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的“簽證危機”始末

 

  陳小平 郭文貴

 

  【《明鏡月刊》編者按:在2017年7月17日《法治與社會》直播節目裡,明鏡新聞執行編輯陳小平和郭文貴探討更多中南海政局的內幕。本刊經授權發表記者所整理的對談文稿。】


  我的簽證絕對沒問題

  陳小平:反正就是作風問題吧,那麼對你來說呢?你可能就被他們頂上另外一個帽子,賣國賊。他們特別容易喜歡,也特別容易戴這個帽子。這個他們最想把我推到那一邊。曉波先生也被戴了這個帽子,對吧?

  那麼您呢,這個一旦說走出這一步,剛才美國方面談了這個東西,但他們可能給你定下為賣國賊,你有這種心理準備沒有?這是一個。

  還有一個,在今天採訪之前,我在twitter看到有一個人,就是說不管中國出多大的價錢,中國也把你弄不回去了,這個消息twitter上早就聽說過。不知道是有價值或者故意的情報泄漏還是什麼,我看到非常驚訝。正好星期六我去參加劉曉波先生的葬禮,追思會,在紐約的,來了幾個你的粉絲,他說你要問問郭先生,他的簽證,他的身分是不是有問題,我們非常擔心這個問題。

  郭文貴:謝謝,謝謝。

  陳小平:我說我有機會,我要幫你問這個問題。因為確確實實很多人擔心這個問題。擔心你被他們弄回去,那麼這個料還爆不爆,我們擔心這個問題。所以我順便把這幾個問題給你預估的,請你回答。

  郭文貴:謝謝小平,謝謝這幾個關心我的推友。他定不定我叛國賊,甚至賣國賊,就像他定我什麼啪啪啪硬不起來。後來堅如鐵硬如鋼三邪視頻一樣,都會成為他們犯罪和成為他們掩蓋犯罪轉移視線的手段。這一點不奇怪。基本上中國被定為叛國賣國的人都是民族國家英雄,那些真正拿了錢是天天在那塊兒像王岐山書記玩弄女人,搞變態的這些盜國賊們。他不定為賣國賊,叛國賊,他控制了國家,怎麼會叛國賊。所有有理想,不甘於現狀,不想當豬狗的,不當牛馬的人才會被他們定為盜國賊,賣國賊。盜國賊和賣國賊,最後是人民來說了算。

  不是他們說了算。我們早就有打算,從我站出來那天起,這些年我跟他們在一起,我太有感覺了。這些不奇怪,但是我認為他沒有理由,只能是造假。

  第二個關於我的護照身分問題,我再說一遍,我有十一國的護照身分,我有多個國家的護照是免簽的。我還持有到這個國家的外交護照,不管哪個身分,我在美國現在待下去,我是這裡的納稅人,我是這裡的居民,不存在那個問題。任何推友們不要再被這些人所操縱,它只是通過這個製造社會和周圍的恐懼,然後通過這個事情,讓很多人跟我之間保持距離。甚至遠離我,增加我的危險度,增加我的不可信任性,然後達到他們孤立我的目的,大家不要去聽這個。

  但是我非常感謝,現在美國人或者說英國人都搶我,還有其他幾個國家。說郭先生,你任何一分鐘只要你讓你的律師打電話,這些東西都給你準備好了。而且我家人好多都是美國身分,美國護照公民,我在這裡面本身就屬於美國家屬。所以說這個問題,你看到他們的謊言和他們的利用情報,欺騙民心的一系列拙劣的伎倆。你能看出來他們配治國嗎?他們能給這14億的人民帶來安全和未來嗎?他有資格帶領咱們走向我們的未來嗎?都是不配的,所以從這個事更能看出他們的庸俗和低級。

  陳小平(笑):庸俗和低級。對,因為我記得他們搞了一個類似這樣一個,你的簽證有危機的一個視頻,一個錄音文件。

  郭文貴:全是編的,完全是胡說八道。

  陳小平:但是你現在知名以後,推特上冒充你的名字的,有的是。YouTube上跟你的名字有相像的,有的是。所以很多時候網友不太清楚。

  郭文貴:這就是你剛才說的還錄了什麼北京訪問,11個不知道郭文貴的,很簡單的道理,

  他不知道郭文貴,你幹嘛那麼怕郭文貴呀?不知道郭文貴,你搞的中央電視臺前所未有對付郭文貴。你不知道郭文貴,你怕啥郭文貴?那麼多的一個國家警察派出幾百人到海外暗殺,威脅,封帳號,查資產,妖魔化郭文貴,你幹嗎呀?這不恰恰說明了他們的恐懼? 既然郭文貴簽證有問題了,很快就回去了,你幹嘛那麼緊張?所以說他們這個說話的謊言,連農村那個,咱們老家的罵架的農夫的水平都沒有。就是前後的邏輯都不對,而且完全是掩耳盜鈴,這就是什麼,你一定要這個簡單的現象裡面帶出了大問題了。

