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安寧是“紅二代海外流亡的一個代表”


陳小平 草庵居士

【《中國密報》編者按:在2018年2月5日的《明鏡編輯部》第207期裡,明鏡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和嘉賓草庵居士討論幾任中國前領導人的改革,到胡錦濤時代,因胡溫因政令不出中南海,擊鼓傳花給習近平。習近平必須要領導一切,先獨裁,再改革。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江繼續掌軍權

江澤民時期呢,你這個評價看樣子不低呀,政治問題經濟解決這樣一個思路。那麼我們下面再談,就是說,最沒有一個作為的階段,就是胡溫時期的胡錦濤,在這個時期的政治改革是不是停掉了呢,或者是說有什麼新的動向?

草庵:其實說實話,我對胡錦濤,本來他應該是我的老上級,因為我也是共青團系統出來的,給工作很多年,從提拔、發展,都是從共青團系統出來的,本來對胡錦濤應該是非常尊重,應該誇獎的,但是說實話,如果說我們有一個公平的看法的話,胡錦濤這個時代是中國的一個非常糟糕的時代。在當年,江澤民把這個,去決定不讓曾慶紅來接班,然後讓胡錦濤來接班的時候,曾慶紅曾經有七次和胡錦濤的私下交心的談話,實際上是把人馬跟構思都跟胡錦濤交談過。也就是說,實際上在胡錦濤上位之前,他們達成了一個私下的協議,就是江澤民、曾慶紅、胡錦濤、溫家寶達成一個私下的協定。這個協議是什麼呢?就是胡錦濤繼續推動江澤民他們想實行的政改的路線,江澤民執掌軍權,執掌一段時間的軍權,為胡錦濤背書,保證他的一個安全,就是執行這個。

當然對外界的解讀,很多人的解讀就是一個非常截然不同的,就說,很多人認為江澤民是把住軍權不放,而不給胡錦濤全面交權。但實際上,在以我個人所瞭解的情況,我現在可以透露一點,就是當時我曾經跟他們這些當事的領導人,有過當面的交談,私下的交談。當時我還帶了一些他們的書面的東西,回到,我跟伍凡先生,我們看到一些書面他們的一些想法。當然這是他們有個他們的想法,但是胡錦濤內心是否真的接受這個江澤民跟曾慶紅這種安排、這種構思,不知道。或許他們會認為,這是江澤民故意地要給他們一個,架空他,但是至少從表面上,胡錦濤是認為這一種保持軍委主席、保駕護航、扶上馬送一程的做法,他認為非常合適的。

江澤民和胡錦濤。

建立國風網

在那時候,我們就出現一個秘密,這個秘密可能是沒有人在公開對外講過,就是胡錦濤利用當時接過曾慶紅的人脈和勢力,開始了政治改革的一個準備。就是當時我們可能注意到,就是海內外有一片胡溫新政的呼籲,這個呼籲呢,不是空穴來風,實際上是有計劃的。在理論界跟一些反對派勢力當中,他們知道,都寫了很多文章,包括一些呼籲,包括一些建議。其實最實質的工作是什麼呢?是當時在海外,在紐約有一位胡安寧,大家可能有些,很多人可能是清楚的。胡安寧應該算是中共的紅二代的在海外流亡的一個代表。

陳:他是一個畫家,是吧?

草庵:畫家,是個畫家,對!他不光是在政界,尤其在中國的紅二代軍界裡頭,他是非常知名的,所以當時這個是胡安寧。所以胡安寧當時是在私下裡頭,跟海外的一些反對派見面,達成了一些協議,然後作為一個代表回到國內去,跟國內,直接跟曾慶紅也好,跟更高的人,講白了,是跟當時的總理級的人物見面談。當時達成了一個協定,協定是什麼?先建立一個國風網,國內並不,完全不封鎖,讓海外的反對派跟國內的一些改良派在進行內部的溝通,進行公開的一個交流,實行一個政治上的合作。

陳:這個網我聽說過,後來打架了。

草庵:是,所以當時呢,這個當然,這個資金的來源是由中共那邊過來的。在這個方面,首先大家可能有知道,網上一個著名的人物叫吳迪,當時提出來的,就是以那些中間或者中間偏右的人士,來作為這個網上的主要的一個觀點。當然這些觀點是為了打掩護,打掩護的目的是讓海外的反對派、流亡的反對派和國內的體制內,在網路上進行一些交流,進行公開的一些互動。所以當時這是有這麼一個過程,但是在這個過程當中,還是遭到了海外激進派的一個反對。

當時有一些激進派認為這是投共。也有一些認為,這是中共的派的一個間諜,為了打入海外民運組織,進行間諜活動。當然國內的那些保守派得到這個消息,也認為胡錦濤是試圖顛覆共產黨,這種公開的交流。所以當時就出現一個事情,就是中共的保守派和海外的流亡反對派中的激進派,聯手打壓這次中共的胡溫新政,可以算是中共跟海外流亡的國共合作。這一次合作是首次,是89年以來第一次,這個試探,這個政治試探,遭到了中共保守派和海外流亡中激進派的聯合打壓。當時徐水良算是中共流亡反對派中的,也是一位知名人士了,他擔任過中國民聯的主席,親自到FBI去舉報,胡安寧接受中共的錢,來跟從事反對美國政府的活動。

陳:如果是中共出錢的話,他應該到司法部去舉報。作為外國代理人要登記的,是這樣,胡安寧要登記的。

草庵:是,所以當時徐水良去舉報,後來之後確實是FBI在調查這個事情。後來胡安寧被迫就逃亡,就拿了美國護照跑回去了,逃回中國去了。這個後來之後呢,當然中國內部,大家可能表面上看,這個網站出現了很多糾紛,表面的糾紛,好像是這個這樣那樣的。實際上真正的本質是由於體制內的一些保守派在搗亂,不希望出現這種事情。另一方面就是海外的激進派也不贊成這個事情,所以在這個時期,胡溫新政就開始出現了問題了。

徐水良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