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文革非正常死亡者居全國之冠

 

宋永毅
 
廣西文革的五大特點
 
廣西是毛澤東發動和領導的文化大革命內亂的重災區,全區冤假錯案近23萬件,據檔案記錄:有名有姓有地址的被打死和迫害致死者就至少有89,700多人,加上無名死者和所謂的“失蹤者”,非正常死亡者實際上高達12-15萬人之多,民間調查則為20萬以上,一直居全國之冠。文革結束後,因為絡繹不絕的人潮赴京告狀,中共中央的改革派領導,如胡耀邦、習仲勛等人曾前後派出三個工作組,由李銳、周一鋒等中紀委、中組部、公安部的開明派幹部或負責或直接掛帥去廣西調查。此外,改組後的廣西省委也組織了10萬人,在全區開展處理文革遺留問題(簡稱“處遺”)工作,歷時四年多。1986年到1988年,廣西區黨委整黨領導小組辦公室把各地、市、縣黨委審定上報的“文革大事記、大事件”的材料,以及該辦公室編寫的《廣西文革大事件》、《廣西文革大事記》編成一套共18冊的《廣西“文革”檔案資料》,它堪稱一份最翔實、最完整的一個省的十年浩劫的史料長卷,而其“官方身分”,更使其擁有了無可置疑的權威性。加上中央工作組三次調查中的一些絕密文件和報告,至少向世人展現了相當一部分的廣西文革血雨腥風的真相。
 
正是基於保存和揭示歷史真相的原因,我和美國其他五個大學的郭建、丁抒、周原、周澤浩和沈志佳等華裔學者們一起,在1998年組織了《中國當代政治運動數據庫》編輯部,出版了文革、反右、大躍進-大饑荒和50年代初期政治四個大型數據庫(先後由香港中文大學和哈佛大學出版)。用先進的電子技術保存了四萬多份歷史文件檔案,記載毛時代政治運動和人道災難的歷史。今年(2016年),在文革50週年之際,我們又在美國圖書館界同行的幫助下,在上述《廣西“文革”檔案資料》的基礎上,加上其他絕密文件,出版了36卷、700萬字的《廣西文革機密檔案資料》。
 
研究文革的學者們都知道:中共執政者們為了掩蓋文革反人道、反人類的罪行,非但封鎖這些揭示真相的史料,還處心積慮地泡製出不少假史料來混淆視聽。下面的兩個表格便很能說明問題的癥結所在:
LcPy0lk
 
表一:廣西官方對文革中非正常死亡率最高的幾個縣的被害者人數的統計記載(1980-1990)。
 
KQ9mSaM
表二:廣西官方對文革中人吃人事件發生率最高的幾個縣的被害人數的統計記載(1980-1990)。
 
以上這兩份表格中相差懸殊的統計,至少給了我們如下兩點有意義的啟迪:    
 
第一,文革後中共關於這段歷史的公開出版物,存在著嚴重的混淆真假的史實問題。如表一顯示,由官方公開出版的各類縣誌裡,僅七個縣,就有萬餘名文革的暴力受難者被抹去了他們曾經鮮活的生命存在。這種公開而無恥的掩蓋,在個別案例中到達了令人震驚的地步,如靈山縣。明明機密檔案裡受難者人數為3220人,在公開出版的縣誌裡,卻只記載了8人!而表二則進一步表明,執政者在公開的場合,對他們縱容和推動的類似“人吃人”這樣的極度罪惡和醜聞是持一概不承認的鴕鳥戰術的。
 
第二,在中共當局所掌握的文革史料中,“內部”的比公開出版的要接近真實;“秘密”的和“機密”的又比“內部”的更接近真實。以此類推,“絕密的”或“最高機密”的文件檔案,就離歷史真相不遠了。只不過極權主義的執政者們絕不想給其公民以知情權罷了。
 
從上述36卷、700萬字的《廣西文革機密檔案資料》中,讀者不難發現廣西文革有如下五個特點:
 
1)在全國所有省市的第一書記或被打倒、或被調任的十年裡,它的自治區第一書記、自治區政府主席、廣西軍區第一政委、號稱“廣西王”的韋國清始終不倒,並得到廣西軍區、各縣武裝部和基幹民兵的極力支持;
 
2)發生過一場旨在消滅“四類分子”(及其子弟)的遍及全省的大屠殺;
 
3)出現了相當規模的人吃人、即革命群眾對“階級敵人”剜心剖肝吃肉的風潮;
 
4)軍隊動用了數個師的兵力,直接策劃、指揮、攻打和殲滅一派群眾組織,由此導致大規模的殺俘虜的現象;
 
5)作為大屠殺的自然衍生物,對女性的性暴力和性侵犯出現了中國大陸和平時期從來沒有過的集中迸發,殺人奸妻、殺父奸女竟成為相當一段時間內的某些農村地區的社會常態。
 
從廣西文革這些絕然迥異於其他省市的特點,通過一個省的比較完整的機密和絕密檔案資料來研究分析全中國的文革,並進一步回答“究竟什麼是文革”的問題,無論對當代中國的歷史和現實都有異乎尋常的意義。但因為篇幅和時間的關係,本篇論文主要聚焦於“大屠殺”和“性暴力”兩大特點。有關廣西文革中的人吃人風潮,我已經有專門的論文闡述。有關軍隊在廣西文革中的角色,我也將會有獨立的專論發表,故此處不贅。
 
“廣西王”韋國清。
 
(《廣西文革絕密檔案中的大屠殺和性暴力》連載2,《內幕》第68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