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一定要會用各種事情轉移注意力

  陳小平 郭文貴

 

  【《明鏡月刊》編者按:在2017年7月17日《法治與社會》直播節目裡,明鏡新聞執行編輯陳小平和郭文貴探討更多中南海政局的內幕。本刊經授權發表記者所整理的對談文稿。】

 

  轉移對王岐山關注

  因為我現在,我太太和我女兒來了以後,剛才你看到了,就是我太太現在是越來越瘦,白頭髮越來越多,這個我昨天我跟我太太跟我女兒、兒子說,我說我現在做的事情就是用老百姓話說就是作死,找賤。我完全可以妥協,我完全可以跟他們做交易,那麼我現在所有做的事情是踩著我員工的白頭髮,我員工失去自由,和我員工家人的眼淚,我家人的眼淚自由和白髮和生命,來追求我今天所要的民主自由和法制。但是我告訴他們,我說你們不要後悔,

  我們再活十年、二十年享受這人間最好的生活又能怎樣?哪一天被肝癌死,被這個打飛機死,被陽萎死都有可能啊。我們不是這樣,我們的子孫後代,那也是這樣。所以說我們活著,不要看眼前這一點,人家美國人死了多少人,有了多少的流血,多少的衝突,才換來了一個強大的美國。他們也不是一生來就是這樣的嘛!還是有抗爭,有辯論、有爭論才有了自由女神的存在。

  那麼我們現在看到國內的盜國賊,每次講這話的時候,你看,你美國過去如何…就因為人家過去奮鬥了,有毛病、有缺點,人家才有了今天,上天才眷顧了他,如果我們美國還活在過去就沒有美國,就沒有今天。那我們中國在官員老騙老百姓似是而非的道理,你看美國也這樣,所以我也這樣,美國已經給你做了一個樣板,你應該學好不學壞,這是起碼的邏輯和常識。就是劉曉波的事情在美國不可能發生,你就沒必要發生,你不要再重複美國二百年以前的災難和錯誤,這個對咱中國老百姓的欺騙、蒙騙。還有那種愚民、弱民、貧民的這種邏輯,導致了一個一個的悲劇,這也是劉曉波事情能體現出來的,完全拿老百姓當豬狗。

  陳小平:那個我聽到一種觀點就是說,劉曉波這個肝癌事件是一個陰謀(郭插言:一定是陰謀),正好趕上那個郭文貴事件也在這個期間,那麼這兩個事件根據您的這個觀察,你覺得劉曉波這個晚期肝癌事件,和這個郭文貴這個事件之間,有什麼關聯性嗎?

  郭文貴:這個只能是猜測,沒有證據,這個客觀地說,我憑我個人對他們的瞭解一定是有關係的。

  陳小平:一定是有關係的。

  郭文貴:轉移,這個王岐山這件事情影響太大了!他打破了整個高層的政治鬥爭的板塊,

  他一定要利用各種事情轉移注意力,這一點最近,我沒法說了,就是我這七八個手機,每天一個手機,大概八千次的那個發的垃圾信息,我所有的email全部被換了密碼,我所有的電腦全部被駭客掉,我們現在的這直播間換了一個,又一個已經被駭客掉。我孩子的朋友被抓,我們的員工現在就是光審不判。我們的企業現在專案組又是各種威脅,然後又是傳遞了各種所謂威脅的信息,然後到香港、到海外去,採取各種辦法,查封你的帳號,毀壞你的名聲,斷掉你的朋友圈,讓人遠離你,毀掉你的名聲,斷掉你的朋友圈。你也看到中央電視臺這種醜陋的表演,拿出那種完全虛假的這個事實,然後拿著槍失去自由,完全視法律不顧來造謠和抹黑文貴,這都是轉移視線,這些事情跟曉波一定是有聯繫的。

  他有多大的聯繫,那麼是怎麼聯繫,我們無從得知。但是從客觀、事實我一再說的,

  不要說證據,你要說事實,事實上他就是這個結果,就是這樣子的。

  

  王岐山

  如何營救劉霞

  陳小平:還有再一個剛才,我想最後問這個曉波問題。最後問一個問題就是說,你說我們要考慮為曉波做一些什麼事情,這是一個很好的一個想法,目前很多人關注。

  因為曉波已經死掉了,非常可惜,沒把他救出來,那麼曉波死了之前,我想他有一個最大的一個心願,就是要救救他的妻子劉霞,劉霞的身體不好。大家都知道,有嚴重的憂鬱症,那麼經過劉曉波這一次,這個晚期肝癌事件這一打擊,我們都知道她, 應該想像的身體可能更糟。就是在未來的一個重點,就是人們關注救助劉暉、救助劉霞,這樣方面就是說你有什麼建議?或者在未來幫助這個劉霞這方面你有什麼建議嗎?

  郭文貴:我首先我覺得,不要過度消費劉曉波,在這個事上我覺得不要採取天真的想法。

  因為你做的過激的時候,反而把劉霞和這個劉暉,就是救不了,害他了。就是不能讓這些盜國賊們感覺到他們,出來就一定會形成一股力量,形成一股力量就會對他們不利,那他不會考慮人道的。那也會讓你劉霞和劉暉很快被什麼死,都是可能的,所以說我認為現在,整個我們海外的華人,他沒有領袖,沒有組織各幹各的活,各說各的話,各有各的小算盤,這在盜國賊已經看在眼裡,比我們瞭解我們自己。所以他們對各國人,你像一個一個人都已經買通了,搜集各種情報,他們會評估,評估你一旦劉霞和劉暉出去,你對我產生威脅,那就會讓你,要不讓你死,要不讓你不出去,所以說現在海外的朋友,形成一個真正的、有實力的代表的人,策略的、科學的,和盜國賊形成一種讓他放心,符合他政治利益,把劉霞、劉暉救出來,救出來以後,當然了,這個資金不是問題了,就是說這個我們要大家要有錢出錢,有力出力,讓她身體健康起來,精神恢復過來。然後讓她不要那麼早地跟這個政府對抗,也得兌現諾言,因為妳出來跟政府對抗的結局,以後再也沒有人出來了,就是說這樣的話能保存下去。這個民主和追求法制和曉波的衣缽的力量,和精神傳遞的可能,也未來給這些海外人士和這些盜國賊們講述的時候,打下一個基礎,所以這都是策略,這都是手段。

  我看到現在是悲痛、追思會,我說個實在話,我是個生意人,我很現實的,這是完全無聊至極,你把那錢和眼淚、精力留著,能做什麼?什麼對她有用,對這個未來有好處,別老給自己,表現自己的口才,表現自己的這個精神,表現自己的偉大,都是為你的。幹點真的為劉霞和劉暉的事,實實在在,怎麼讓她出來,怎麼讓她恢復,怎麼讓她有一個好的物理環境,然後讓她安全,這就是事實。所以說我希望能有人站出來挑頭,當然了, 如果我能做得到的,我絕對願意做。我非常願意做。(《郭文貴專訪第四集》連載3,未完待續,《明鏡月刊第91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