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逆轉中共領導模式

嘉賓:程曉農博士

主持:陳小平

【《明鏡月刊》編者按:在2018年3月8日的《明鏡編輯部》第218期期節目裡,明鏡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和程曉農博士進行訪談。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陳:各位觀眾,大家好!今天是2018年3月8日,我是明鏡火拍的主持人陳小平。今天這個訪談,我們要關注中共領導模式的轉變,以及為什麼會發生這種轉變,這種轉變在政治上帶來的後果是什麼?前來接受我採訪的嘉賓是程曉農博士,現在請我們的導播把嘉賓請進來。程曉農博士,你好!

程:你好!

陳:上一次你和何清漣女士的研究中國的最新著作,叫《中國潰而不崩》出版之後,我請你到我們的演播室,做了第一期訪談,那麼今天這一期應該算第二次。這個接班人的危機模式,正好是您的這本、你們兩個人這本書裡頭第一章談論的話題,然後當下中國也面臨著這個接班人的問題、新的危機,所以說我就請你來,正好來介紹一下你的這個第一章,順便談一下當下中國的這個修憲。所以我想問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隨著這個修憲的完成,可不可以說就是習近平先生把這個中共領導模式進行徹底改變的這種努力,大體上可以畫一個句號了?

習尚待努力

程:我覺得現在說畫句號還早了,因為現在實際上是在走程序,就是說,他需要把這個原來的江湖時代的所謂集體領導轉變成個人集權,那麼這樣的話,相應地,在憲法裡相關條款,他在做調整,以便適應這種新的個人集權的領導模式。但是這只是形式和表面的,也就說它是在這個制度的公開層面的部分。

其實中共這個制度還有底下的層面,那就是老毛說的,“槍桿子裡面出政權”。

老毛時代如此,他奪江山的時候如此,後來毛到執政以後,也依然如此。所以他曾經說過,誰不跟他,林彪不跟他走,他就要帶紅軍上井岡山。那就是,還是原來那個套路,就槍桿子跟我走,劉少奇也好,林彪也好,都不足為慮。那麼實際上這個話背後,指的是兩層含義,第一層就是說對軍隊的控制權,還有對情報系統的控制權,是最高領導人實質權力的來源。也就說控制住了這兩個部分,他才可能掌握真正的權力,才能夠說一不二。

但是我們現在看到,軍改現在走在半途中,架構只是初步建立,也就是作為軍令系統的這個中央軍委的十幾個部,剛剛初步建成。但是在這個基層一級,這個系統並沒有完全地改變,還在逐步地調整中,現在還是在裁員、裁兵、裁官,然後部隊重新整合,撤銷一些機構,部隊移防,這些事情要做起來,還有好幾年。《解放軍報》的說法是,軍改還要好幾年才能完成。所以在軍改完成之前,這個軍隊系統,仍然只能是說,名譽上現在習近平在控制著,而要完成了軍改,才能夠完成實質性控制。

那麼關於情報系統,我們知道,這一次中國官媒公布的,就是原來國家安全部系統的,這個情報部門最重要的一部分,現在中共習近平提出來要把它降級、撤銷。就先撤國家安全部,然後把國家安全部的原有機構中的一部分,和國家保密局、國家密碼保密局合在一起,組織一個新的,叫做安全保密總局。那麼這樣的話,相對而言,國安部就是大大地降格了,同時也大大地裁員、裁經費。這個東西現在並沒有開始做。

陳:好啊!曉農博士關注這個領導模式轉換的兩個層面,第一個是這個公開的、文件的層面,第二個是它的實質性的層面。這個公開的文件性的層面,我注意到,就是說,十八屆六中全會把習近平的核心位置給固定了,然後中共的十九大,黨章把習近平的名字刻進去了,2018年的修憲呢,習近平把自己的名字放到了憲法裡頭,國家主席的任期也給改了,終於實現了黨、政、軍無期限任期三位一體。在這個意義上,大概可以說,在形式上、在黨紀國法上,習近平先生已經完成了從集體領導模式逆轉回個人領導模式這個過程。但是您特別強調的是,軍隊系統和國安系統是政權的掌握權力的實質性的內容,這兩方面,習近平先生尚待努力。

陳小平和程曉農。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