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的軍權從華國鋒手裡奪來

阮銘、高伐林

【《中國密報》編者按:2017年11月13日,“歷史明鏡”電視節目第76期,主持人高伐林專訪旅居美國的中共黨史專家,政治學者阮銘。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軍權從華國鋒手裡奪來

高:陳雲這個話是哪裡講的?

阮銘:就是在逼華國鋒下台的那個政治局會上講的。當然,那次華國鋒是主動辭職的,華國鋒就提了讓葉劍英出來接任當主席,那葉劍英當然不幹了,葉劍英就支持胡耀邦。胡耀邦不幹,辭讓一次,開會表決的時候他跑了,到南方調查去了。

那時候鄧小平的策略就是這樣。他是讓胡耀邦當仁不讓,胡耀邦說我不夠格,比我夠格的人多得是,甚至說趙紫陽也可以;那鄧小平怎麽好意思說“我來吧”?他就是說,從資歷各方面來說,胡耀邦還是合適的,但是呢,好像軍隊沒有合適的人,所以我還出來,臨時做一做,很快培養出年輕人,就讓年輕人做。結果他一直做到什麼時候?一直做到胡耀邦去世他還在當軍委主席,一直當到1989年“六四”以後,才讓給江澤民。軍權從華國鋒手裡拿過來後,不給胡耀邦、也不給趙紫陽,用了好多他當時認為的年輕人,像耿飈這些人,都用過。羅瑞卿是死了,羅瑞卿要是在,那胡耀邦說了,鄧小平不敢不讓他,那可能形勢就不會像現在這樣。

高:胡耀邦的意思,羅瑞卿要是沒有去世的話,軍委主席讓他擔任?

阮銘:軍權實際上已經在羅瑞卿手裡。華國鋒是軍委主席,葉劍英是軍委第一副主席,還有一個副主席陳錫聯,陳錫聯實際上也是支持葉帥的,後來把他搞下去——鄧小平要拿軍權,就把他搞下去。羅瑞卿在的話,那很明顯嘛,就是華國鋒、胡耀邦、羅瑞卿、趙紫陽嘛,四個人。肯定這四個人進常委,那就是四比四嘛——還有四個老的。因為羅瑞卿不在了,軍隊裡的人要提到常委的,耿飈,是不錯的,但當時華國鋒已經讓他去管意識形態了,鄧小平不滿意;後來的楊得志、楊勇,鄧小平都不滿意,最後選了他的好朋友楊尚昆、“楊家將”,楊尚昆一直當他的軍委第一副主席,一直到“92南巡”,楊家將聲稱“保駕護航”。鄧小平認為,再讓楊家將“保駕護航”,可能江澤民的軍權保不住了!所以對楊家將“割袍斷義”,讓江澤民真正掌管軍權。

你問鄧小平這個權力怎麼一步步拿下來的?一開始,十一屆三中全會,他主要的問題是在人事上,他是下了更大的功夫。當時,增補了一個副主席陳雲,還增加了三個政治局委員:胡耀邦、鄧穎超是沒有爭議的,王震就有爭議,但鄧小平硬要把王震弄上去。那麼中央委員呢,他把胡喬木弄上去了,鄧力群弄不上去,鄧力群從十一屆三中全會一直到六中全會,每次都要上去,就是上不去!一直連個中央委員都當不上,是後來到到十二大,才上去的。

汪東興

越南戰爭奪軍權

胡耀邦當了中共中央秘書長了,鄧小平搞了兩個副秘書長,一個胡喬木,一個姚依林;王震進入政治局委員;陳雲又提了一個王鶴壽進了中紀委。所以,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實際上鄧小平跟陳雲已經聯手,把幾個權:槍桿子、筆桿子、財政經濟、紀律檢查,四個部門,都開始整個弄到自己手裡。

