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救劉霞需要講究策略

  陳小平 郭文貴

 

  【《明鏡月刊》編者按:在2017年7月17日《法治與社會》直播節目裡,明鏡新聞執行編輯陳小平和郭文貴探討更多中南海政局的內幕。本刊經授權發表記者所整理的對談文稿。】


  陳小平:那您站到從更多的從人道主義的角度,這種策略的角度去救劉霞、劉暉,別的事情儘量地淡化一些,是這樣一個……

  郭文貴:人家劉曉波已經一輩子,到最後來了一個真的死無葬身之地。獻給了這個民族、國家,對抗、追求自由,發揮自由女神精神的人,如果還讓人家劉霞和劉暉還鼓勵人家去送死去,那咱們還有點良心嗎?我們應該讓劉霞、劉暉徹底放棄,徹底放棄,徹底放棄,真心放棄,在國外養病。如果讓我說了算,放棄,真心放棄,任何人在鼓勵劉霞,在鼓勵劉暉去談劉曉波的事情,這都是跟劊子手沒有什麼兩樣。跟這些盜國賊沒有什麼兩樣,只有過之,沒有不及了,人家已經這樣,你看人家劉霞,一個女人,沒有過過一天好日子,完全活在精神領域。人家劉暉,人家哥哥,這個時候現實點,不要再讓人家都當炮灰去了,我們該用人性、理性,讓人家過點人的日子。叫她有健康的,快樂的、安靜的過日子,不要打擾她。我特別希望所有他們出來以後,就別讓他們再上鏡,特別明鏡,你就別讓她上電視了。你也別談民主了,你也別談自由了,也別談曉波了,還搞什麼基金會,搞什麼研究會,讓咱們要出面,那是害人的,這是往死了害人的。

  害一個不算,把人家全家都害了,人家是用那個辦法害,被肝癌死。我們是用鼓勵的辦法,把她搞重要害死。這是不對的,這就是我的看法。抱歉啊,我說的有點直。

  陳小平:確實你的這個說法跟很多人想的不一樣。但是我想有一條人家能接受,就是人道主義,這個東西很多人都能接受。我想你的這個關於怎麼樣的搶救劉霞,怎麼樣搶救劉暉的這個意見,我們這個視頻節目會有很多人會看到,我想會引起一些討論的。

  郭文貴:我相信這個事情,這是我個人的想法。這就是我剛才真實的想法,因為我們都有家人。曉波的家人太苦了,如果是我能為他做些什麼,在資金上的幫助,在海外來有各方面的幫助,我一定,我非常願意,很榮幸,如果她願意的話。剩下的事情我都不想談,什麼很多人給我提供說,讓我幫她這個,幫她那個,我說任何事情我都不想參與,曉波事情已經偉大了。偉大到了現在這個高度很多人都無法比擬了,就不要再讓家人背著這個偉大的包袱,都把他們壓死。這個偉大是很多人背不起來了,這是不能承受之重,我們就不要再害人家人了。

  但是我們要儘可能地讓他的家人,過的好一點,快樂一些,過的健康一些,幫他們出來,得到自由。然後在不影響家人的生活下,讓曉波精神發揚光大。然後我們要自己親身去做,親力親為去做。我認為這個比較重要,比較現實。我們把自己的事做好,就是對曉波的尊重,就是對曉波精神的傳播。這很重要。

  陳小平:好,謝謝郭文貴先生,在這麼美麗的星期六的下午,帶我們這個,在你的這個豪華的遊輪Lady May上,參觀曼哈頓。講解這個自由女神,以及講解劉霞和劉曉波,

  非常感謝您跟我們提供這樣一個機會。

  郭文貴:謝謝小平先生,謝謝明鏡的所有同仁,我也衷心的希望,我原來承諾過有機會能讓我們的推友們,有一些人能上到這個船上來。這個船是世界上連續幾年獲得設計大獎的船,希望有機會找合適的方式,有一些推友能上船上來。在這個船上看曼哈頓,確實是不一樣的。在此,小平先生,您這個問題問的特別好,希望我說的不對的地方,請大家多多包涵,我僅是個人之見,謝謝你們。

  陳小平:好,希望網友這個到,找機會來欣賞郭文貴先生遊輪。也跟他討論共同關心的問題,謝謝大家。

  郭文貴:謝謝。

  

  劉霞和弟弟劉暉。

  為何訂在七一七?

  陳小平:觀眾朋友們好。這是明鏡電視專訪郭文貴先生第四期。很高興,我們又見面了。

  在給你說話之前,我先給明鏡做個廣告。

  郭文貴:好。

  陳小平:1月26號,我對您進行了第一次專訪。3月8號是第二次,6月6號第三次,

  現在是7月17號第四次。有興趣的觀眾想看前幾期的,可以到明鏡電視的明鏡火拍。

  追溯前三期專訪,今天是第四期。好,郭先生,很高興您今天再次接受明鏡電視的專訪,我很榮幸。

  郭文貴:小平先生好,所有的明鏡觀眾好。

  陳小平:文貴推特的推友們好,那個我先給大家解釋一下,前面那一段四十分鐘的視頻是怎麼回事,我們原來是想在第四期的專訪給一個全新的呈現,所以說我們原計劃確確實實是要在海上直播的,但是人類的技術到現在,在海上直播,可能還要繼續努力,那個游艇上的這個電子設備,各方面是挺好的,但是我們測了一下網速,不能滿足直播的要求。所以說,我。們也不能夠白白的上一次船。因此把我今天要問的第一個問題就在船上,問了一下郭文貴先生。所以說,剛才我們談了一下劉曉波,這就是這個我們今天專訪的一個開始。

  對,因為確確實實,今天的這個現場直播的這個採訪,我第一個問題也要問劉曉波,

  因此這個郭文貴先生,關於劉曉波先生怎麼回答的,大家都已經聽到了。我這個問題,也問完了。因此在這個直播現場,我就不準備再問劉曉波。我要直接問郭文貴七一七爆料的事情。

  好,這個郭文貴先生是這樣,前三期的這個專訪,你把中國人民﹑全世界人民的胃口都吊起來了,現在說山溝裡都在看您的這個爆料。一會兒你說爆,一會兒又說不爆,但是確確實實在中國掀起了地震般的一種效果。那麼今天這個七一七這一天,我們先來破一個題,

  就是說您為什麼把你的第四次專訪定在七一七這一天?這是一個非常關鍵的一個問題。因為你上一次,第三期專訪的時候,你提到過六一六到七一七這個時間的節點,你能給大家先稍微解釋一下。

  郭文貴:好,謝謝小平先生,七一七這裡邊很有意思,首先我是排行老七,我家弟兄八個,我的盤古酒店,也叫七星酒店,跟我這個排行老七也有關係。同時我們家裡邊很多地方都叫七,因為七是我的吉祥數。包括這個我定的,我所有的計劃當中,未來大家都能回頭一看,跟七都是有關係的。這也是冥冥之中的事情吧,很多方面的原因。但是最重要的事情定在七一七。是當初我這個,過去三年的計劃,對這個計劃,整個排到了七月份。七月份,因為大家都知道,最重要的是中國的政治盛世,就是北戴河休假。就是休假政治會議,不是非正式會議。實際上非正式會議比正式會議還重要,這就是中國的政治體制和政治形勢所決定的,

  這就是老年政治和青年政治和黑箱政治。導致的這麼一個非常奇葩的一個月份。七八月份,那麼北戴河度假當中,把這個黑箱政治,還有老年政治給完美的綜合在一起,它決定了中國人的命運,甚至影響世界。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