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最大的危機就是進行不斷的政治清洗

嘉賓:程曉農博士

主持:陳小平

【《明鏡月刊》編者按:在2018年3月8日的《明鏡編輯部》第218期期節目裡,明鏡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和程曉農博士進行訪談。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政治清洗

陳:好啊,我們回到下一個問題。就是,一般認為,習近平逆轉這個中共的領導模式,他會面臨著內部精英的反彈。因為國際社會對中共政治的認識,一般地認為,就是中共這些年來已經解決了它的接班人的問題,是吧?大體上有這麼一個規範。那麼現在習近平這麼一幹的話,會讓中共領導人的接班模式出現新的危機,那麼面臨著這樣一種新的危機的情況之下,人們擔心精英內部的傾軋,或者掀桌子,會引發新的政治危機。

那麼政治危機,最大的危機就是進行不斷的政治清洗。因為我既然坐到這個位置上,成了個人一個獨裁式的領導,我就時刻怕人來掀我的座位,因此不斷地清洗,形成一種惡性循環。你覺得未來中國的這種可能性如何?因為從過去這些年來看,薄熙來,一直到孫政才,篡黨奪權這種鬥爭啊,實際上這種清洗一直沒停過。那麼我真的擔心,習近平逆轉這個模式之後,中共的新的政治清洗會不斷地進行。

程:習近平其實已經清洗了,就不是現在,或者今後。過去幾年,他自上任前五年,一直在清洗,從薄熙來、周永康開始,我們不天天看政治大案嗎!最近不就是那個房峰輝,所謂參謀部的參謀長,相當於過去的總參謀長,然後還有那個自殺的政治部主任張陽。就是說,郭伯雄、徐才厚,這兩個江澤民時代留下來的軍界幾乎是實際上真正的一二把手,他們的兩個接班人,房峰輝和張揚,一開始習近平還認可的,然後也把他們處理掉了。這說明什麼?說明在清洗,因為不清洗,他就沒有辦法控制軍權,就可能真的發生問題。

同樣的,他也可能面臨來自其他方面的威脅。我先說這個,就黨內高層對他的不滿,那是毫無疑問的,因為那都是生死鬥爭啊!你看徐才厚,他心裡想的是,我貪了這麼多錢,哪天要你把我抓了,那我就死定了,所以他們是拼死要一搏的。這也是為什麼戈爾巴喬夫會遇到1991年的“八一九”政變,一樣的道理,就高層始終會有人想要政變。那麼正是這種企圖,會使得習近平,還有戈爾巴喬夫,還會繼續地個人集權,一直到這個最後,情況發生重大變化。

薄熙來

掏空中國

那麼中國會有發生什麼變化呢?我覺得現在,習近平採取了新的措施,就是這一次人代會正在開會,要討論的中央黨政機關機構調整的這個大方案,其實就是他的一次拆廟行動。

在軍改當中,習近平破解了原來中共解放軍系統創建軍以來的老傳統,就是總政和總參兩個部門掌控軍隊,一個司令,一個政委,兩個人,這部隊就全部都控制起來了。他現在把這個兩個人控制,變成了15個部來控制,也就是把軍隊這個廟,從1個拆成15個,15個和尚,誰也管不了誰,都得靠他來控制。這樣的話,他就通過調整這個結構,建立了他對軍隊的控制,也保障了他的所謂安全。

那麼同樣的,他習近平面臨的,還有一個很大的抵觸,那就是現在官場,官場的多數人,對老王(王岐山)反腐敗,那是咬牙切齒。人們誰都怕被老王找,說不是有一句,“寧見閻王,不見老王”?那就說,誰屁股上都是屎,誰都怕見老王,見了老王就沒好,進得去出不來了。所以從這個角度講,你從貪官的立場來講,那是很容易理解的,那老王最好早不幹!所以好不容易熬到十九大,老王滾蛋,大家鬆口氣,沒想到又回來了!

陳:哈哈,對啊!

程:所以老王,這個國內的官媒說是王者歸來,我想這個大部分的官場的官員可沒這心思,那是閻王歸來!所以這些,這個官場上的人,當然希望用各種辦法能夠阻止閻王再批判那個生死簿。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孫政才和胡春華再也接不了班。就很多人覺得,習近平已經當了5年了,你如果再只當5年,那麼5年以後,你就走人啦!咱們好歹熬滿5年,咱們又回到以前的狀態了,集體領導,那多好!但這種想法體現了一個愚蠢,就是中國官場的精英,多數人看不到,就是他們的利益,和這個中共最高領導人代表這個政權的利益,發生衝突了。

也就是說,現在用共產黨自己的語言講,就社會的根本矛盾在哪裡?還不是老百姓和這個政府的矛盾,根本矛盾在領導人和廣大幹部當中。就廣大幹部,第一要撈錢,第二要把錢往海外轉移,要掏空中國;而領導人呢,是既要用他們,還要不能讓他們掏空,不許掏!所以這種根本的矛盾,導致了他會集權,而且他在集權過程中,會加大這個對官員的整肅。所以我覺得他這個黨政機構調整啊,他的目標,實際上是把廟拆了。原來的廟拆了,當然裁掉不少和尚,剩下的和尚,你們要想乖乖地聽話,也許還能在新的廟裡頭有一個位置,不然你就自個兒要飯去了。(《習近平逆轉中共領導模式——接班人新危機或引發持續政治清洗》連載6,未完待續,《明鏡月刊第99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