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已經是過去時了

習近平十九大實現集權夢,“打包談判”結局又如何?

陳小平、吳國光

【《明鏡月刊》編者按:在2017年10月25日的《中共十九大》第42期裡,明鏡集團執行主編陳小平和來賓吳國光教授解析十九大後,習近平成功破除接班人制度,中國政局將走向何方。本刊經授權發表其文字整理稿。】

陳:各位觀眾,早上好!今天是10月25號紐約時間11點,我們準時跟大家見面了。昨天晚上,等於是今天早上做節目做到一兩點,那網友就問我,陳小平你今天上午11點還會不會做節目?我說當然會了,都已經說出去了啊,而且這個節目還比較重要,我們請到的是吳國光教授,今天來談十九大。現在我們先把吳教授請進來。導播?吳教授,你好!

吳:小平,辛苦了!這兩天很辛苦!

陳:我辛苦了,你看我憔悴沒有?還可以吧?

吳:我看不到你的鏡頭!

陳:辛苦啊,也值得!因為這趕集嘛,是不是?就是新聞屆人趕集嘛,我們趕上了十九大這個事情,所以我們做了很多的節目。您這個節目今天大概是,我們的《中共十九大》專題已經做了40期了,所以說您呢,9月5號,您上過一次我們的節目,我記憶深刻。這是您第二次上我們的節目,談十九大。當時何頻先生說,哎,小平,你去找這個老吳來講,要他天天來講!我說人家哪有空天天講啊,真是的,但是老吳說等十九大結束以後我們再講一次。所以說我們這個約定啊,早就約好了。昨天正好新時代、新常委、新班子、新政治局全出來了,我估計你也看到了。

吳:看到了!

陳:您是參加過中共的原來的黨代會的籌備,也系統地在研究中共的黨代會,所以說在9月5號的時候,您也說了,十九大應該有一些新特點,所以我現在先請你來說說,這一次會議有些什麼新特點。

陳小平(左)和吳國光。

十九大新特點

吳:我想如果用一句話來概括的話,這個中共的十九大應該是,自從十四大以後到現在,那麼成功地改變了自那以後這樣一個精英層的、中共領導層的遊戲規則的這麼一個大會。也可以說是習近平在過去五年的這樣一個集權的努力呢,得到了中共的領導階層的,給他一個合法化的授權的這樣一個大會。所以我想這個大會的基本的意義,應該就是說,我們上次講,習近平和陳規之間了,就是說他和既有的這樣一些規矩之間做的鬥爭,那麼應該說這次呢,我看他是獲得了勝利的這麼一個大會。

當然,我想這句話要解釋一下,就是說,一個,我講的就是,我以前是用精英這個詞,我知道很多觀眾不太喜歡這個用法,但是我有時候還是會這麼用,比較準確一點。那有時候用統治階層這個詞,那就是說,實際上這個是一個統治階層內部的權力分配。那麼這次這個十九大,不僅完成了再次的這樣一個權力分配,而且把這個權力分配的規矩,就是十四大以來形成的一系列的規矩,有很多地打破,這是第一個層面。那麼第二個層面就是說,它可能在政策意義上,我個人看不出有很大的意義。也就是說,在統治階級和整個的社會大眾之間,那麼這個大會有多大的意義呢,我想現在還不太能看得出來。當然,就像習近平所宣稱的,就是說現在進入了一個新時代,那麼這個新時代到底是什麼樣的時代?我想我們過一會兒可以分析這個東西。我現在的結論就是說,看不太出來!

陳:好啊,這個等於是十四大以來的成規,習近平先生做了很大的突破。也相當於就是說,我們的老何最近啊,在暨提出中國病毒之後,又提出了一個政治機器人,那等於是習近平十九大大戰機器人,把機器人打得哭爹叫娘的,基本上是這種情況。所以說習近平這一次,你這個十四大以來成規的突破,這個東西呢,我覺得評價應該很不低呀!

這個十九大,兩個看點。第一個看點就是他念了三個半小時的報告。那個報告呢,從你剛才說了,這個東西看不出啥東西出來,因此他的亮點主要是在對規矩的破壞方面,建議看看他在規矩的破壞方面。所以下一個問題,我想問打破成規的方面,也就是說,在十九大,他贏面主要體現在哪些方面?你能不能給我們的觀眾做一個介紹?

