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頻:習近平仍是中國變革最大的希望

【《明鏡月刊》編者按:在2018年1月20日的《點點今天事》節目裡,明鏡集團總裁何頻要觀眾意識到習近平正在進行一場變革,這場變革的結果為何?沒有人可以預測,但是他已經開始了。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大家好!有人說,何先生你的身體真是好,舉著一個杯子,一動也不動啊,從節目開始舉到節目最後,都沒有放下來。你說我乞討大家一杯咖啡,我不虔誠能行嗎?其實現在咖啡很燙啊,我一隻手舉起來還是很難受的,但是昨天舉咖啡杯還是有效果,跟我打咖啡的人很自然就增長起來了。其實有一段時間大家都沒有跟我打咖啡了,不是大家的責任,是我的問題,我沒有及時提醒。今天再一次提醒,給我咖啡,不管你喜歡我,還是不喜歡我,尤其生氣的時候,更應該跟我打咖啡,繼續發揚夏朵小姐的精神!

今天,2018年1月20號,這是我第一次在節目裡面講這個時間。我之所以之前很多節目沒有講時間,我是認為我的節目時間其實是不重要的。如果過去了,你不值得去翻閱它;如果你還沒有看,你沒有必要去查這個時間。有時候我講的,表面上是一些新聞,實質上是我的一些人生的感想、困惑,或者是我對這個世局的一些困惑和感想。但是我今天之所以講出這個時間,是因為這個時間對我不重要,對很多網友不重要,但是對有一個人很重要,這就是美國的總統,川普先生。

何頻

大社會與小政府

一年以前的今天,他正式就任美國總統。當時候《時代週刊》說,他領導了一個分裂的美國。一年以後,美國分裂了嗎?但是美國對川普的評價依然是兩極化:不喜歡的人繼續不喜歡,欣賞他的人認為他是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這樣的事情不是沒有發生過。當時候有一個被很多人譏諷為“他不就是一個演員嗎”,結果就是他,成為了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之一,這就是里根先生。

里根先生,他去世了。這一次我到了他的一個牧場,本來想去看一看,後來想一想算了。我這個人對這個名人啊,有時候留在我的腦子裡面,或者是心裡面。當然如果有機會、有時間以後去看一看,也是可以的。我對很多的歷史的遺跡,去看到現場以後,總是還覺得失望,還不如留在我的某一種想像之中,所以我去很多地方旅行,我很少去什麼名勝古跡。那早是已經被物化了,現代化一些東西,不如從書本裡面去尋找它的歷史的記憶,或者歷史的故事,更好玩一些。

回到今天,2018年1月20號,川普,這一天他當然可以繼續寫推特,去嘲弄別人,因為這是他的習慣,這也是他的一個魅力。但是現實是,今天很多人跑到美國的象徵去看的時候發現,發現什麼?發現不能看!這個象徵是什麼?美國的自由女神。今天不能看。很多從巴西來的,從歐洲來的,從亞洲來的人,非常失望。你不讓我們看,也要通知我們一下呀!為什麼就關門了,不通知呢?誰給你們通知啊?發那些通知的人領不出薪水啊!昨天就已經宣布聯邦政府沒錢,關門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誰給你發通知啊?這就是昨天美國的預算案沒有通過的一個結果。

但是美國人有幾個人緊張啊?有幾個人緊張呢?因為美國政府已經關了很多次了!對於遊客來講,有沒有影響?對美國有一些人來講,有沒有影響?有。但是有多大的影響,有沒有毀滅性影響,有沒有天就要掉下來了,天要塌下來了一樣的?沒有!而且西方政府裡關掉的政府、不營業的政府,也不只是美國啊。瑞士、瑞典,瑞士不是關掉過很長時間嗎?而且老百姓——而且關閉的時間還相當長,好像幾個月還是幾個星期,我忘了,反正是大家覺得挺好,也沒有什麼。當然影響了一部分人的生活,只是影響得很小。

這就是說明瞭一個什麼道理?說明西方的社會,之所以能夠被人們說認為是人類文明現在最好的一個政治制度,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人民的生活、人民的工作跟這個政府沒有那麼密切的關係。簡單的說,就是大社會、小政府。

川普宣誓就任總統。

非同凡響的川普

當然你也不能說,有一些地方它全部就關門了。聯邦政府仍然有一些部門還開著,因為他們還有一些經費在運作。而且還有一些聯邦政府工作人員說,不行,這個地方我們還是要來開放!什麼地方開放?遊行抗議川普的人,那個地方要開放!所以今天很多聯邦政府的公務員,聯邦政府所管轄的場地,還是開放的。自由女神是象徵,現實抗議川普是真實。很多女性走上街頭,很多男性也走上街頭,用各種方式對川普表示他們的抗議,這就是美國。雖然川普非常生氣,但是他也只能寫寫推文說,他們上街是慶祝,慶祝現在經濟很成功,慶祝這個社會很繁榮,等等等等。

他,川普這個人,永遠是一個樂觀主義者,永遠他有一種自我激勵的精神。這就是這個社會,或者這個國家,或者是這個人生,有時候我們所必須要的一種自負,或者一種自信,或者一種盲目的樂觀。川普有時候,他能夠度過一些危機,有時候他不可思議地成就了某一些事情,有時候他就是因為保持了這樣一種精神、一種力量。川普現在還只是做了一年的美國總統,很多事情已經顯示出來了,他確實非同凡響。

你去想一想,在過去這些年,美國歷任總統,他們要做一個小小的議案,頭破血流!其中最令人憤怒的,就是美國的健保方案。我記得我最開始瞭解這個方案,是從克林頓總統的夫人希拉里女士開始。那個時候好像她是一個沒有什麼職務的第一夫人,就是因為她參與了這個健保方案,當時覺得,哇,女人開始干政了,夫人開始干政了。她努力了,她奮鬥了,結果無疾而終。理想主義者奧巴馬先生,他也努力了,結果弄出了一個更複雜的、更搞笑的、不倫不類的奧巴馬的這麼一個健保方案。到現在為止,健保,美國的健康保險仍然是美國最大的一個黑洞之一,仍然是在跟其他工業國家相比,最糟糕的一種狀況、一種羞恥。

但是川普總統把聯邦的這個企業的稅從30%幾降到20%幾,這當然也是一個巨大的賭博,因為這些降稅的結果,最終會不會形成經濟上的繁榮,有利於經濟上更迅速的、更迅猛的增長,而且這個增長的比例最終所產生的稅,產生的收益,產生的就業機會,會填補這個降稅的空洞,這個仍然是一個,還只是一個理論上的一種想法。未來一些年,美國的經濟狀況,才會體現出他的稅收政策到底是偉大的,還是急功近利的。但是這個動作走出來,能夠做出來,也顯示出來了川普他的力量。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