軍權是鄧小平親自抓,用什麼方式呢?用打越南戰爭的方式。打越南戰爭,據我所知,葉劍英、華國鋒、陳錫聯他們都是不同意的。因為當時剛剛粉碎“四人幫”,精力要轉移到建設上來。可是鄧小平當時把打越南跟中美建交,他的這兩件大事,而且結合在一起。中美建交以後,鄧小平馬上到美國去,要爭取美國支持。他當時的國際戰略,是跟大家不一樣的,就是聯美反蘇——後來胡耀邦表示過反對的。胡耀邦跟華國鋒他們一直強調的是“和平發展”:當時要開放,要引進外資,就要和平嘛,包括對蘇聯,也說不要干涉他的內政嘛,和平共處就好。

鄧小平要聯美反蘇,叫作大霸我打不了,我打小霸,所以搞了對越南的“自衛反擊戰”。當時美國總統卡特並沒有支持,但是,你打,我不支持,也不反對。但是還有基辛格這些人,基辛格是支持的,而且還嫌鄧小平不應該打到諒山就回來,應該一直打到河內再回來!對越戰爭實際上打得不好,軍隊損失很大,鄧小平要達到的目的,一個也沒有達到。當初目的是,要打就要把越南打痛,還要解柬埔寨之圍。結果越南也沒打痛,柬埔寨的圍也沒解——鄧小平想救波爾布特也沒救成,波爾布特的政權還是完蛋了,越南還是占領了柬埔寨。

他的另一個目的就是說,讓美國知道我是反蘇聯的。但是實際上當時正處在民主化潮流當中——華國鋒葉劍英他們為什麼會支持民主牆?三中全會表現的民主傾向,跟當時整個國際形勢是吻合的。當時國際形勢是第三波民主化浪潮,1974年從南歐開始,已經蔓延到拉丁美洲、亞洲——台灣也開始了,蔣介石比毛澤東死得還早一年,台灣也開始變了,反對力量起來,蔣經國已經不是用過去的辦法來鎮壓了。所以整個的形勢,對和平民主發展是有利的。

可鄧小平打起越戰,當時還讓胡喬木寫了篇大文章,講什麽“三個世界”,“立足於早打、大打”,還是帝國主義戰爭和革命的時代那些老一套的東西。胡耀邦把它翻過來,在書記處講了一次外交有問題。鄧小平知道後不高興,說胡耀邦又要樹立“自己的形象”啊。

鄧小平打越南,是為了拿軍權;跟美國建交,是為了拿外交權。意識形態,他把胡喬木提上來,還把鄧力群夾帶上來。鄧力群連個中央委員、候補中央委員都不是,主管政治研究室,後來成立書記處,他竟然可以列席書記處會議。政治局擴大會換華國鋒的時候,鄧力群連個候補中央委員都不是,不但可以列席,而且在會外到處去講華國鋒的“八大罪狀”。鄧小平就靠胡喬木跟鄧力群來控制筆桿子。然後,讓陳雲跟姚依林,控制財政經濟。

當時理論務虛會的時候,我覺得特別奇怪的一件事情是,我們那個組,組長是吳江,我們理論部應該討論理論問題啊,他突然提了一個建議,“斗膽提議”,讓陳雲管財政經濟。當時陳雲是另有分工的……

高:陳雲當過中紀委第一書記。

阮:他是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有分工的,吳江就建議讓他分管財政經濟。這個建議,發了一個專門簡報報到了中央。陳雲給中央專門寫了一個報告,他不好意思一個人署名,就拉了李先念,說現在應該成立一個財政經濟委員會還是小組,由我陳雲當主席,由李先念當副主席,由姚依林當秘書長。這個財政經濟小組裡頭的人,都是過去老計委的班底,陳雲手下搞“一五計劃”的那些人。

