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紅二代的理想主義者的另類人生

徐友漁


造反派並不是反黨

楊道遠家庭出身貧農,雖然不是紅二代,但是屬於紅五類,他在中學時就參加了共產黨,這在當時是很少見的。我介紹楊道遠是想說明,陳雲的主張,中組部的做法,就是按照中共自己的規矩,也是很不公平的。

楊道遠他們成立的造反組織名叫“革命造反司令部”,他們的革命性首先表現在,他們把成立自己的組織選擇在9月13日,為什麼選擇在這一天?因為這是毛澤東視察武漢市的日子。選這個日子是要說明,自己是無限忠於毛澤東的,這條血脈是這樣貫穿下來的。剛開始他們組織的名稱是“造反司令部”,他們說,不行,我們要說清楚,我們是革命造反,我們是造資產階級的反,造帝國主義、修正主義和各國反動派的反。最想像不到的是,這個造反派組織在自己內部成立了黨組,其實在造反派組織中有大量的黨員參加,正因為他們忠實於毛澤東,忠實於中國共產黨,他們才造反。他們組織的勤務組——當時是搞革命化,為了表示不要做官當老爺,表示領頭的人只是要為大家辦事、服務,所以把領導集體稱為勤務組——中有七個黨員,這七個黨員成立了這個造反派組織領導班子中的黨組。當然,這種情況不多,但也不是絕無僅有,我看有關材料,在其他地方也有這樣的情況。造反派為了表示自己絕對忠實於毛澤東和中國共產黨,在自己的組織中成立黨組,你要說造反派反對共產黨,我認為是說不過去的。

他們這個組織成立時得到學院黨委的支持,黨委給他們提供經濟支持,讓他們去印袖套,印胸徽等等,批給他們經費。這與陳雲認為的、一般人想像的不一樣,造反派並不是天然地就是要摧毀黨組織。從楊道遠的這本書可以看出,他們的造反實際上得到了本單位黨組織的大力支持。他們的造反組織成立時,也得到了湖北省領導的大力支持,湖北省委秘書長在成立大會舉行時到場致了賀詞,省委的一個書記把造反的大旗授予他們。

所以,我的觀點是,造反派並不是反黨,他們是站在中國共產黨中的一派,即最高領袖毛澤東那一派,反對以劉少奇、鄧小平為首的另一派,以毛澤東為標準,他們是完全忠於黨的。你可以說他們上當受騙也好,說他們只忠實於毛澤東這一派而反對黨的另一派也好,但要說他們反黨反社會主義,是說不過去的。在這種意義上,我說造反是聽命於最高領袖而為的事情。楊道遠的造反活動不到三年,在1969年就被關押,那時,以周恩來為首的官僚搞了一場名為“清理五一六分子”的運動,說中國有很多五一六分子,要推翻無產階級專政,要打倒共產黨,以這為藉口整造反派。後來發現五一六沒有幾個人,在全國,以反五一六為理由抓了幾百萬人,但最後發現一個都不是,這是一個冤假錯案。楊道遠在1969年被當成五一六分子抓起來,1982年以五一六為罪名被判一年徒刑。實際上,不論是楊道遠這樣的省一級的造反派頭目,還是像蒯大富、聶元梓、韓愛晶等所謂學生的五大領袖,都被判了10多年的徒刑。我想說的是,中組部執行的以陳雲為代表的為維護統治階級利益的老謀深算的組織路線,談公道是根本談不上的,我說他們的工作是高效、認真、嚴格、細緻的,這種高效率等等,實際上是最大限度地為統治階級服務,為維護一黨專政服務。

楊道遠的《奉獻》一書。

理想主義者的另類人生

閻淮先生這本書有一個副標題是“一個紅二代理想主義者的另類人生”,我想說的是,本書作者為什麼是理想主義者,這本書中所講的哪些情況表明他是理想主義者。他堅持的理想主義是一種什麼樣的理想主義,他的另類人生中有哪些東西是值得我們談論的。

閻淮先生有個好朋友,他的鐵哥們,叫陳元,是中共元老陳雲的大兒子。陳雲是他在清華大學的同學,把他介紹到中共中央組織部青年幹部局工作,從而有了那一段不同凡響的經歷。陳元後來升任全國政協副主席,位列所謂國家領導人之列。陳元是這麼評價自己的朋友的:你六四後離國退黨,大節不好;但不傷害熟人,講哥們義氣,小節不錯,夠朋友!

如果叫我來評價閻淮先生,我的評價與陳元有所不同。我看了這本書,也通過其他管道的瞭解,認為閻淮先生是大節不錯,小節也不錯。我下面也不對大節、 小節分門別類,而是根據書的內容,按時間順序來談談閻淮先生的大節和小節。

從1984年3月開始,中國共產黨在全國範圍內開展整黨活動,當然,在中組部這樣的要害部門,整黨更是一件嚴肅的事情,每個黨員要檢查自己的思想、行為,作出自我評價。閻淮先生在中組部整黨會議上居然做了這樣的發言,他說,我們黨在過去幾十年犯了整體性、全域性的錯誤,犯這些錯誤有深厚的歷史根源,有很多教訓值得總結。真正危險的不是三種人,而是我們黨缺乏民主。我覺得,在中組部的整黨會議上說這番話,是堅持和高舉了理想主義旗幟的。他說的既是一種公道話,也是一種深刻的政治見識。

說閻淮夠哥們義氣,我看陳元說的倒不是最重要,表現他哥們義氣的更好的例子是這樣的。1984年9月,在莫干山開了中青年經濟科學討論會,這個會在中國的改革開放歷程中很重要,後來談的人很多,也確實值得談。有1000多人報名參加會議,組織者從嚴掌握,根據參選論文篩選了100多人參加,好些關切中國改革事業,或者對經濟學有一定素養的人,都積極爭取前來參會。其中有一位江蘇泰州的青年工人爭取到參加會議。他的爭取是很困難的,他工作的工廠對他說,你要去開會,就開除。他說,我一定要去開,他就辭了職來開會。閻淮先生瞭解到這個情況之後,反應非常強烈,他聽說這事之後,在會上遞了一張條,說工廠阻止這位工人開會沒有道理,中組部要管。落名是“中組部青幹局”。這件事很不一般,像中組部這樣的單位,做事一般很隱晦低調,哪有這樣用中組部的旗號來說事的?一般做事不是這樣的,這是因為閻淮先生知道情況後按捺不住,拍案而起了。他不但說“工廠無理,中組部要管”,而且說“要一管到底”。

他這條子一遞上去就引起了轟動,然後就請他發言。一般情況下,那些比較官方、比較內部的黨的機構的人員是不會在這種公開場合下曝光的,他則一反常態上去發言,把這個工人所在工廠的領導狠狠地批評了一番,說他們是官僚主義、封建主義、壓制人才,對改革不支持,等等。因為他是中組部的人,批評得這麼厲害,就引起了轟動。

因為是中組部這麼一個重要部門的人作了批評,這在中國就是一件很大的事情,江蘇方面派人來做解釋,帶了很多關於這個工人平時表現不好的材料。他說:“我不看你們的材料”,最後工廠復職復薪,讓這位工人回廠工作。閻淮先生好就好在他除了大膽,而且心細。他考慮,當地黨組織、工廠在強壓下沒有整這個工人,但我管他一時,並不能管他一輩子,日久天長,工廠給他穿小鞋怎麼辦?他一不做二不休,徹底解決,把這個工人介紹到一家報社去工作。令他感到欣慰的是,這個人後來在報社幹得很不錯,在新聞報導方面還得了獎。

《進出中組部:一個紅二代理想主義者的另類人生》一書。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