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建華的中美交流基金會不簡單


陳小平 傅希秋

【《中國密報》編者按:2018年1月16日,《明鏡編輯部》第200期,明鏡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專訪傅希秋牧師,傅牧師認為美國政界和學界對中國試圖以資金影響並干涉美國政治的獨立自主,已開始警惕。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董建華的中美交流基金會

陳:這個是,剛才我們談到的是國會關注的這幾家公司,一個是大唐,一個是華為,還有一個中興,再加上這個海航,四大公司,在被美國國會盯住。那麼現在我們就回到你的老家了,剛才你也提到了,那個德州,德州大學奧斯丁分校,是《華盛頓郵報》(報導的),還是……

傅:是《華盛頓郵報》!

陳:《華盛頓郵報》!對呀,我昨天還說呢,這都是《華盛頓郵報》報導的,我還在那說發推呢。我說《華盛頓郵報》跟中國政府的這個錢關係密切,它發文章來揭這個中國錢的故事,我覺得這個是挺有意思的。但是這個故事呢,就在你的家鄉發生的故事,就是德州大學奧斯丁分校全面封殺中國的錢。這個故事呢,而且跟您的老朋友參議員克魯茲先生有關, 跟他有關係,所以說還把董建華這樣的人,都給牽涉進來了。所以這個故事呢,請你給大家講講,怎麼回事?

傅:這個事情的起因呢,就是德州大學奧斯丁分校,在中國也建了一個所謂的叫“中國政策研究中心”,那麼它這個研究中心的主任,就是德州大學奧斯丁分校的“林登•詹森總統外交事務中心”的這個主任。那麼他們就提出來,有這個所謂的一個基金會,叫中國海外“overseas foundation”,中國海外投資委員會,中國海外基金會,是吧?

陳:中美交流基金會!

傅:對,是由現在的全國政協副主席、前香港第一任特首董建華做這個頭目。那麼就是說這個基金會呢,是在美國的學術界是到處投資、撒錢,那麼贊助包括美國華府的布魯金斯基金會呀,布魯金斯學會,一些大的思想庫,都有這個基金會的影子。小平博士,我們長期關注美國的學術動態,尤其是對華的所謂的這些中國問題專家,你就看他發言的這些基調,就能知道他的薪水啊,他去中國的旅行費呀,坐的是不是頭等艙呀,誰出的(錢),去中國的規格,就能看出來是誰給錢,他給誰講話的。所以這個呢,我覺得就是說……

董建華

德州大學做出正確的決定

陳:這就是美國智庫,等於是被藍金黃,這種可能性非常高,對吧?

傅:這個太高了!它設立的這些所謂的endowment,或者chair,包括咱們如果扯得遠一點的話,包括英國的像劍橋大學、牛津大學這樣的這種學校,就有好多的,就說它的透過這種所謂的隱蔽性的基金會,實際上都是中共的大外宣的基金的一部分。

那麼這一次發生在德州大學這個呢,也是董建華的這個基金會,要出一筆大的資金,要注入到這個德州大學詹森總統中心,占一個大的部分,那麼結果引起了在詹森外交學院中心的一些教授的擔心。因為當時德州大學的這個校長呢,都還不是特別清楚這個基金會,它的什麼背景,但因為教授們擔憂啊,再加上克魯茲參議員的親力干預,所以德州大學成立了一個調查委員會。後來調查委員會的結果呢,這一次《華盛頓郵報》的報導已經特別列出來,就說他們自己都感到很吃驚啊!就說董建華這個基金會,那實際上就是中國政府的一個宣傳基金的一部分,就是在海外實現中共的這種所謂的它的話語權,霸占話語權的這個金錢努力的一部分。這種事情,咱們這個,就說美國至少現在學術界還是重視這個學術自由、學術獨立,還有所謂的robust discussion,就是說不同觀點的這種討論,但是如果被中宣部把持了這樣一個大的話筒,那德州大學奧斯丁分校,那不就被染紅了嗎?那就插上了一面紅旗!

我覺得,這一次就說泰得•克魯茲這個參議員呢,我也確實應該,我們應該感謝他,讚賞他。這個奧斯丁分校,德州大學這麼一個世界知名的學校,它能夠認清事實,做出獨立的調查,並且做出這麼正確的結論,這個還是值得讚賞的。我看到好多這個在推上,就是包括《人權觀察》,包括一些人權機構的負責人,都非常地讚賞。

希望其他的,包括現在在這些大學裡引狼入室的、把孔子學院引到學校裡邊的學校呢,都應該效仿,都應該做出深入的調查。就是這些資金到底從哪來?他們就說這些人員的配置,是以什麼樣的這個qualification,就說資格,來配置到這些大學裡邊的?我們對中國內情稍微有點瞭解的,都知道這個,像孔子學院這些東西呢,其實都是中國這個大外宣的一部分,就說已經不僅僅簡單的是宣傳國家形象的問題,而且它牽扯到情報收集、民意的影響和對美國的可以說政界、學術界的這個學術自由的這種扭曲性的影響,是非常重的。所以呢,我覺得美國的其他的大學,也應該效仿,再回頭來進行審查。

陳:這個,我看《華盛頓郵報》報導這個事情的時候,它用了一個“北京外國影響戰略”,它提到這麼一個,就說北京有一個在外國製造影響的戰略。這是《華盛頓郵報》報導用的一個詞,我覺得比較有新意,我讀它的報導啊。還有一個,就是聯邦參議員克魯茲先生在談到這個問題的時候,他就說是這個內部,就是國內的這個威權主義延伸到海外的一個面孔,就是它的外部面孔,把它提高到這樣一種形象。就等於是這些資金是它的威權主義政治的一個組成部分,所以他主張堅決的封殺。

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拒絕中國資金注入被廣泛視為是正確且睿智的決定。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