在制約中國,阻止中國的經濟改革。最高層,他們首先要求的是穩定,穩定之下,他們希望留有自己的一個好的名聲,都希望中國改革。但是省部級這些官員,他們最重要是什麼?不僅是穩定,而且要阻擋別人侵犯他的利益,因為他們在省部級這個官員位置的時候,已經沒有更多的上升空間了,省部級是他們一生的最高的一個位置。在這時候,他們首要做的,是維護自己的勢力範圍,培養自己的勢力。所以當時在中國,真正阻礙改革的,不是江澤民,而是那些省部級官員,而是他們不想讓各種政治改革和經濟改革,在利益上觸及到自己的內部集團。所以這是整個的中國體制上、改革上所遇到的一個大的問題。

而胡溫提出政令不出中南海,這個不是說江澤民在阻礙,江澤民實際上也沒辦法阻礙。真正不出中南海,不執行的是誰呢?是那些省部級大員、地方諸侯,不聽胡錦濤的,而胡錦濤沒有那個魄力,沒有能力,講白了,就是沒有習近平這種獨裁的決心和能力,所以胡錦濤就沒有辦法在政治上施展他的抱負。

溫家寶

 

胡溫擊鼓傳花

陳:好,剛才你提到胡錦濤時期,他搞不折騰,無為而治,最後就形成了一種類似於政治割據的一個局面,然後讓江澤民感覺到,如果讓胡春華、李克強這樣的人接班,會有一種政治上的隱憂,那麼在這個方面呢,江澤民又進行了一些新的一輪,就是政治上的一種謀劃。那麼這個謀劃,你覺得是什麼呢?

草庵:其實這個問題在最初提呢,是黨內的一些少壯派提出來的,說中共的胡錦濤的無為而治,已經導致了政治割據,中國很危險了,所以這個時候說胡溫擊鼓傳花,我想大家可能看到,就黨內那些,尤其少壯派都提出這個擊鼓傳花的問題,他們就鼓動江曾出面解決這個問題。江曾當時也是感覺到這個問題,就說李克強和胡春華,他們沒辦法治理中國,將來中國會出現什麼呢?內亂!政治割據就一定會出現地方大員、各方面靠自己的經濟實力來去解決問題。

所以當時出現了很多詭異的現象。廣東率先修改了稅法。這個稅法在全世界,國家的稅法是最重要的一個,財政的一個,地方是不可以修改的,廣東修改稅法。然後雲南更改警徽,把警察的警徽更改了,武警的警徽給改了,這表示這個部隊區別於中央武裝了。然後在重慶,就是大家都知道,重慶知道了,王立軍跟薄熙來把警服給改了,他設計自己的警服。所以這都是,其實從理論上講,都是一個政治割據的表現了,就已經出來了。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