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部副部長傅政華幫過郭文貴


  陳小平 郭文貴

  【《明鏡月刊》編者按:在2017年7月17日《法治與社會》直播節目裡,明鏡新聞執行編輯陳小平和郭文貴探討更多中南海政局的內幕。本刊經授權發表記者所整理的對談文稿。】


  誰幫助過你?

  陳小平:我知道您這個很不容易得到這個材料。但是你在這個情況之下,你能不能給一個感謝名單。像傅政華幫助過你,還有誰幫助過你?

  郭文貴:這還真是現在還不方便說,我一說估計又抓進去了又。現在我誇誰,誰抓進去。

  我這一感謝估計也給抓進去了現在。

  陳小平:你先不感謝。

  郭文貴:所以說不能感謝,現在你在這吧,我感謝比較安全點。我估計你在國內感謝也進去了,確實有很多人需要感謝。因為他們,因為我還算是個專業,半專業聰明人士,就他們這個資料我調查過。你不知道小平,就我們跟這個團隊真的嚇死人了。因為你聽到看到剛才任何一個信息,它連接一起,它是太難了。

  陳小平:對,我第一次有這種感觸。

  郭文貴:這個國家都難做到。因為你把國家的公司和你聯一起哪那麼容易?你讓中國長城資產買你點股權?華錄買你點股權?什麼興業信託這種巨大的這種國家利益集團,家族背景的怎麼可能給你連在一起?但是這個時候突然發現這個人是原來在海航任職,發現這個人在姚慶那裡任職、發現還在國家任職,突然發現帳號在一起。更誇張一會兒能看到,這個人的飛機,坐飛機也在一起,突然發現王岐山先生出國的時候,也跟他在一起,還有發現王岐山同志出現的會也跟他在一起,這個事太可怕了。

  陳小平:章回小說?

  郭文貴:不是,這個時候最可怕在哪,你知道嗎?它不是我們想像中的偶然,不是想像中的

  下邊人運作在一起,這是完全處心積慮的一個計劃。跟美國拍大片一樣的,這是一個計劃醞釀已久、良久,然後你發現這個人幹嘛,你比如說,現在天天在海外這個媒體罵習近平先生的媒體,你能發現媒體這些人跟誰來往?就跟這些人來往,為啥沒有罵王岐山先生的?包括你明鏡現在罵,可能都是跟這人有錯綜複雜的政治利益關係。然後你發現凡是王岐山想抓誰的時候,這些人都集體去像餓狼撲食一樣把這人摁倒下。然後國家機器來了,槍

  這傢夥強姦犯,這家夥大貪官,全是這個路子。然後這個做生意的時候,你看這個郵儲銀行上市,所有的背後的背後,全是這人的影子。中車上市,中國製藥大國際上市,這背後的背後,全是這些人,這幾個盜國賊家族,全上去了。然後股票上去了,等拋出的時候都是他們先拋,都是那些股民先進去,然後我們更誇張的是發現,這些人在那二十五萬億,股票危機的時候,這些人那個帳號的錢,天大的錢十幾億,幾十億美元來來往往,一個人幾百個帳號,你能在我跟你講在西方開個帳號,這比開個公司生個孩子都難,現在你在美國開個帳號,比生個孩子都難。人家就能把世界級帳號,一個帳號裡邊當時最多一個。

  陳小平:什麼帳號?

  郭文貴:就是個人帳號。

  陳小平:那我開個帳號很容易。

  郭文貴:那不可能,你去個人現在你隨便去開,非常非常難。在這金融危機之前,這個人達到180個帳號,金融危機轉入了這個200多億美元,瞬間全部消掉。所以說剛才這個結構圖大家往回將會發現,中國太多事情跟他們有關係了。你都會發現不可思議,所以我們把它排在一起的時候,就每一個結構,你要是有一件事能證明郭文貴是假的,我願意承擔一切經濟刑事責任。

  陳小平:這個思路就是證據鏈的思路,對,對。

  郭文貴:你這回說是證據鏈了。

  陳小平:剛才就是說,你從關聯誰在這,然後發現飛機,然後再發現王岐山在那這就是一個完整的鏈條。

  郭文貴:對。

  陳小平:你有空的話,節目完了以後你找個工夫,把這個東西用文字也可以寫出來。我們現在把這個發言權繼續交給你,你繼續講。(《郭文貴專訪第四集》連載13,未完待續,《明鏡月刊第91期》)

  

  孫瑤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