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最高層曾想引入美國勢力來到逼改革


陳小平 草庵居士

【《中國密報》編者按:在2018年2月5日的《明鏡編輯部》第207期裡,明鏡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和嘉賓草庵居士討論幾任中國前領導人的改革,到胡錦濤時代,因胡溫因政令不出中南海,擊鼓傳花給習近平。習近平必須要領導一切,先獨裁,再改革。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引入美國勢力來到逼改革

所以在那種情況下,江澤民和曾慶紅實際上受到了黨內很大的壓力之後呢,推出個三個代表,但是他們遇到了壓力,他們沒有辦法繼續推動下去,所以在這個時候,他們就出現了一個方式,就是WTO,中國進入WTO。所以在那個時候,江澤民和黨內一些人就形成一個共識,對這個保守勢力反對的一個共識,就是我們採取倒逼機制,所以那時候中國出現了一個口號,叫倒逼機制。這個倒逼機制,就是用經濟手段和外部的壓力來推動中國政治改革。所以這也就是當時中國政府在江澤民默許之下,朱鎔基力推的這個,不惜一切代價,做出多大讓步,我們都要進入WTO,用美國來推動中國的政治改革。所以這是當時內部的一個想法。

大家可能都會覺得,中共不應該進行政治改革,這些人,其實我個人的觀點,從上到下,其實中國的所有官員都知道體制上有問題,尤其他們在真正執行政策時,推動管理、治理中國時,都會遇到不同的問題,而且非常棘手的問題。他們也知道問題在哪裡。黨內有各種利益集團,尤其的官僚體系形成的利益集團,非常緊密,造成他們都是出現自己的想法沒法實行,而這些人上臺之後,最主要的問題就是保證自己的位置的穩定,所以他們要在保住位置的前提下,能夠推動中國的一些改革變化,所以這是他們首要的想法。所以當他們遇到阻力的時候,他們並不是說每一個領導人都有膽量去大刀闊斧地去執行、推動這個事情,而且他們採取什麼呢,都是採取迂回政策,應用一些政治上、理論上尋找一些空間,拓展一個空間,然後聯合一些力量,利用外部的藉口來進行改革,所以這就是當時中國政治的現狀。

2001年,中國進入WTO。

所以在這個中國進入WTO之後,這是到2001年的時候,李鵬是反對中國加入WTO的,所以怎麼辦呢?為了讓人大批准,李鵬那裡通過,所以朱鎔基跟錢其琛就說,聽說李鵬說你們那麼多文件,我人大要批准,你要先給我看,結果朱鎔基跟錢其琛就說,跟龍永圖就說,你們把所有的文件都跟我送上去。所以那個字啊,他們以前都是用,我們是講的小四號的字,他說這個字呢,你們就用三號字。領導人的眼睛都不太好,你要版面都印成三號字的大小,把所有的文件,用卡車給我一份不落地送過去。所以當時他們有一部分中文的記錄、文件、談判技要,但更多的是英文的東西,所以整個給李鵬送去審閱的時候,他們是用了兩個相當於130卡車,就類似於解放大卡車,兩卡車文件,通通給搬到李鵬那兒去了。

所以當時李鵬跟他的秘書看到這種情況下,就覺得非常吃驚,怎麼把這些東西都搬來了,一整箱一整箱,我什麼時候能看完哪!他們說這就是所有WTO的文件,這是我們這些年工作的成績。所以當時這種情況,就把李鵬氣得血壓都高了!所以他們那個秘書,組織秘書,知道他們是國務院在刁難李鵬,所以明知道是朱鎔基跟錢其琛,包括龍永圖,在刁難李鵬,所以他們就沒有辦法,就是給他要看的文件嘛!最後逼著李鵬把WTO簽字。而那時候,龍永圖跟那個也很清楚,他在這個體制內,這個國務院,混不下去了。所以後來我在德州時開會,跟錢其琛、龍永圖見面的時候,龍永圖就告訴我,他要到博鼇論壇去,找一個非民間的,他說否則的話,我要被他們整死的。所以這是當時體制內的那種,出現了那種情況。

所以當時我對這個WTO問題呢,我是一個反對派。所謂的反對派,就是我反對他出讓中國的司法利益、司法權益,為了達到這個目的。而且我認為WTO可能對中國的倒逼上,可能效果不大,因為中國擅於搞江湖,所以把這個事情跟老美耍手段的話,這個WTO最終實現不了中國的政治體制上的一個倒逼的方式。所以我當時寫了100多篇文章,就講這個WTO跟中國政治體制上的一些問題在哪裡。結果海外是沒有什麼很多人看,但是真正對海外反對派是沒有多大影響的,相反是黨內把我的文章,以內參的各種研究的方式,就發到黨內。所以在當時國內有個口號,就說如果沒看過草庵的經濟文章的國務院官員,那就不是國務院的幹部!是有這個,當時所以他們就把變相的一種出口轉內銷的方式,來跟國內的一些官員們灌輸這個倒逼機制政治上的一個作為、一個目的。

陳:你的觀點,你並不贊成加入WTO啊,可是。

草庵:但是我不贊成他,但我講的是WTO對中國政治上的一個變化、改革,主要是有政治的一個關係,所以國內是拿它當做一個出口轉內銷的海外的觀點,來倒灌給國內的。

所以在這個WTO整個過程當中,實際上在江澤民時代,我們可以看到,就說他進行了兩大改革。一個是,就是把共產黨的性質改變了,就是三個代表,其二就是利用WTO,倒逼著整個政治制度上改革。所以在這一點上,如果說中國政治改革的話,我覺得江澤民並沒有停下腳步來,只是跟我們的想像,跟我們的期望有差距,但實際上他也是在一步一步地推進這個政治上的改革。所以這是當時江澤民時代的整個的過程。而且我們現在反過頭來看,實際上江澤民時代對政治上的寬鬆程度要比胡錦濤時代要更高一點。

曾慶紅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