  就他們以這種謊言治國,以騙治國,以警治國,以黑治國的本來面目,這是他的本質,你一定要看到,包括現在黑你的手機,黑我的手機,你用這種下三爛,流氓的手段,我們都不會做的事情,一秒鐘打一次,你說這能代表什麼,能有什麼意思?然後到我朋友那兒說我的壞話,結果被人家笑話。然後打著警察,紀委,公安,公檢法的名義去查帳號,然後說你洗黑錢,然後告訴他說不要跟郭文貴合作,早晚把他抓回來,你說這種事情幹了兩三年了,這哪像一個國家政府幹的事情?你能代表公檢法還是代表人民代表政府?

  

  Real郭文貴曾爆出郭文貴因護照問題,賄賂官員傳聞。

  所有這些國家政府官員跟我說,我們在你的身上,我們現在就希望你也別回去,你也別停爆料,因為你的爆料已經成為我瞭解中國最好的窗口。所以這麼多國家,有幾十個上百個部門隨時翻譯,翻譯我的資料推特,然後研究我,你知道很誇張的是,上星期有一個澳大利亞的一個朋友,他是管我這個事兒的,管我推特的,結果中間翻譯的三個人突然間全拉肚子,三個人全不行,就是中國人,當時翻譯不了,這哥們兒急了,就打電話給我,他給我開過會,說你那兒有沒有翻譯版的你給我過來,我得寫報告,我說有這麼急嗎?我說明天後天行不行?他說不行,我當天必須把這個東西翻譯好,報給政府,所以你看文貴說的每句話,推特上的信息,對各國政府是急報,要報。那麼這什麼意思呢?郭文貴的爆料是可信的,引起高度關注的。

  更重要的是,他已經成了判斷中國政治和政府運作,和層次,和真相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標準和來源,所以這一次文貴爆料讓世界看透了中國盜國賊們的嘴臉,剛才有一個我沒跟你說完的事情,就是說文貴, 盜國賊們和這些人之間的關係,在國際上的影響,國際審判,你審判不了,只是道德,你完全錯了。就是這次小平你這個認識讓我很驚訝的,因為你是我的當事人,咱倆現在是天仙配,你是仙女,我是牛郎。這個咱倆你要看明白的問題,這個絕對不是外國所謂道德審判,因為這些人的資產和發生的行為都是在這些國家的,他們的子女拿的都是海外護照。他們的錢都是存在海外的,在美國,很簡單,就像我這兒,我不能給基金打電話。我這兒跟我基金接一個電話,談一個生意,我的納稅地就在美國。這就是我真正的不願意拿美國護照,我只願意要它綠卡的原因,就是我不想納這個稅,我也不想住那麼長時間,因為這美國的稅是任何人都不敢去碰的,他們的稅和納稅權,納稅義務,就是發生地和資金所在地,和公司所在地,都是發生在這個國家的,你怎麼能說這個他只有國際輿論的呢?

  那是最重要的審判,我推進的不是中國審判,我不相信在近幾年中國能公正審判他們。我也不相信中國能抓他們,我要的是把真相弄明白。然後在國際上審判,把戰場拉在國際上,這是我們的目的一。

  第二個,說人民審判,你不看好這個事情,這個也讓我很驚訝,人民不僅限於在待在中國大陸的人,美國現在將近600萬華人呢!我們現在600萬華人大家都看明白真相,會讓這些盜國賊的家人無處藏身,未來的中餐館都有N個人看到,這個是誰家的孩子,這個是誰家領導的孩子?

  哈佛周圍所有的中國人買的房子,會有很多人看,一堆人給我提供資料,他們不可能來美國把報料人給抓了。到電視臺去認罪啊?澳大利亞,馬來西亞,日本,英國,新西蘭,歐洲,加拿大,多少啊?人民的範圍已經不是他們所能控制的範圍之內了。所以人民的審判和國際的審判才是我追求的目標和目的。所以今天咱倆有差距了,小平先生。

  陳小平(笑):有差距了。(《郭文貴專訪第四集》連載9,未完待續,《明鏡月刊第91期》)

  

  郭文貴表明許多起訴他的官司,都是在對他政治謀殺。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