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修憲是當年蘇共修憲的翻版


嘉賓:程曉農博士

主持:陳小平

【《明鏡月刊》編者按:在2018年3月8日的《明鏡編輯部》第218期期節目裡,明鏡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和程曉農博士進行訪談。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接班人死得快!

陳:誰是接班人,誰死得快!

程:對,所以接班人這個詞不是好詞。

接著,老毛要把林彪寫進黨章裡。這個板上釘釘的接班人,然後過了一陣子,成反黨集團了。所以接班人這個詞,在個人集權下,是沒有任何意義的。準確地講,對個人集權的領導者而言,接班人就是威脅。尤其是如果這接班人不是個龜孫子,有一點自己的想法,對這個最高領袖的意見有不同的看法,對政策的不良後果有自己的看法,那就更糟了!那是連命都未必保得住!所以斯大林把托洛茨基趕出蘇聯以後,托洛茨基逃到了墨西哥,斯大林還派克格勃特務,用冰鎬把他給砸死。所以由此可見,這個接班人和送命的,可以畫等號。

那麼個人集權的領導者總有死的時候,死了以後,共產黨領導模式就進入第三階段。

因為死掉的個人集權領導者,沒有辦法把他那種個人崇拜呀,還有個人的對整個黨政軍情這些系統的完整的控制,原封不動地轉交給下一個接班人,沒有哪個接班人能接過這樣一個班,那麼只好是在所謂的領導集體,就是最高層裡頭,像蘇聯是總書記,後來赫魯曉夫是第一書記,然後有蘇維埃主席、部長會議主席,那麼幾個職務,實際上是一個集體領導。中國是這樣,是華國鋒下臺以後,鄧小平、陳雲以及其他一些高層大佬。雖然他們選了胡耀邦、趙紫陽做接班人,但是他們真心並沒打算把權完全放給他們,這就是為什麼胡耀邦、趙紫陽這兩個所謂的接班人很快也完蛋了。

但是無論是蘇聯的集體領導,還是中國的集體領導,這種領導模式,最後早晚一天都會發生變化的。現在中國人,由於對共產黨統治的歷史缺乏完整的知識,所以產生一種誤解,以為說共產黨進入集體領導模式以後,這就是鐵的規律,鐵律,是不可改變的。其實不是那麼回事!為什麼呢?無論是蘇聯,還是中國,都可能出現集體領導再轉回個人集權。

我這裡講一個最簡單的例子。戈爾巴喬夫1985年接任總書記,90年之前,他就在蘇共黨內推動建立總統制,也就是個人集權。一直到1990年,他修改憲法,然後把原來的蘇共的集體領導,正式地變成了總統個人負責制,也就是他一個人說了算。所以,如果說中國這一次的修憲有先例的話,那就是蘇聯的修憲,蘇共的修憲。當然,為什麼轉回個人集權?這是另外一個複雜的問題,這是我下面要談的。

陳:那麼這個,我總結一下你剛才這一段,就是說,這一次的修憲,並不能簡單地以倒退來解釋,因為在這個列寧式的國家,它有一個從集體領導搖擺到個人獨裁,再回到集體領導,又擺到個人獨裁,這麼一個,就是無限性的鐘擺性的規律。那在這個意義上,就是說,說不上這個制度的改變是進步還是倒退,因為它有,列寧式國家有它的內在的一個規律。說到這個地方之後,你說為什麼會發生這種置換,你有一個新的解釋,那麼我們現在聽你來做這個新的解釋。

戈爾巴喬夫

四個階段

程:好,謝謝!我再補充一句,就是小平你剛才提到,在列寧式的這個共產黨體制裡頭,不能說這兩者之間,鐘擺擺往哪一頭是進或者退,那麼我想說的,就是其實這個鐘擺呀,它的擺動甚至都不是共產黨領導人自己個人的偏好,而是一定程度上,是由各種綜合的政治經濟因素推動的。所以從邏輯上講,假如共產黨還延續統治的話,那麼擺到了個人集權以後,並不意味著他就能夠長期把握這個局面,然後就永遠不變。老毛做不到這一點,斯大林做不到這一點。那麼它還有可能再次又擺回去,又擺向這個所謂的集體領導,這都是可能的。

但是講到現在為止,所以我來回答你剛才講的問題,就是所有的人都沒有去關注一個很簡單,也很複雜的問題,那就是為什麼鐘擺在擺?它不擺不行嗎?

陳:對,這裡頭,就是你的意思是強調說,習近平這麼做,是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在牽引著他,往前走往後走,並不取決於習近平本人。

程:當然這個話講得有點好像太刻薄了。

陳:太刻薄!哈哈!

程:就它不是自然規律,它是制度性的規律,就是說,這種制度必然會產生一系列的後果,這個後果是共產黨的政策造成的。

我下面來解釋一下我前面講的四個階段,就是先集體領導,再個人集權,再集體領導,再個人集權,這四個階段。

列寧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