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資本正在腐蝕美國

陳小平 周鋒鎖


【《明鏡月刊》編者按:在2017年8月16日《法治與社會》第54期直播節目裡,明鏡新聞執行編輯陳小平和中國人權問責中心周鋒鎖探討更多海航的內幕。本刊經授權發表記者所整理的對談文稿。】

人權問責中心的六點要求

陳:我想問一下,你們在公開信裡頭一共提了六點要求,你能給大家介紹一下這六點要求是什麼內容,為什麼要提這六點要求?

周:對,其實這六點要求很重要了。因為就是剛才我們講的,它是一個中國的國有企業,被這些少數家族私分、私吞以後,現在又擁有一般的民間企業不可能想像的這種特權,然後在國際上進行、執行的又是這種特殊的使命,無論是它的並購還是慈航這些,所以我們必須要調查清楚它背後的這些,一個是它的腐敗,還有一個,它背後這種特殊使命這些。那麼在這些被清楚之前,我們不可能容許它再發展。比方這裡面有兩個方面。一方面就是海航本身作為一個海外並購的機器,它不會停止的,那麼我們要求美國國會停止在這方面的任何的它將來的活動。還有一個就是慈航本身,不容許慈航作為一個基金會在美國存在,這是最重要的。

那麼,各個方面了,就是其他,比如包括國會需要聽證。還有就是像他們註冊是在紐約,紐約州那個State department,New York State,在那裡註冊,那麼我們希望那裡禁止它。比方說它現在,就是有一個點就是說,它要有一個免稅這種帳號,我們這是萬萬不可以的!這樣的一個黑暗的組織,就是它帶有特殊使命的,不可能容許它在美國像一個一般的NGO一樣去運作。所以這些方面,整體主要就是這個,各個方面的情況,都是希望有很多的相關部門,因為這是很大的一個操作,希望很多相關部門都能夠進來,把它的方方面面都曝光。

陳:公開信是一個,涉及到的問題和你們的建議,是非常專業的問題,要非常小心嚴謹地去求證、去分析。你們打交道的將會是美國政府、美國國會,這樣的話,你們做這種工作要相當的仔細。我現在想問的一個問題就是,你們有多大的信心促成美國,國會也好啊,行政當局也好啊,甚至來自美國的司法當局,來滿足你們的這六點要求呢?

周:我這個還是很有信心的,因為美國畢竟是一個法制社會,那起碼就說,在我們這樣的表達民意這樣的這種強烈,是有這麼多詳細事實的情況下,那麼任何一個,比方說他們的主管部門,或者怎麼樣,它經手這些的時候,它必須考慮一下它的責任,它現在不能說它不知情。那麼對國會來講,我想也是非常重要,特別是一些關注中國人權的議員,他們對海航的問題也有興趣。特別像是這個馬可??魯比奧(Marco Antonio Rubio),他又是在這個商務委員會,就是他同時關注人權,他又是在商務委員會,這正好是一個關鍵的地方。就是一個國家洗錢,這樣的這種行為,這是前所未有的,可能不一定是現有法律能夠解決的一些問題,那也許將來可以通過這個產生一種特殊的立法,都有可能。

馬可·魯比奧

陳:OK,就是你們相當自信你們的這個結果!那麼我再問最後一個問題,就是你們這個公開信發表之後,下一步你們會採取一些什麼樣的行動,或者是說,你們會呼籲公眾有什麼樣的配合,等等,你能給大家在這方面說說嗎?

周:這個我其實一直在呼籲了,就是當看到貫君把30%的股份、180億美元捐到慈航的時候,我當時就說,我說這是明搶啊!這是國家資本主義明搶老百姓,那麼最大的受害人其實是中國的老百姓、納稅人。但是這180億呢,好像大家感覺不到,不是像這會兒一下子給你徵稅那麼簡單,但是這個錢肯定有一個地方來的,那這就是國有資產啊。那麼這是最重要的,就是在國內大家要讓更多的人知道這個事情。

那麼現在我們就可以看到,在現代這種國際貿易和全球金融的情況下,它基本上不會再像以前那樣小打小鬧,比方說來美國買個房子。我們都知道,比方說都是講這些貪官在美國有很多房子。那麼真正的大的資產,它不可能一個一個去買房子,或者一片一片買房子,它必須通過實體,就是很大的經濟實體,這樣整體的轉移,才能做得到。而現在中共,這海航就是第一個在進行這個事情。那麼在中國來講,這就是最大的受害人,就是中國的老百姓,所以中國的商人、律師這些知情的,要把這個事情傳播,那中國的普通老百姓應該去海航那裡抗議。比方說本來這個錢,那麼是怎麼樣從國有資產變成一些他們指定的這些實體,那麼最後這樣,這的確就是一個把老百姓的錢慢慢分的過程。你可以把180億贈給美國的基金會,為什麼不把這180億分給中國的老百姓,或者比方說海航的職工,以前,比方說,這些海南的人,對吧?這些就是可以提出來的,這些問題。

那麼我想這是現在最缺少的,就是國內的朋友對這個事情的關注和表達,因為這個就是說,如果像很經濟上的問題,如果說是民事的話,那麼就是說,就是直接受害者,那你必須去告他!你必須表示你是受了多大的損害才行。可惜的就是,這個我們在文章中間也提到,那現在因為海航的這種特殊地位,因為我們知道,就是只有最高層最高的那幾個人,可能操縱這個事情,所以絕大部分人不敢吭聲。無論你有多高的職位,多少錢,都不敢談這個事情。這正是現在需要捅破的一層,就是在國內,這個事情能夠廣泛地傳播,能夠有更多的民意的表達,甚至上街,或者要求他們,很簡單,其實就要求海航在國內解釋這樣的這種行為,對吧?解釋比方說貫君怎麼樣拿到,這個在國內都可以提問的。或者,就是比方說,海南航空公司這一部分,它是上市的,那麼海航的股東自己,他就有權利來詢問這有關的問題。像這些作為股東提問,這都是完全合法的,應該是受保護的,比較安全的這些,都可以,就說通過各個方面,在國內要有表達。

人權問責中心的公開信。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