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國安早就有除掉劉曉波的計劃

 

  陳小平 郭文貴

 

  【《明鏡月刊》編者按:在2017年7月17日《法治與社會》直播節目裡,明鏡新聞執行編輯陳小平和郭文貴探討更多中南海政局的內幕。本刊經授權發表記者所整理的對談文稿。】


  不要有下個劉曉波

  郭文貴:好,謝謝小平先生,這個完全是個偶然吧!這也是我們,可以說是志同道合。他有著其實的必然,這個因為我們都關心這些。對國家這個民族走向獨立,精神思考法制,民主自由,這樣的追求的人士和事情我們一直都關注。這是每個人的本性吧!

  基於此,在過去的這個很多和國家這些官員,國安人員在這談話的當中吧!我說過,我問過一個安全部的部長,他當時給我做了手勢了,他一定會被做掉。他的話就是被做掉,而且做掉一定不會讓你說給你殺掉。一定所謂的是被肝癌死,或者說是被病死,被躲貓貓死,或者說被喝什麼噎死,基於這種情況下,我早就知道,所以說這個後來和一些人交流當中,就是說曉波能不能活著回來。我說不可能,這是一個。

  第二個我對他們這麼多年的瞭解,這都是一個程序化的事情。只是在某種事情,可能影響了某種方式,但結局和時間、程序不會改變。就像發生的徐明事件,李明事件,都是在即將出去的,馬上要走了,幾個月把你弄死了,因為就不允許你活著出去。不能形成一個對抗的力量,這就叫滅口,殺人滅口,這是個基本常識。我們這個很可悲的是,我們的民主、進步人士都充滿了幻想,充滿了這個天真,而且對這個盜國賊們的嘴臉沒有清醒的認識。這些非常不成熟和幻想,或者說我就提倡所謂他們叫,假醜惡。我們要真善狠,就是你不能有真善忍,

  你的真善忍讓假醜惡,只能越來越惡劣,什麼也換不來。那麼曉波的事情就是這個結果,另外一個他被肝癌死。

  這個北戴河,這個會議十九大最關鍵的26號以前,這些老革命在討論當中,這個事是不能存在的,一定讓他死。就像這個孫政才被抓了、王三運被抓了,大家要講數、要勾兌,這個你給我兩塊,我給你三毛,它就是一個講數的會。在講數當中必須排除一切異己,拿掉儘可能給自己競爭的力量,那就撿軟柿子捏。抓你孫政才,你沒有後台,你後台都完了!賈慶林也完了,劉淇也完了,其他人也完了。那以前劉曉波你就更完了,弄掉你證明了我的手段。

  我對這個黨和國家的忠誠和我的政治執政的能力,這一系列都是為北戴河開會講數增加籌碼。增加對自己有利的籌碼,更重要的也是殺雞給猴看。讓老百姓們別嘚瑟,別對抗。

  還有一個,讓你看到我的所謂政治原則的正確性和堅定性。還有我的手段的是高明,實際我們是醜陋、邪惡。他把邪惡當成高明,因為他們腦子裡只有輸和贏,沒有任何其他概念。

  結局就是這樣,這是必然。所以說曉波先生這個事情發生,我一點不驚訝。但感到痛苦、感到悲哀。但是你要是感到驚訝了,那說明你對這個盜國賊和這個體制的這些人們,你是太無知了,那是你太天真了,結果就是這樣的。

  在國內來說,很多人來看, 這是正常的。只是很多人充滿了幻想和天真,他的假醜惡,你用真善忍對待,你方法錯了,思考錯了,站位錯了,結局就是這樣。那麼我希望小平先生像你這樣的人, 像我這樣的人,不要再那麼天真,不要幻想,不要變成下一個劉曉波。

  陳小平:就像我這個確確實實就像1989年共產黨那樣的殺人。很多人沒想到,這次劉曉波被這麼個搞死,很多人也沒有想到。還一個沒有想到是什麼地方呢?就是說這次劉曉波先生這個晚期肝癌事件的國際反響,非常非常地大!這個美國、德國都在致力於救他,但是沒想到中國政府如此的強硬。這肯定也沒有想到,就是不放人,就要讓他死在中國。而且你看還沒有想到的是,一幕一幕的導演,開那樣的沒有記者發問的記者招待會,開那種把人殺掉,還要逼迫地……家屬沈默都不行。還要讓你出來表示感謝的這樣的一些,這樣一些言語。

  真的是讓很多人無言了,是這樣,就是這個政權到了跟這個劉曉波好像有一種不共戴天的這種仇恨的感覺。而很多人不理解是,劉曉波只不過是一個書生,殺人不過一個頭點地,為什麼要這樣的對待?這也是很多人實在不理解的一個問題。

  

  劉曉波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