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競爭中打敗中俄,川普手中有兩張牌

陳小平,顧為群

【《外參》編者按:在2017年12月22日《明鏡編輯部》第193期節目裡,明鏡新聞出版集團執行總編陳小平和顧為群博士,分析美國最新出爐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本刊經授權,刊登這次訪談根據錄像整理的文字稿。】

 

陳:各位觀眾,大家好!今天是12月22號,我是《明鏡火拍》的主持人陳小平。今天我請到了一位嘉賓,顧為群博士。顧博士,您好!

顧:早,小平先生!

陳:(顧博士今天)來演播室,跟我們談美國最新出爐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顧為群博士是哈佛大學研究政治學的博士。他跟我說,這麼多年來,就是一直關心國際關係問題。我跟他多年以前就認識,但是認識以後,他就消失了。最近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我發現他,看見他之後,我們聊了聊。他說,他現在當下關注的,還是國際關係問題。顧先生哈佛大學畢業以後,到聯合國做過翻譯,他的翻譯能力是超群的。另外他還在BBC,跟我做同行,也就是做記者。因此,他有豐富的理論和實踐經驗。今天我們希望他能跟我們來一起分享關於川普《國家安全戰略》的重要的一些看法。

顧博士,我想請問,就是說,我們現在都知道,這個報告啊,就是一改原來的基調。像什麼克林頓時期呀,跟江澤民搞一個美中戰略夥伴關係,這樣的一些東西。到奧巴馬時期,這個基調實際上也沒有改變。但是這一次,川普在報告裡頭,明確地就把中國、俄國作為美國的競爭對手。我看了一下這個報告的原文,他說美國的競爭對手之中有三股力量。哪三股力量呢?中國,俄國,流氓國家他點了兩個,伊朗和北韓,再就是聖戰的,國際聖戰分子這些人,這三股力量是美國未來國家安全、利益繁榮的一個挑戰者。在這個裡頭,中俄排第一,在中俄之間,中國又排在最前面,那麼毫無疑問,中國是當今美國的頭號的競爭力量、挑戰的力量。因此把中國現在擱在這樣一個位置上的話,很多人認為,這是這個報告的最大的一個亮點。所以我就是第一要你解答的,就是這個問題,為什麼川普會把中國放在這樣一個位置上?

陳小平(左)和顧為群(右)。

第一次把中國列為競爭對手

顧:謝謝!首先我想用幾分鐘時間把這個NSS(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就是《國家安全戰略》的背景,向咱們的觀眾稍微做一個介紹。這個最早呢,是1986年根據美國國會的兩個議員,一個叫做Goldwater,還有一個叫Nichols,他們兩個人提出了一個國防重組法律。後來國會批准以後,就實施了,要求美國行政當局一年一次向美國國會提出一個《國家安全戰略》,供議員們審議,因為美國議員代表美國人民,要監督美國行政當局是不是在根據人民的意願,在制定各種各樣的政策。

那麼順便說一句,自從那個第一個戰略,當時是里根制定出來的,提出了之後,在86年提出了之後,91年蘇聯就解體了,所以當時那個戰略主要是針對美國的在國際上的主要的競爭對手。那麼在那之後,大概各屆政府一年提出一個。然後在最近一些年中,大概是幾年提出一個。有時候就是提的頻率越來越低,都有的。那麼最近川普提出的《國家安全戰略》(NSS)是最新的一個。

那麼它一般地來講,每一屆行政當局提出一個NSS,它的主要目的有這麼幾重。第一是試圖說服國會,並向國會提供一些理由,說明我們為什麼要提出某種水平的軍費、某種水平的外交的這個撥款,等等撥款,主要是和國家安全有關的。第二,再試圖通過這個過程,試圖使行政當局內部,比如說國防部、國務院、國團經部等等之間形成一種共識,就是我們現在面臨的主要的外部環境中的威脅都是什麼,那麼通過制定這個戰略過程,也使大家形成共識。還有,就給美國的對手發出一個訊息,一個明確的信息,讓他們瞭解美國到底要做什麼。同時,也是給美國國內的利益攸關方和它自己的人民發出一個訊息,也是等於動員人民、教育人民的一個做法。

那麼為什麼這個中國……

陳:那我插一句,就是說,這個報告這個格式啊,你說到這個報告了,我正好翻了一下這個報告,它的用語都很簡單。第一個,我的大目標是什麼,然後我把這個大目標分成幾塊,是吧?那麼川普在這個報告裡面列了四大塊,那麼每一塊裡頭呢,我的這一塊的目標是什麼,我的優先、我的小目標是什麼東西,我的行動計劃是什麼,我的優先計劃是什麼,它每一塊都好像有一個標準的格式,很八股文的這種感覺,是不是?

顧:是的。他寫任何報告,包括NSS,和在NSS底下的,比如說國家軍事戰略呀,還有四年一度的國防戰略的修正啊,這些都是一些最主要的美國的國家安全文件,它的格式都是差不多的。但是這個文件呢,說層次應該是最高的。而且如果你說美國要有國家大戰略的話,你要尋找的話,那麼這就是美國的大戰略。

陳:哦,這就是大戰略!

