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會不會發生經濟雪崩

主持:陳小平

【《明鏡月刊》編者按:在2018年3月8日的《明鏡編輯部》第218期期節目裡,明鏡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和程曉農博士進行訪談。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經濟雪崩

陳:集體領導到頭了!我記得十一屆三中全會開的時候,有一句話很深刻,就是說,在毛澤東的這個個人獨裁領導下,中國的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因此,中共有一個撥亂反正,這時候開始進入新的階段。

那麼可不可以說,現在的中國,就是在集體領導的模式下,也把這個經濟,因為這個集體領導,實際上就是集體腐敗,你剛才說了,這個不能維持這種高成本的腐敗,因此已經把這個政權掏空了。因此可不可以說,習近平的上臺,是國民經濟在集體領導下,進入了崩潰的邊緣的情形之下,習近平上臺了,應該是這樣吧?

程:應該講,是習近平上臺之後才發生的事兒。

陳:噢,之後才發生的事情!

程:習近平2012年上臺,十八大以後,他擔任總書記上臺了。那個時候,他一開始遇到的不是經濟問題。

現在中國人,可能還看看時事新聞的人,還知道新常態這個說法,就是經濟增長速度不再是8了,要改成7、6.5,認為這是一個新常態。當然這是個官方的自我辯解了,就是說,我們這個經濟增長速度降一點沒關係。但那個時候,確實,官方不覺得那是首要問題。

當時習近平面臨的是高層權力鬥爭,薄熙來呀,等等,然後接著周永康,然後兩個軍委副主席,就他都面臨著巨大的政治威脅。就軍委副主席如果琢磨起來要政變的話,那他這個總書記也是待不住的。而且黨內高層確實對他有很多很多的不利的言行,這個現在我們都看得到。但是,如果不是紅二代、官二代們大規模地往海外轉錢,也許集體領導這個模式還可以混。

我剛才提到,2015、16一年多時間裡頭,外匯儲備像雪崩一樣的,四萬億就突然變成三萬億,到了臨界線,不能再低。所以從那時候開始,中國政府採取一系列措施,個人不許大量再往外多匯錢,然後個人出國用外匯,或者子女在海外留學的錢,必須要嚴格控制,要逐筆地審查,然後企業不許到海外再去投資,官員的護照也沒收,這些所有的一切,其實從根本上講,說是反腐敗,更大程度,也同時是在補經濟的漏洞,就是為了防止雪崩式的經濟危機。

我把它比著是一個大桶。這個桶上如果有一萬個蛀蟲,蛀出一萬個漏洞來,不管你桶裡有多少水,你都看得見的,桶上有一萬個洞,嘩嘩地往外冒。你作為這個桶的所有者、老闆,你看了你這個酒窖裡的桶都這樣了,你覺得你家裡的財富還有靠得住的嗎?你肯定毛了!因為很顯然的,要不了幾天,都算得出日子來,那桶裡的水下去多少?中國的外匯儲備就是這樣。中國政府,作為看護這點、這個政府的保命錢的這些機構,像外匯管理局呀等等,他們也是很著急,看到這個情況。普通老百姓可能不理解這一點。

習近平與毛澤東(取自時代雜誌)。

改革順序

陳:所以說,您說的這個制約中共領導模式轉變的關鍵的一個因素,那就是這個國家的經濟狀況到了這個危機的邊緣,在這樣的情況之下,習近平要扭轉這個集體領導的模式,變成一個個人領導的模式。

那麼我現在來追問一個問題,為什麼中共,剛才你也說了這個鐘擺規律,就會在個人領導和集體領導這兩種獨裁模式中間來回地擺,它不能夠催發出一種新的模式?那麼前蘇聯,它不是在戈爾巴喬夫的時代,它引入了一個新的模式嗎?最後導致蘇聯發生革命。所以說,我想問你這個問題。

程:這個問題,其實我有一個解釋,叫做政治改革和經濟改革的先後順序問題。這個先後順序能解釋你剛才講的這個問題,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那就是一個共產黨政權,能不能選擇民主化,取決於這個國家的統治精英,是先選擇政治改革,還是先選擇經濟改革。

如果是先選擇政治改革,這個時候,精英們還沒有怎麼發大財,就他們還沒成為資本家,所以他們會擁護民主化,原因是民主化同樣給他們帶來成為資本家的機會,所以對他們來講,沒什麼不好的。蘇聯解體以後,俄羅斯現在這種狀態,所以我把它叫做同志式的資本主義,就comrade capitalism。為什麼同志式?這一批現在的俄國的經濟精英、政治精英,有幾個不是原來共產黨裡頭的統治者?然後他們不反對民主化,他們才能夠走上民主化的道路,因為民主化幫他們發財,還保他們的權力。

那麼另一種情況,就是共產黨的精英先選擇了經濟改革,其結果就是我在這本《中國潰而不崩》書裡提出來的一個概念,叫做共產黨資本主義。先選擇經濟改革的結果——加上我前面講的紅二代、官二代的腐敗——造成的是一個共產黨領導下的資本主義制度。這時候,這個資本主義制度的資本家是誰?有相當一部分,就是那掌握全國50~60%財富的那百分之幾的政治精英或者他們的後代。這一批人都成了資本家,但是他們是紅色資本家,就是他們現在還是共產黨員。為什麼他們在這種情況下,他不再選擇政治改革,甚至強烈抵制政治改革呢?

那因為很清楚,共產黨員資本家很清楚地知道,法治不會威脅他們的生命安全,民主化會威脅!因為民主化的過程,可能會有很多老百姓提出來要追究他們的腐敗,所以他們害怕這些清算,這就是為什麼他們要把資產往海外轉移。

我現在談的這一些,把它這幾個方面的問題連在一起,能看得很清楚,一幅完整的圖畫。就共產黨資本家們發了財了,心理毛了,要拿外國護照,把錢轉國外去,那麼轉到國外的後果,是這個政權本身面臨金融危機,政府害怕了,所以政府就要自救。所以不管習近平採取什麼模式,他都必須要想辦法保持這個政權不至於被他們自己的,所謂他們家的這些孩子們,第二代、第三代給掏空。

所以真正在經濟上摧毀這個制度的,不是外人,就是他們的自己人,他們家的人,紅二代、官二代。

陳:這是內賊。

習近平(取自經濟學人雜誌)。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