吳:我想,基本上是有這麼幾個方面吧。第一,就是打破了在提拔新的領導層人員的過程當中,遵循的派系平衡這樣的一個原則,所以這個成規的打破,使得習近平取得了在十九大上最大的成就,那麼這個就是現任的中央政治局。那麼比上一任的中央政治局,相比來講我們可以看到,上一任的中央政治局只有10人留任。那麼新加入的15個人當中,應該說有10個人是色彩非常明顯的、習近平的親信。那麼另外5個人呢,至少有兩個人是已經,這兩年非常高調地吹捧習近平也好,搞個人崇拜也好,那麼雖然是過去別的派系色彩比較明顯,但是通過這個途徑,已經向習近平輸誠。那麼另外3個人呢,可能就是,我想和習近平的工作關係應該也不錯。那麼這個可以看到,就是說,在新進的15個人當中,基本上看不到其他派系的,頂多有1個、2個或者3個其他派系的人員進來,那麼這個和過去長期以來中共高層遵循這樣一個新進人員派系平衡、各方均攤利益的遊戲規則,是大大的不同了。

那麼這個規則呢,當然也和“七上八下”有關係。我們看到,在我上次咱們做節目的時候也講到,在七上八下當中,可能在“七上”這一點上,是習近平要著重打破的,那麼就是年齡不到68歲,按照習近平的意思,也要讓他下去。我當時點了4個人的名字,那麼這次看呢——我當時說可能全部是做不到的,那麼至少1個,甚至可能2個、3個,那麼這次看呢,是3個人,就是李源潮、張春賢和劉奇葆。那麼3個不到年齡,都沒有進入政治局。李源潮是連中央委員會都沒有進入。只有孫春蘭一個人,我上次點到他,她留任了。所以這個呢,就是習近平把“八下”這個規矩,他這次可能有某種程度的強化,這個我們一會兒可以具體談。但是七上這一點呢,他就是講,你如果是不到年齡,但是也可以退休。這個我想是他取得政治局組成上這樣一個順手班子的重要因素之一吧。

習近平在十九大上大獲全勝。

習近平的親信

陳:剛才你提到了幾個。政治局人員的組成,你說10個人留,15個人新,10個人色彩重,另外5個人中有2個華麗轉身挺習近平,原來的派系色彩看不出來。你能把這10個人和這2個人分別地點一下嗎?

吳:可能需要一個單子啊!其實習近平的10個親信,我想很明確了。丁薛祥,現在的習辦主任嘛,馬上就要接中辦主任。陳希,習近平大學的同班、同屋的同學,同宿舍的同學,中組部常務副部長,應該是接中組部的。黃坤明,這個是從福建到浙江,那麼一路,不是完全跟隨習近平,但是到了浙江以後,當然就和習近平的關係非常好。習近平上任後,馬上把他提到中宣部,當常務副部長。那這個,也進了書記處,應該是接中宣部部長的。那就是北京蔡奇,重慶陳敏爾,這個不用講。然後是李希,這個是原來在陝西,他是陝西老鄉了,而且是李希呢,是在習仲勳搞兩當起義的地方開始做地方領導人,非常重視習仲勳的革命遺產,那麼得到習的信任。李強,這個是,原來也是浙江的,現在的江蘇省委書記。這就是7個了吧。

然後就是劉鶴,這個當然是,就是那個對習近平非常重要的人,這是習近平自己講的,那麼經濟上的重要的智囊。再一個就是張又俠,那軍隊的,這個是過去習仲勳的老戰友的孩子,那麼其實聽說習近平一進中央就想提拔他,他的年齡呢,他是50年出生的,但是像這次也卡了個邊。還有誰呀,我剛才講到的,可能基本上已經有10個人了吧?

陳:還有2個,你說是原來不隨他的,後來……

吳:2個就是,一個就是天津的李鴻忠,一個就是新疆的陳全國。那麼這2個人過去的派系色彩呢,應該不是和習近平有非常密切的關聯,那麼但是他們,特別是被提拔擔任現任職務之後,都是非常高調地讚揚習近平的,所以我想他們就是說,已經非常徹底地向習近平輸誠了。那麼還有另外3個人……

噢,剛才沒有講到的一個人,就是人大的王晨。那麼王晨和習近平的淵源應該也蠻深。他雖然沒有在地方上和習近平一起工作過,但是一個是,據說當初在陝北的時候,這個好像,是不是何老總已經講過這個故事了,我就不必重複了。但是我就是說呢,就是王晨曾經在習近平當浙江省委書記的時候,王晨當時在《人民日報》或者是國務院新聞辦工作,那麼曾經帶領中央的一個什麼考察組到浙江去考察。王晨當時在杭州待了可能五天或者七天,據說是習近平每天早上都陪他吃早飯,而且習近平跟王晨講,哎呀,在陝北的時候,我就很知道你了。那時候王晨應該是知青當中樹的一個標兵。所以這兩個人淵源呢,我想至少是從陝北時代就有,那麼後來當然就變得更密切了。當初王晨去人大當人大副主任兼秘書長的時候,這個北京就有傳言,說習近平對王晨講,說王晨啊,你到人大去給我看攤兒去!那麼這個就是說,他就把王晨視為他的親信,那麼到人大去,包括張德江,包括這些當時的第二把手、政治局委員李建國,那麼他們這些人的舉動呢,都在王晨的掌握之中,實際上王晨就是習近平派在這裡的最重要的一個人物。那麼這次他獲得提拔,也是情理之中,那麼這也是習的親信。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