顧:這就是美國的大戰略。所有的其他的,包括軍事戰略,還有其他的,國防的這個配置啊,亂七八糟的,這些都是屬於大戰略下面的一些具體的戰略。

陳:子戰略。

顧:來執行的戰略。那麼關於為什麼這個大戰略,就是這一次川普提出的,一個最主要的變化,就是在過去,可以說30年,從里根開始,第一次把中國作為了美國在全世界的最主要的競爭對手,把它的,原來美國,大家都知道,一直是把前蘇聯看作主要競爭對手。那麼第一個里根提出的戰略,86年提出以後,1991年蘇聯就消亡了。消亡了以後,然後後來面臨,就美國在世界上面臨的,出現了很多恐怖主義的問題,等等,那麼美國就逐漸把恐怖主義作為最大的安全威脅。然後要採取比如說先發制人的打擊、單邊主義呀什麼,這都是布什提出來的那些戰略。然後奧巴馬後來就提出的這個亞太再平衡,還有這個TPP,還有再,也就是亞洲太平洋的自由經濟區的組建,還有大西洋的投資、貿易合作。然後始終呢,他們一系列的NSS,都是把希望中國變得更加強大……

陳:哈哈,把中國變得更強大!

顧:對!幾十年中一直用的措辭,就是希望建造一個更加強大的中國。然後後來呢,隨著中國變得比較強了以後,這個字的使用的頻率就變得越來越少。到現在,第一次把中國變成了一個主要的競爭對手。

美國安全戰略報告封面。

中國夢的雄心

那麼我想,為什麼川普有這麼大的變化呢?有,就是說,首先就是全世界的恐怖主義,現在各地方的活動,已經處於一個比較可控的狀態。ISS被摧毀了,雖然它有散兵游勇,分散到各個國家去,這個問題仍然是個威脅,但是這個首要的矛盾已經發生了變化。

那麼首要矛盾,現在前蘇聯也消失了,它的生產總值是全世界上,國民生產總值大概1萬多億,不到2萬億美元,而中國現在它的國民生產總值大概11萬億美元,美國18萬億美元,就是,而且,中國的政治制度和美國的政治制度有天壤之別,差得很大很大!美國是主權在民,一人一票,民主政府,三權分立,言論自由,結社、集會都是自由的,宗教自由。中國這個制度,大家都知道,一黨專制。而且根據最近的一些著名的人士,像郭文貴先生這樣的爆料,我們越來越認識到一個新的現象,而且這個現象是很多其他的,很多學者呀,美國政府呀,包括中國自己的學者和老百姓,以前都沒有意識到的。也就是說,中國這個政權,它從最高層來講,日趨地發展出來一個制度化的黑手黨的體制。

陳:制度化的黑手黨的體制!

顧:我覺得。

陳:這是你的概念?

顧:這個我概括的,也有其他人也同意。就是它的這個,是在共產黨的最高層次的若干的家族之間,形成一定的利益平衡。你這個家族可以分割哪些經濟板塊、哪些經濟部門,我這個家族分割哪些經濟板塊,咱們大家互補、互相支持,而且都形成了一個共同的對於國家權力的攫取,等於把整個的政府私有化了,變成了這幾個家族的一個資源。而且同時,他們不受任何法律的限制,包括他們自己制定的無數的法律,他們都是在法上來運作的,而且是運作方式也越來越黑社會化。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這麼一個情況,所以中美兩國之間的制度的差別顯得越來越大。

還有呢,就是中國軍力的快速發展。這個,最近有一個情況,就是中國的航空母艦的發展。美國,大家都知道,現在有10艘航空母艦,有可能要建11艘,在服役,然後最後有可能要12艘,這都沒有定了。但是中國打算發展多少個航空母艦,你聽說過嗎?

陳:我是聽說現在在建新的一艘啊,再加上一個從人家那買來的二手貨,遼寧艦,就是這兩個。

顧:Okay。根據漢和防務通訊,就是加拿大的那個研究所,他們發表的一個資料,2014年他們發表的一個數字,是中國打算建10艘航空母艦。實際上,你看出它這個數字呢,就是打算在美國,在全世界,跟美國在海上進行一場角逐。而且根據我認識的美國學界的一些學者,他們說,實際上美國已經瞭解中國這個計劃。他們要建10艘航空母艦,而且打算在2020年底,也就是三年之後,就會有5艘航空母艦下海,要不已經可以有了作戰能力,要不就是在海上測試。

另外有人說,中國的艦隊建設的海軍軍艦下海的速度,就像下餃子的速度一樣的,包括驅逐艦、護衛艦、潛艇,導彈發展也非常快,而且現在發展什麼量子保密的一些系統啊,還有一些激光武器,都發展非常之快,無人機呀,所以這個呢,顯而易見的,就是說中國它的雄心啊,現在隨著快速的工業化的發展,變得越來越大。

中國試圖,他們內部肯定已經制定了計劃,要在全世界取代美國的這樣一個地位,從所謂美國維持下的和平,就是二戰以後形成的,叫做pax americana,變成為pax sinica,也就是說,變成中國維持下的和平。而中國現在又是一個非民主的制度,所以如果一個非民主的制度,在世界上來維持所謂的世界和平的話,那麼實際上對於自由國家、自由世界、民主國家人民,以及對那些試圖建立民主國家的、所有國家的這些人民,實際上都是一種重大的挑戰,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是構成了很大的威脅。所以這是川普當局的一個新的認定。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