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的三個決定性的勝利

陳小平、吳國光

【《明鏡月刊》編者按:在2017年10月25日的《中共十九大》第42期裡,明鏡集團執行主編陳小平和來賓吳國光教授解析十九大後,習近平成功破除接班人制度,中國政局將走向何方。本刊經授權發表其文字整理稿。】


三個決定性的勝利

那麼我想這次栗戰書到了人大,那麼我想主導修改憲法,也許把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兩屆任期拿掉,也許把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主席”這個頭銜,像以前北京的一些,包括吳思先生在內的一些自由派的學者都講,那麼有可能把它換成總統。那麼換一個名目,兩個名目都換,黨的總書記換成黨的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換成中華人民共和國總統,然後習近平那個時候呢,把過去的兩個位置幹了10年都不幹了,現在就要幹新的位置,那就是黨的主席和國家總統,再幹幾年。我想在那個時候,他打破這個規矩的可能性是非常地大。那麼七上八下這樣一個完全不成文,只是在最近兩三屆才形成的這樣一個慣例,對他來講,應該是不難打破的。所以我想,他在宣稱開闢了一個新時代,我想可能在這個意義上,就他的這樣一個權力的集中和他的這樣一個延長任期,可能到20年至少,那麼這個應該是,在這個意義上,他確實開闢了他自己的新時代。

陳: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說習近平執政要到2030年,大體上附和您啊,就是二十大他改主席,再去改這個黨主席,再去改這個國家主席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總統,這樣一個思路。這樣的話,原來的任期都不算,重新算,算來算去,就能到2030年了。另外一個,就是人們覺得,普遍認為,基本上是普遍認為,就是習近平廢這個接班人體制啊,就是為了他在以後贏得一個時間。這個時間幹嘛呢,就是要延長他的政治任期。這是一個、兩個,普遍的一個分析。

現在我們就回到您9月5號接受我採訪時提到的這個打包談判,這個概念啊,就是你說,習近平先生在十九大他的這個戰略呢,是把所有的成規,要廢掉的成規,作為一個大的包,拿出來跟有關方面的人去談判,那麼這裡頭分輕重緩急。從現在來看的話,我想你對你這個打包談判做一個綜述。這個談判,他哪些東西是輕重緩急的?哪些東西放在他的日程的後面?剛才已經提到了一下,只是我想對你這個打包理論再做一個綜述。46:00

吳:這個打包理論是陳博士給我總結的,這個發言權歸你。實際上我是講,任何的談判,它在客觀上都畢竟是一個一攬子的,因為什麼呢,因為如果你參加過商業談判也好,包括日常的其實很多的談判都是這樣。當你提這個東西,對方不願意接受的話,對方可能就會提出另外一個東西,那麼最後這個所有的東西呢,他在另外一個地方提出要求的時候,他必定在這幾個方面讓步。這個我看呢,習近平這一次他的總體的談判是取得了很大的勝利。

那可以總結一下剛才的這樣一個、這些比較囉哩囉嗦的說法,就是說,他的第一優先,就是組成了一個對他有優勢的這樣一個政治局。那麼這個政治局,因為可以決定二十大的這樣一個政治局常委的組成,所以我想習近平呢,雖然這一次對於完成他個人集權邁出了決定性的一步,但是很可能二十大對他來說更關鍵,因為那個時候他可能要打破的成規也是非常大,就是這次他是甚至沒有能力打破的,那就是延長任期,超過10年,把頭銜從總書記換成主席,那麼要是完全完成他個人的時代,那麼這個時候政治局的組成,對於走向這一步,是非常關鍵的。

那麼他第二個最大的收穫,就是廢除了接班人。政治局的常委會的組成呢,沒有年輕人在裡面,那麼這個為實現二十大這個目標已經鋪平了道路。

那麼第三個,就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進了中共黨章,那麼這個使他個人的這樣一個,在黨內,至少象徵性的這樣一個地位,那麼是比肩毛澤東和鄧小平,那麼這個為他在二十大走那一步準備了一個思想的基礎。也可以說,他這樣一個,從權力的基礎,就是政治局的組成;那麼他的這樣一個程序的準備,就是政治局常委會沒有下一代接班人出現;那麼還有思想上的準備,就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進了黨章。那麼完成了這三個準備,在二十大上他將完成進一步的集權,就是剛才講的那樣一個途徑。

我想這就是他在這一次的一攬子談判當中,如果說另外的派系,或者是非習近平的這樣一個嫡系,抵制了比如說王岐山,或者說,我們不知道習近平到底是支持不支持王岐山了,或者是抵制了其他的,比如說政治局常委會組成,習近平也許比如說,也想搞一個,蔡奇、陳敏爾都進來,老的都不幹了,那麼他們成功地抵制了這個東西。但是習近平已經得了剛才這三個東西了,我想是他決定性的勝利。

陸克文

不指望習走上民主

陳:好啊,他贏得了三個決定性的勝利,大體上可以說,就是您認同,就是說,他這次大會集權成功,這個目標已經實現了。可以這樣說嗎?

