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文革大屠殺、性暴力和“人吃人”震驚中外

 

廣西文革絕密檔案中的大屠殺和性暴力
 
【《內幕》編者按:本文爲《廣西文革機密檔案資料》(續編)一書的主編宋永毅爲該書所寫的代序。該書共十卷,係由國史出版社出版的電子書“中華人民共和國檔案”叢書的一種。本刊經授權發表。】
 
叢書主編寫在前面
 
在這裡呈現給讀者的十卷本的《廣西“文革”檔案資料續編(機密)》(下簡稱為《續編》)是去年(2016年)我們編輯的三十六卷的《廣西“文革”檔案資料(機密)》的重要補充。就此,從中央到地方的在上世紀80年代文革“處遺”運動中在一定範圍內出版的、目前所知的有關廣西文革的絕密和機密的大型文件檔案,大略上齊全了。
 
上世紀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在中共“徹底否定文革”的指導思想和處理文革遺留問題的高潮中,北京的中央接待站一直為成千上萬的來自廣西的上訪人流所震撼。尤其是上訪者們反映揭露的廣西文革中發生的大屠殺、人吃人等罪行之駭人聽聞和文革中成立的廣西自治區區黨委異乎尋常的一概否認,更使人疑惑萬千。最後,中共中央自1979年起至少向廣西派出了三個工作組進行調查。不久,根據他們的調查和建議,原廣西自治區區黨委被中央徹底改組。新的區黨委動員了十萬幹部,深入到每一個縣做最仔細的調查,以揭示歷史真相。為了將調查工作做得細緻紮實,這些幹部用了五年的時間、深入到廣西的每一個縣去按文革十年的年、月、日來編纂“大事記”、“大事件”,並在內部出版了近千萬字的有關廣西文革的中共機密和絕密的檔案資料。
 
顯然,當時以中共黨內改革派領導胡耀邦、習仲勛、李銳等人所派遣到廣西的中央工作組起了揭開廣西文革血腥真相的破冰啟航作用。據我們所知,文革結束後中央至少向廣西派出了四次調查人員。最早的是1979年和1980年。但是,對廣西文革的“處遺”問題發生關鍵影響的是1981年的中央紀委、中央組織部落實政策廣西調查組和1983年的中央赴廣西工作組。前者由六個中央部門的18名成員組成,後者則陣容更為龐大堅強,由多個部門33名成員組成。他們的調查直接向胡耀邦等中央領導負責,並得到過多次接見指導。《續編》的第一部分(第1卷),即由這兩個調查工作組的絕密調查報告文獻組成。其中中央紀委中央組織部赴廣西落實政策調查組、中共中央赴廣西工作組的調查報告《關於廣西落實政策情況的調查報告(絕密)》、《廣西落實幹部政策的情況(絕密)》(1981年5月25日);《廣西在“文革”期間大批死人問題的情況報告(绝密)》(1981年7月15日);《廣西“文革”期間判處反革命案件存在的一些問題》(1981年7月30日);《廣西“三支”“兩軍”工作中存在的一些問題(絕密)》(1984年1月20日);以及廣西區黨委處理“文革”遺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韋國清同志在廣西“文革”期間所犯錯誤的事實依據(绝密)》(1983年6月17日)等,都為中共中央對廣西問題的最後決策提供了堅實的基礎,也在有意無意中為我們後人留下了無比珍貴的史料。
fPYZQ1W
《廣西文革機密檔案資料》(續編)第一卷封面。
 
這部《續編》的第二部分──從第二卷到第七卷,來自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委員會整黨辦公室編的《處理“文革”遺留問題、清理“三種人”文件彙編》,五冊,(1985-1987年),共100萬字。它是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委員會整黨領導小組辦公室編的《廣西文革檔案資料》(共18冊700萬字,1985-1988年)的姐妹篇的大型機密檔案。如果說《廣西文革檔案資料》主要是“處遺”調查後對廣西文革血雨腥風的詳細揭示和記述,那麼《處理文革遺留問題、清理“三種人”文件彙編》則提供了所有調查處理廣西文革的指導文件、首長講話、中央工作組和廣西新省委的指示等等。在這些理論文獻裡也可以看到:文革結束後揭露和掩蓋廣西文革真相的鬥爭雖然不是血雨腥風,但也相當驚心動魄。它也應當作為廣西文革的一種有特殊意義的延續。除此以外,這部大型文獻還包括了當時的中共中央處理廣西以外的許多地區的文革遺留問題和清理“三種人”問題的許多機密文件和指示,又為我們展示了文革後全國性的“處遺”工作的理論風貌。應當指出的是:雖然在上世紀80年代初的全國性的處理文革遺留問題的運動裡,其他省市也有過大量的檔案材料,並也編纂出版過一些,但是無論從出版的規模還是從整理的深度上來看,都遠遠落後於廣西的文革檔案資料。換句話說,無論是中央工作組、還是廣西的十萬幹部,都為揭露和保存廣西文革的歷史真相做出了名垂青史的貢獻。
 
這部《續編》的第三和第四部分—從第八卷到第十卷,是廣西政協和廣西上思縣討論和處理文革遺留問題會議的機密簡報。如果說本《續編》的前面七卷主要提供了一個宏觀的廣西省乃至全中國文革後的清查運動的概況,那麼後三卷則提供了相對微觀的一個部門(政治協商會議)和一個縣(上思縣)的具體視角。因為微觀,這一視角常常更具體、更詳細。例如,廣西文革中發生了震驚中外的大屠殺、性暴力和“人吃人”的風潮,的記載,共有321個受難者。或許是由於這種非人的惡行太過醜陋,或許是由於大多數機密檔案主要是概括記述,在36卷的《廣西“文革”檔案資料》中的記載一般都不太具體。舉上思縣的大事記和大事件為例,雖有記載,但大都是缺乏細節的。 然而,在《廣西上思縣處理“文革”遺留問題工作會議機密簡報》中,我們卻可以看到比較詳細具體的證人證言。
 
為了使讀者對廣西文革中的上述真相有比較全面的了解,我用我2016年10月16日在日本明治大學紀念文50週年的學術會議上的一個演講,作為這部《續編》的一個代序。
 
當時以中共黨內改革派領導胡耀邦(右)、習仲勛(中)、李銳(左)等人所派遣到廣西的中央工作組起了揭開廣西文革血腥真相的破冰啟航作用。
 
(《廣西文革絕密檔案中的大屠殺和性暴力》連載1,《內幕》第68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