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黨內嚴密的官員審查選拔機制的一部書

徐友漁

嚴密的官員審查選拔機制

我今天給大家介紹一本剛出版的新書,這就是閻淮的《進出中組部》。

先談談作者閻淮這個人。閻淮於1945年4月生於江蘇淮安,根據出生地名,他取名為閻淮。出生時他父親是中共新四軍的一個縣團級幹部,他算出身於中高級幹部家庭,是“紅二代”。他父親在1954年長春第一汽車製造廠成立的時候是司局級幹部,為機電安裝公司經理,我們可以比較一下他父親的地位,那時江澤民在長春第一汽車製造廠是副處級幹部,動力處副處長。他們一家和江澤民一家關係特別好,後來江澤民還幫過閻淮很大的忙。

閻淮1964年進入清華大學,成為工程物理系的學生,這個系是專門為國家製造原子彈服務的。他是優秀學生,成績很好,又出身在一個中高級幹部家庭,雖然不是很顯赫,但也是紅色家庭。他在中學就入了黨,從小就進入專門為共產黨幹部子弟辦的幼稚園、小學和中學,他之所以能寫出這本書,是因為他在1982年至1986年在中共中央組織部青年幹部局工作。在這四年中間經歷了中國幹部組織工作的改革和各種各樣的運作過程。

我之所以向大家推薦這本書,說起來話長。大概在10多年前,美國著名的漢學家、政治學家、哥倫比亞大學教授黎安友寫了一篇重要文章,引起大家的重視,這篇文章論述了中共為什麼有那麼強的順應能力或者復原能力,他的意思是說,大家都對中共政權有唱衰的說法,而且認為中共面臨一系列的危機,認為它朝不慮夕,早就該垮臺了,但關於中共崩潰、中共垮臺的預言都失敗了。看來中共政權還是有比較頑強的生命力。黎安友教授想給出解釋,他在論述中共的順應能力或復原能力時,認為中國共產黨,尤其是它的高層領導的體制安排有一些優秀、合理之處,與現代人類政治文明的制度安排有一致之處。比方最高領導權有序地、有步奏地傳遞和轉移。這篇文章影響較大,我看完之後引起深思。後來我給黎安友教授寫了封信探討這個問題,我說,你做了很好的解釋,但看完你的文章後,我認為還有巨大的空間,可以補充另外重要的解釋。我覺得要解釋中共為什麼具有比較頑強的生命力,使它能夠不斷度過危機,很重要的一點,是外面的人很難看到的,就是它的組織路線和指導思想,它的組織部門是如何周密地,辛辛苦苦工作的,這一個部分很重要。我還對黎安友說,這一點是共產黨的看家本領,是它的“家法”。這個黨是有一套東西的,這套東西至少對於維持它的統治很管用。我認為需要解釋這套東西,解釋中國共產黨的組織部門的指導思想和運作機制。黎安友教授給我回了信,他說我說得很有道理。但是客觀地說,不論是黎安友教授還是我,都很難在這方面下功夫。因為中國共產黨的組織部門是警衛森嚴的機關,你要去探討它的秘密,瞭解它運作機制,是很困難的。當然我們也可以做一些事情,但總的來說很難。閻淮的書出版之後,我大喜過望。我們原來是被關在門外,只能猜測其中的黑箱操作,這本書終於給我們打開了一扇大門,通過閻淮的書我們終於知道中共的組織部門是如何進行操作的。而且閻淮描述的這段時間,他在組織部門的一個重要機關——中組部青年幹部局工作,那是一個大變革的時代,他經歷了許多重要的、有意義的事情。閻淮是一個有強烈批判精神的人,他不只是客觀地記錄,而且有深刻的觀察和分析,我們通過讀這本書,可以看出中國共產黨組織部門的指導思想和運作方式,理解中共的長處和弱點在什麼地方。這樣可以更深刻地理解它,知道它下一步會做什麼。實際情況也是這樣,後來閻淮在新加坡做學術研究,他經常受媒體邀請去預測中國大陸的時政形勢,他做得很好,預測得很準,大家都要去請他,他說事情很簡單,因為他對中共組織部門的這套運作方式是很懂的,你要叫別的時事評論員、新聞分析員去預測中國下一步的人事變動,一會兒遲浩田怎麼樣,一會兒張萬年怎麼樣,一般人說不清楚,而他是知道其中奧秘的人。

黎安友

觀察中國共產黨的所作所為

我想說的是,通過瞭解中國共產黨內部的運作機制,從而更好地觀察中國共產黨的所作所為,預言它的命運和未來,我們要提到這個高度來認識問題。

閻淮進入中組部是由他在清華的同學陳元和宋克荒介紹和動員的。陳元是中共元老陳雲的兒子,宋克荒是宋任窮的兒子,這兩個人是主管中共組織工作的大佬,陳雲長期是最高領導,宋任窮當時是具體的負責人。閻淮一開始很不願意去,他的同學左說右說,用理想主義來打動他,最後把他的改變中國命運,把中國建設得更加美好的積極性調動起來了。進去之後發生的事情,如果我們講中組部的日常工作,那是枯燥無味的,但如果你對研究中國問題和中共內部的組織運作感興趣,那你會發現很多有趣的事情。

閻淮進入中組部是在上世紀80年代初,那時中國搞現代化建設還處於熱火朝天的時期。中共十二大召開之後做了一個決議,提出幹部的四化問題,所謂“四化”,就是革命化、年輕化、知識化、專業化,那時中共認識到,它的極其龐大的幹部隊伍已經不適應現代化建設這個目標了。在胡耀邦等改革派的主持下,提出了幹部要四化。而陳雲等人除了同意這種主張,還有自己更深的考慮。他們在文化革命中吃了毛澤東的苦頭,毛澤東唆使造反派向他們進攻,他們和造反派有不共戴天之仇,雖然通過一場宮廷政變掃除了文革派的四人幫,摧毀了造反派,但造反派的最大頭目,已經當上中共中央副主席的王洪文留下一句狠話:我們20年後再見!這句話使他們終生難忘。顯然,造反派具有年齡上的優勢,據說,王洪文的這句話使鄧小平、陳雲等人有刻骨銘心的記憶,他們隨時警惕這一點。所以,當胡耀邦提出四化,要求幹部隊伍適應現代化建設的要求之後,陳雲等人除了贊成這一點,還有自己另外的考慮,他們要防止原來的造反派進入領導幹部的隊伍中。有以上各種各樣的考慮,陳雲強烈主張在中共中央組織部內設立青年幹部局,物色革命事業接班人,使之有組織保證。

閻淮進入中組部青幹局,書中記載的就是在那裡的工作,那時是一個萬象復蘇的時期。在這之前,中共幹部隊伍的情況是非常令人不樂觀的,閻淮在書中告訴我們,當時中共縣團級幹部一共有81萬(不包括軍隊幹部),其中大學文化程度的只有6%,高中文化程度的22%,其餘剩下的72%是初中或者初中以下文化程度。這麼一種情況,到了新時期,要搞現代化,怎麼搞啊?所以面臨一個急迫的問題,需要培養大批年富力強,有知識、有文化的幹部。另外,要對現有的幹部進行調整,閻淮一上任就做這方面的工作。

陳雲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