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打包談判”的結局如何?

 

陳小平、吳國光

【《明鏡月刊》編者按:在2017年10月25日的《中共十九大》第42期裡,明鏡集團執行主編陳小平和來賓吳國光教授解析十九大後,習近平成功破除接班人制度,中國政局將走向何方。本刊經授權發表其文字整理稿。】


反腐應該會緩和下來

這個我想呢,進行意識形態偉大鬥爭,如果就是剛才講的,這樣一個不允許任何不同意見存在,這個偉大鬥爭呢,我想是一個,到底遇到什麼情況,我不知道,這個很可能是會展開的。這個也許,我想就是今後五年的意識形態鬥爭的一個主旋律。

那麼再一個就是……這個今天早上起得太早了,腦子都不起作用了!剛才你問的……

陳:反腐的問題。

吳:對,反腐的問題。我想反腐呢,如果要是繼續像前五年那樣,那個弦繃得特別地緊,這個當然了,叫做“強弩之末勢不能穿魯縞者”,這個呢,就是不可能有一個子彈是永遠飛下去的。那麼到底反腐這樣一個東西,它的下一步的勢頭還會什麼樣子,我在某種程度上贊同何老闆的這個判斷,就是反腐應該會緩和下來。但是我想,對於當局的這樣一個,口頭上來講也好,那麼它的這個姿態也好,那麼它的一些、某些措施也好,應該不會放鬆。也可以講,打大老虎,因為這次習近平在權力鬥爭中已經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那麼打大老虎呢,可能不再會像前五年那樣,那麼大規模。如果我們想像,現在的這樣一個中央委員會,到五年以後,又有大約10幾個、20個中央委員被作為腐敗分子搞出來,那麼我們也很難講,習近平你十九大,你自己組織的中央委員會,怎麼還搞進這麼多腐敗分子?他自己也很難自己,向,也很難交代!所以打大老虎這樣一個態勢,可能會緩和下來。

但是我覺得,他們應該對於中下層這樣一個官員的反腐敗呢,應該會進一步深入下去。要不然的話,他這個反腐一旦放鬆,很可能腐敗大面積反彈,這個官民矛盾會進一步激化。我相信習近平應該是看到了這樣一個危險所在。其實呢,你不能講習近平他對治理中國沒有一些宏大的想法。剛才講中國夢,是一個很宏大的想法。那他也有一些具體的抓手。你們何老闆講到扶貧這個問題,我看他是,確實是我黨的編外常委,他應該列席常委會吧?

陳:呵呵,他不是,他不是編外的。他是觀察者。

吳:因為這個,習近平到了昨天晚上,就是北京的時間——我們的時間昨天晚上了,就是中國的10月25號上午,那麼他在會見記者的時候,也專門講到這個,就是到2020年全面小康。那麼全面小康呢,實際上他,重點實際上就是要精準扶貧,使現在仍然處於貧困線以下的那些民眾脫離貧困。那麼這個東西就是,你可以看到,就是說,他抓住了中國發展中一個非常要害的問題!不是滿足於一般地講說,發展要平衡啊,要科學發展啊,那麼他是抓住了一個要害問題。那就是說,中國既然都已經發展到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那麼40年的這樣一個高速經濟發展,那麼還有這麼大的一個群體處在絕對貧困線以下,那他抓住了這個要害問題。

那麼我想,他是能夠抓住其要害問題,那麼下一步呢,我想一個就是要看,整個這個體制,它的這樣一個信息反饋和處理能力。這是我以前講的,當你高度集權以後,當你這個個人的威望、個人的權力能夠把下邊籠罩住,下邊都開始對你進行個人崇拜的這種情況下,那麼它的信息反饋的機制就會扭曲,那麼別人就不敢講。而且你又加強了意識形態鬥爭,不允許提出不同的意見,那麼這樣一些對於現實的一些負面東西的反映呢,可能就會,你可能知道的東西就可能和現實有脫節。那麼這個是一個所有的專制體制遇到的最大的難題,就是你根本不知道這個現實是什麼樣子。你可以沉浸在你所編織的美好的夢想當中,所以你可以看一個報告,講三個半小時,裡邊全都是美好的詞句,那麼這個和現實一對比,那麼這裡面就是另外一種現象。那麼這是第一個挑戰,就是信息的這樣一個機制。

 

貫徹的機制

那麼第二個機制,就實際上是一個貫徹的機制。不管你的政策多麼好,不管你的說法多麼美妙,那麼你在貫徹的這個過程當中,會做成一個什麼樣子?那麼專制體制呢,它有一個,另外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它這層層必須有權力的代理人。

這個和民主制度下不一樣。民主制度下,我們在本地選的這些市長,不是,在加拿大來講,就是首都渥太華,不是那個內閣的代理人。那個對美國來講,他們也不是白宮的代理人。那麼他們就是根據本地的這個實際,來處理本地的問題,回應本地民眾的要求。

那麼在專制體制下,這個權力是自上而下的,那麼每一個下一層都是上一層在本地的代理人。那麼特別是中國這樣一個面積巨大、人口眾多、情況複雜的大國,那麼它的代理的層次是非常多的。那麼從北京到省市,從省市到地市,從地市到縣,再到下面鄉鎮,再到下面村裡,再到下面每一個小單位,那至少有五層代理機構。那麼每一層代理機構,如果是完全按照上面講的來去做,那麼就會不符合本地實際;如果不按照上面講的去做,那就會自行其是,產生很多這種變數,產生很多腐敗,產生很多——當然前一種也會產生腐敗啊。那這樣呢,就是說,因為高層肯定是要求你不腐敗的,那麼下邊一旦有很大的變數呢,那腐敗的空間就更大。

所以它的這個貫徹能力呢,你可以說很強。當上邊盯住這件事情的時候,一票否決的時候,大家可能就乖乖的,不得不這麼做一下子。但是當你上邊的這樣一個盯住的這個勁兒稍微一鬆,那麼下面馬上就是另外一套。那麼即使你盯得最緊,下面都完全一步一句地按照你的幹,那麼他也就脫離了本地實際。所以專制體制,它的信息的這樣一個自下而上的反饋,和權力貫徹的這樣一個自上而下的扭曲,這兩個東西,我想才是中國發展所面臨的最大的挑戰,也是習近平,你想實現中國夢也好,你想開闢新時代也好,那所要面臨的最大的挑戰。

陳:好啊,感謝吳教授,今天高大上也談了,細節問題也點了。您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您對習近平打包談判實現集權夢,你給了85分。扣了15分呢,就是常委這個新班子,他沒有全贏,他失了15分。具體來說呢,在打破陳規方面,你認為他成功地建立了一個習家局、習氏政治局,為未來的二十大鋪墊了決策基礎。另外,廢除了一個接班人體制,為習近平先生延長自己的任期增加了空間。那麼最後一段你談到,就是習近平等等等等等的什麼路線入黨章,這個呢,為二十大延長自己的政治生命鋪墊了思想基礎。所以說,那麼你對習近平的批評就是說,他在把握中國的方向方面,他缺乏一種新思維,基本上重複的是老調,沒有看到中國的真實的問題。這是您對他的一個批評。希望習近平先生能聽到您對他的批評。

另外,吳教授,最近就是你的那個黨代會的書啊,英文版的書出來以後呢,你的中文版我昨天看也出來了。我們導播可以把它……

習近平的中國夢要如何貫徹?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