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所作一切不是為了習近平

  陳小平 郭文貴

  【《明鏡月刊》編者按:在2017年7月17日《法治與社會》直播節目裡,明鏡新聞執行編輯陳小平和郭文貴探討更多中南海政局的內幕。本刊經授權發表記者所整理的對談文稿。】

  網友的建議

  陳小平:我們再回過來講更關鍵的問題,從查加州房子開始,就有常委給你喂料。那麼我印象之中,我對你有個看法,我先說一下,在這個地方的郭文貴比較道貌岸然,陽臺上做節目的郭文貴原形畢露,對吧?

  郭文貴:這詞用得特別好。

  陳小平:那個更像你,在那個上面的更像你。這地方因為很多我們到處接受採訪,你要裝斯文,有些東西你說的就不說了,有的事我不告訴你,給我來這個。但是你自己在做節目的時候,你透露過一點,就是你本來的思路,是順著追黃色視頻的方向去的,因為他們拍了你的啪啪啪的這個視頻之後,你很暴怒,我還記得我還給你推特上說,我說郭文貴有點失控。

  郭文貴:造假視頻。

  陳小平:你很暴怒,然後你就想用黃色視頻來反擊。後來今天你坐在這個地方,坐在你辦公室的時候,突然你說老領導來了個電話,說應該深挖盜國賊的這個金融黑洞,一下把你郭文貴戳醒了。這樣才會有717,你說要暴露今天更多的東西。我這個回憶沒有錯吧?

  郭文貴:沒有錯。

  陳小平:對,那麼一直有人說郭文貴不是一個人在戰鬥。今天我想你確實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中南海的常委給你喂王岐山在加州的料,包括地下室的料也許都是他們喂的,說明黨內一直有人在盯著王岐山,這是一個。另外一個北戴河也有人在等著,今天的材料去跟王岐山算帳,

  所以說有兩條線在等著你的這個快遞消息,是不是這樣?

  郭文貴:基本是正確的,還有一條線你沒說的,國際上。

  陳小平:國際上?

  郭文貴:這個事已經不是咱們中國人的事了。因為剛才看到的錢、房子,都是在美國的,

  而且歐洲的我們沒有爆,澳大利亞沒有爆。

  陳小平:國際上當然我現在我很有感觸,就是說我確確實實低估了就是國際審判的這個問題了。因為你做的很多的這些事情,沒有美國政府的介入是不可思議的。

  郭文貴:不可能的,絕不可能。

  陳小平:不可思議的,我現在感覺。你查那些帳號,我一再追問你什麼,我想調查公司是沒這個能力的,因為我每次給我的銀行打電話,它都不斷問我私密的信息,你要問的話,說一個字說錯它就關了。你根本就沒戲了。

  你自己跑到銀行去還重新設密碼,這是相當的難的。

  所以你能搞得這麼多東西,我知道你付了很多辛苦的勞動,但是反過頭來問哪個途徑最簡單?當然是美國政府直接拿著證件進去弄了,甚至於從法院拿到某種證件去調查這個事情,才有如此大的驚人的力量。所以我絲毫不懷疑,就是在某個意義上,你跟王岐山的這個鬥爭,在美國已經進入了法律領域,進入了法律領域。

  郭文貴:這是這是肯定的。

  陳小平:這是肯定的。

  郭文貴:他也知道。

  陳小平:他也知道?

  郭文貴:他也知道。

  陳小平:所以說王岐山先生現在把你視為對頭。開動全部馬力對你來進行攻擊,我想網友慢慢的也理解了,只是說你原來沒有把這些信息很真實的向網友去呈現,包括你要在美國真正的法律戰是,這條法律上,而不是所謂的潘石屹啊。什麼九家建築公司、環境...

  郭文貴:那個可以忽略不計。

  陳小平:那個官司跟這個完全忽略不計,真正的你這個,跟王岐山這個官司,和孫瑤這個官司比,那真的是九牛一毛。

  郭文貴:不算啥,啥都不是。

  陳小平:所以說這個東西你應該更關注,更多的披露。這是我對你的一個批評,我今天不問,你還不好意思說了,這個不好是吧?這個我要批評批評,再就是說你要說,說真的,即使你在這,你也要像在陽臺上那樣,你有優點,有缺點,你就給它展現出來。但是網友對你有批評,就是你有時候不應該對個人進行批評,什麼人生的缺陷之類的,痔瘡這東西儘量不要用,野獸、畜生也不要用,你看今天這樣說話就比較有分量。

  這是我轉告部分網友對你的批評,希望你能接受,你別老黑我,我從來沒黑你。但是網友對你的批評希望你能聽得見。

  

