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我的目標很簡單

  陳小平 郭文貴

 

  【《明鏡月刊》編者按:在2017年7月17日《法治與社會》直播節目裡,明鏡新聞執行編輯陳小平和郭文貴探討更多中南海政局的內幕。本刊經授權發表記者所整理的對談文稿。】


  郭文貴的目標

  陳小平:剛才你提到這個人民的審判。國際的審判,那實際上都是道德審判。

  郭文貴:我不這麼認為。

  陳小平:另外就是關鍵是法律的審判,就是你的證據。是不是法律上講就是你合不合法,

  你能不能證明,是直接的證據還是間接的證據。間接的證據講究證據鏈等等,很多人追問您證據鏈這些很專業的問題。那麼至於視頻這方面功能我剛才已經解釋了,就是老百姓非常關心這方面的事情。一方面出於吃瓜群眾這種看熱鬧的心態,還一部分就是說王岐山他自己在某意義上,搬石頭砸自己的腳。例如說他中共黨內整薄熙來的時候,不是有道德敗壞這一條嗎?道德敗壞不就是指這些東西,確實感到核彈級的。但是這個到現在,這些人不僅沒有下去的勢頭,反而沒有爆的你像宋振華是怎麼回事兒,你這個爆料會不會產生一種另類效應?

  該下的沒下去,不該下的反而下去呢?引發黨內一種激烈的撕裂,撕掉的不是這個你的目標而是別人。這種可能性有嗎?

  郭文貴:謝謝小平先生,你的擔心有點多餘。跟王岐山盜國賊所有競爭的人,都抓起來我們才高興,沒有什麼不該抓的。這些人上去以後,今天看好,未來都是我們的敵人,他都是以殘害老百姓。以盜取國家機器,控制國家機器,他永遠不會背離他自己這個原則,那是他自己所無法左右的。他上去以後就是民脂民膏,坑害老百姓,這一點你不用懷疑。所以我們不站在任何人一邊,誰抓,誰被抓,都被抓了才好呢!所以說沒有不該被抓的,幾乎沒有,我覺得。有些人我們懷有希望,但是那基本等同於幻想,那麼如果中國這個法制環境,和中國的依法治國不得到解決的話,每個人也都是被害者。包括我們,包括未來的任何一個人。這是核心。

  另外一個您剛才說的這個,現在我們爆完料以後,這個誰沒被抓,哪個被抓,這我們不希望現在的人被抓,抓了對我們追求的目標郭七條不是好事情。因為現在另外一個盜國賊就提前到位了,比如說王岐山、傅政華被抓了,你抓了以後誰代替王岐山、傅政華,那這幾個提前到位的,他可能很早就當上了盜國賊。我們希望在一定的是黨內,以大部分人認可,把他依法地受到懲罰。我們不希望懲罰王岐山的盜國賊們是非法的,就像抓這個電視遊街一樣,未審先判,咱不希望,我們希望王岐山出來,得到尊重,有尊嚴地得到審判。像跟他相關的人、像海航、他的家人,都能得到法律嚴肅的有尊嚴的對待。然後通過這件事兒推動了依法治國,讓老百姓看到盜國賊也應該被尊重,那老百姓也會被尊重。讓下一個盜國賊們和這樣的王岐山不再發生,這是我們的目的。

  還有一個剛才您說到這個推友們都關心這個爆料,現在造成了什麼樣的影響,擔心過去的爆大料、爆小料,今天你爆個料跟黃色的視頻有多大影響,我說實在話,這些都可以理解。

  我們根本的目的還是要改變這個以黑治國,以警治國,假的依法治國以貪反貪的這個狀況和體制,這些東西都會發生,但決定核心的還是我們今天要展示給大家的證據,這才是關鍵。

  
  郭文貴表示希望北京當局不要把他逼到絕路。

 

  陳小平:好,你在展示以前,還有兩個小問題。就是說您在原來的視頻中,你曾經說北京不要逼你走到這一天,我聽到這麼個說法,就是說北京不要逼你走到這一天。這個“一天”是啥意思?我也不明白,我要向您請問。

  還有一個就是說,在北京公開對您批評之後,你說你28年的準備終於迎來了這一天,這些模糊的術語,你能不能在你曝光王岐山的更多的史料前,給大家的稍微澄清一下。

  郭文貴:非常簡單。原來都是我一個人說,他們用下三濫的辦法,用小報,用三邪視頻等等,還有海外威脅,黑社會,然後到非法的、不公開的,以警察的身分弄我的資金,弄我的朋友,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它有巨大的威脅性。

  但是對中國老百姓看清真相沒有啥幫助,對我是不利的,現在他們一站出來說話以後,就說明了這盜國賊的身分出來了,過去的說是下面警察幹的,是某個專案組幹的,那把他抓起來就完了吧。我特擔心他這樣。比如說我一爆料把傅政華給抓了,他是壞人,我給他抓了,你把王岐山給免了,你郭文貴說什麼,你再說的話你就有問題。老百姓說你看你這個人跟個癩皮狗似的,怎麼老這樣做,那麼這個國家就會說什麼老百姓也相信了。它真說我什麼老百姓就信了,那麼反而由於他前期的這種齷齪,就是盜國的心虛。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