吳:我想是可以這麼說。我剛才講了,85分。

陳:85分!就是政治局常委那丟了15分。謝謝!下一個問題我就想問,大權在握之後,習近平要幹什麼的問題。正好這一次呢,他搞了一個三個多小時的報告。把那個老頭們都憋壞了,因為尿不濕要把會議堅持下去,還有被從會場上抬下去的,還有朱鎔基面無表情,等等,這都是插曲。就是說,關於習近平這個報告啊,他要給出他的對當下中國問題的診斷,開出未來問題的一個處方,那麼您認為在這些方面,習近平先生有什麼值得圈、值得點的東西呢?

吳: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我想也是一個很好的結束我們討論的問題。提出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那麼隱含著,就是這一次十九大就開闢了一個新時代。那麼他對新時代這樣一個闡述,就是說,人民群眾美好生活願望和發展不平衡、不充分之間的矛盾。我個人想啊,這個問題可以從這樣兩個層面來分析。第一個層面就是說,那麼十九大,我們剛才講的都是精英政治內部的這樣一個遊戲,或者叫做博弈,那麼基本上就是權力再分配的問題。那麼十九大對於整個中國的民眾、中國的發展有多大的意義呢?我想,這個要從這個層面,要看新時代這套思想到底有沒有提出新東西。這是一個層面。再一個層面,就是從文本上、理論上來分析他的這個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內涵。

那麼我覺得在第一個層面上呢,看不出來有什麼新東西。這個,最近這五年吧,一直不斷地都有人講說,習近平要做什麼,還看不清楚,要再看一看。那麼有的人是說,他集中了權力以後,可能會石破天驚,那麼把中國帶向一個自由民主的道路。也有人會說,就是說,他可能就是走一個毛澤東的道路,那麼最後呢,是一個高層獨裁。

其實我個人的看法呢,就是不要說經過了過去五年的發展,那麼就是可以講,就是在習近平上台之初,習近平在還沒有上台的時候,實際上也已經看得很清楚了。那就是說,中國自從1989年以後,不管是這樣的一個發展的模式也好,發展的道路也好,那麼現在的中共領導層,對此我就是講,十八大之前那個時候,和下一步中共的領導層,都不會否定這個東西,因為他們呢,我多次講過,就是說,他們所取得的成功,是他們在1989年自己也沒有想到的。

在1989年、1990年,全球共產主義垮台的這樣一個浪潮下,那麼西方的一些樂觀的人士甚至宣稱,西方的制度,民主也好,資本主義也好,已經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那麼人類歷史上再也沒有東西和他們競爭了,就是所謂歷史的終結。那麼在這樣一個情況下,那麼中國不僅堅持了它的共產黨集權的這一套制度,而且取得了這樣巨大的經濟成就,所以中國共產黨的這樣,自從89以後的這些領導人,他們沒有理由要改弦易轍,他們就是會按照那個路子走下去。當然,這裡邊會有正常的調整,比如說,胡錦濤上台以後,就更注重所謂科學發展,也就是說,使得發展更平衡一些。

所以我覺得,在這個意義上,就是習近平的政策,習近平的這樣一些,未來要如何治理中國,這個不僅在他過去的五年當中已經有充分地展示,而且在後89,一直到現在,將近30年的時間當中,也已經有了充分的演示,不需要再去做什麼預判了。我不相信他會改弦易轍,就是說忽然走上了這個民主化的道路。這個其實呢,每一屆中國共產黨的代表大會,自1989年以來,都不斷地在那裡強調,舉什麼旗,走什麼路。這個他們已經講得很清楚了,但是外界就是不相信他們。可能是因為這個黨的宣傳機器講的話,總是沒有人相信,大家不認真看待。這是一個,從政策層面。

如果中共前任的國家主席未走向民主,習近平當然也不會走向這條路。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