這樣鄧小平就把華國鋒的軍權、意識形態權、外交權、財政權……都奪過去了。意識形態隊伍,華國鋒用的那些人,就是過去康生的,康生死了以後到了汪東興那個班子,實際上,就是過去鄧小平六十年代的那個班子。胡喬木一去當副秘書長以後,就把汪東興那個“兩個凡是”的班子,全部拿到他手下了,吳冷西這些人。這樣就來削弱黨校跟周揚,他們就變成了鄧小平自己掌握的筆桿子。

你剛才說到中紀委,幾個排名靠前的領導,鄧穎超,胡耀邦,黃克誠,都是掛名的,實際權力掌握在王鶴壽手裡。王鶴壽專門整改革派,不平反冤假錯案。後來胡耀邦不是派了李昌去嘛,李昌後來待不住了,因為李昌不贊成整任仲夷、項南這些人。

鄧小平就這樣把實際的權力慢慢都弄到手了,但是他還是無法名正言順拿到中共一把手權力——並不是他不想上去,而是他上不去!

三中全會以後他那些做法,引起了葉劍英的警惕。我覺得很重要的一次中央全會,後來很少提到,就是十一屆五中全會。中央認為,光解決路線問題還不夠,還要解決組織路線來作為保證的問題。五中全會就是要解決這個問題,葉劍英有一個很重要的講話。他說,為什麼現在要增加政治局常委、建立書記處?他說這個書記處跟八大那時候不一樣,這就是為了集體接班和集體領導。

胡耀邦與趙紫陽。

引起葉劍英的警惕

葉劍英從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教訓講起,說斯大林、毛澤東都是指定自己的一個接班人,結果都站不住,馬林科夫站不住,劉少奇、林彪也站不住。葉劍英看到,華國鋒也要站不住了!所以他說現在要建立一個集體,建立一個集體接班、集體領導的制度。所以要擴大常委會,因為過去常委會只有一個第二代,就是華國鋒;其他四個都是第一代的:葉劍英、鄧小平、李先念、陳雲,葉劍英是最老的,他是支持華國鋒的,李先念開始的時候也是支持華國鋒的,後來就有點搖擺。這次全會增補了兩個常委,一個胡耀邦,一個趙紫陽,常委會就變成了三個年輕的、四個老的。只要這三個年輕的比較一致,加上葉劍英如果支持的話,李先念也一定是在這邊了,老人中就只有鄧、陳兩人。當然比較遺憾的是軍隊,沒有了羅瑞卿,要是羅瑞卿還健在,就更占優勢了!另外,書記處也是培養第二代的。葉帥講了一大段話,後來都不提了。其實五中全會最重要的成就,一個是解決這個集體領導、集體接班的組織路線的問題,一個就是解決黨風的問題,就是通過了《黨內政治生活若干準則》,是胡耀邦搞的12條。這兩個是最主要的。其他當然還有,給劉少奇平反什麼的。

可是這個五中全會,也讓鄧小平非常警覺了,粉碎“四人幫”以後產生這樣一個領導集體,對他來說構成一個麻煩,所以他們後來就抓緊搞《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

討論《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草案,起先是在毛澤東問題上發生爭論,後來就轉移到反華國鋒。鄧力群利用高級幹部四千人討論之機,當時到處去講話,公佈華國鋒的“八大罪狀”,後來有些聲音大的人,就要把那個弄進去——當時鄧小平都不敢啊,因為大家都提出來,剛剛粉碎“四人幫”,這個歷史階段才剛剛開始,你怎麼就做結論,華國鋒的“八大罪狀”都出來了!毛澤東的結論都那麼難下,華國鋒的結論你們那麼輕易就下了?華國鋒也不同意呀:黨委會沒討論,怎麼就搞出那麼一個四千字的華國鋒的八大罪狀來了?當時鄧小平好像也說,既然有爭議,那麼就先不要弄啊什麼的。(《鄧小平重新上台,靠的是以屈求伸寫效忠信》連載3,未完待續,《中國密報》第65期)


鄧小平是1986年《時代週刊》的年度人物,出自美國藝術家勞申伯格之手。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