  陳小平向郭文貴提出網友的看法。

  郭文貴:非常感謝推友的批評,很感謝。我接著回答你剛才的問題,比如說在涼臺上和這個屋裡邊不一樣,也不是不一樣,是一樣的。因為我們現在在裡邊講話的時候,因為我們要嚴肅,就是我為什麼說……我們這個時候,我每次在辦公室我從來不穿休閑裝,幾乎沒有,我都是穿正裝上班。我員工也這樣,我說那是我們的戰場,你必須上戰場不能穿內褲上去,那就要穿盔甲,盔甲就是我們正裝是盔甲。正裝和休閑裝的區別在這。那麼那個時候說話就是你要嚴謹、嚴肅,認真,不能有太多個人的情緒在裡面。

  而是就事論事,那麼我在露臺上,我更多就試網絡,我講的不是叫爆料,我是生活中的一個真實的(我),就是我不用那麼嚴肅,我不是在戰場上,和大家一樣的文貴,這是我的一個狀態。但是那個上面我講的話和這都是一致的。標準都是一樣的,我的人品和道德都是一樣的,也不是胡說八道的,但是比如說後來激動,那是喝了酒了,還有鍛煉完以後,這個興奮,我每次鍛煉完超級興奮,得意就忘形。悲觀就失望,這是文貴的永遠的戒條。悲觀未失望,但有時候得意是忘了形,就有時候一興奮,就是跟網友誇兩句就有點嗨了,就上。

  我這人就不禁誇,一誇就蹬鼻子上臉這是從小的毛病,

  陳小平:我覺得你是不經批,一批就……

  郭文貴:我批還真沒事。我生活中就我們的團隊開會,各各批評我,我就說你們要批評我,批評我,你批評我我才能冷靜,我才不至於犯錯誤。那麼在這個涼臺上有推友誇我,我就高興,我覺得那不算嚴肅,那個我沒有聲明說,那個東西你要作為法律什麼的,這都是很嚴肅負責任的,那個也是負責任的,所以說那也是真實的我,這是人嘛。

  那麼另外一個就是剛才您談到的說,為什麼現在對這爆料老領導,是不是打電話?還有這一系列的這個變化,這都是戰略,這也是戰術,因為不管任何情況下,你比如現在海外這塊你低估了,那些小官司這都不……為啥我一再說,我們一定要這件事情經過一定的時間,實際上我們時間很短,半年,這半年時間就把中國這麼大事激發出來了。

  那你回顧過去中國的100年,那我們的效率太高了,發展太快了,所以從這點上來講,

  我們不能被任何的聲音和其他各方面所左右,失去了方向,因為我們是有目的的,不是亂來的,不是搞網紅,也不是搞這個名人節目,咱不在乎那個,所以我們這個計劃要跟著,

  我們大量今天坐在這兒的工作,都是很多團隊的調查,辛苦付出,冒出生命的危險,

  就像我說的一樣,我今天郭文貴的每一句話都是以我員工的失去自由,生命受到威脅,我員工家屬的眼淚,和鋪著一地的白髮,我家人的生命安全,我家人的白髮和我家人的生命自由,千億的資產,我個人的生命安危,來作為賭本,來在這塊開始的。

  所以說我這說每句話是要必須負責任的,沒有人像我這樣做的,那麼我的目的就是實現郭七條,剷除盜國賊,這是為什麼我昨天跟美國一個報社,我說我希望你們再去說到我的時候,不要再談,我對國家不為敵,我對這個民族不為敵,我對習主席不為敵,我是對著盜國賊們為敵。不管下一步發生什麼事情,這都是我的原則。不管任何情況下發生,都要記住這是郭文貴的原則。那麼同時就是剛才您說到這個,我中間受到這樣那樣影響的時候,

  受到這個影響,情緒變化,這也是正常,我是人。

  而且文貴的毛病缺漏比一般人多,我優點有多突出,我的缺點就有多麼的極端。

  還有一個,小平,你要看到,我是在一個極端的痛苦和壓力,挑戰生命威脅,

  還有一個,家人、同事給我帶來的壓力,國際上的合作夥伴,還有一個,我一個人挑戰著一個利益集團,你看到,這是多大的利益集團,這個壓力,這個感覺是我用語言根本無法形容的。

  就是這些人的利益,和這些人的權力和這些人的能力,跟文貴相比,這聽起來是絕不可能,絕不可能的結果,我肯定,我是人。我也有時候這種承受壓力這種有高有低的時候,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我保持我的心態不變形,目標不變形,理想不變形,這是非常非常關鍵的,所以在這過去當中,推友的批評對我的幫助極大的。我願意接受批評,特別是上次提到的那些,說人家那幾句很不好,我向所有的推友道歉,文貴該掌嘴。

  該掌嘴,我家人對我也很生氣,我對我也很失望,我也很難受的把我自己關上門。在屋裡喝了一瓶酒,懲罰自己。開玩笑,然後確實這幾天我也在思考,過去的這幾個月以來,爆料以來的點點滴滴,有些事確實是讓我自己很失望。但是目標逐漸在靠近,計劃在逐步實施,質量比我想像的高,敵人比我想像的凶險,但是比我想像的愚蠢的多,勝利是一定屬於我們的,謝謝大家。

  

  郭文貴感謝網友的支持。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