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制用另外一種方式來體現,比我們想像可能要可怕

 

吳國光、徐友漁、胡平、陳小平、何頻
 
技術的手段
 
那吳國光教授他這本書就是,我們一定要把這本書,或者是我們想像中的這本書,或者是我們要給它的真正定位就在於,現在他提出了這個問題,就是冷戰以後的第三個階段,從文明的衝突,到歷史的終結,到我們真正要走向全球化的時候面對的一個困惑。所以我剛才所講的東西,就是還是給一些鼓勵性的信號。但是我們是,學者永遠不可能是客觀的學者,客觀的人就不能成為學者,學者永遠是鑽牛角尖,永遠是把這個話講得那麼極端,這就會給我們……
 
吳:其實這個書是部分的證明,很小部分的證明。
 
何:對,這就是給我們提供了一個討論問題的基礎,所以我覺得國光這個教授,就是我感覺是非常地高興,因為終於有這麼一個中國人,來站在真正全球化的角度,來思考一個全球化性的全部面對的問題。而這個面對的問題,不僅是政治家,不僅是商人,甚至是小孩,小孩因為困惑的問題,我們現在注意到了,小孩的這個心理病啊,是前所未有地出現。為什麼出現這個病狀,所以我們叫憂鬱症也好,或者是其他的,小孩的青春期也好,原因其實我們簡單來講,是一個全球化的困惑。因為他原來的比值,也許在一定範圍之內,像我們小時候是不是有飯吃,或者我們到時候是考上北大還是清華,還是考不上大學,那麼現在的問題,就根本不是這個比值了。
 
吳:我那裡面有一頁,講到一個小孩子在幾歲以前,他所看到的廣告是多長多長時間,就說他已經被整個這個商業化社會捲入了,整個塑造他,就是和小孩子確實是直接相關。
 
何:對,這個裡面的這個變化,全球化的變化,我們因為是,吳國光教授也是文科學者嘛,這本書裡面我不知道引用了有沒有多少技術的成分,因為我們在分析中國歷史演變的時候,大部分學者的著作,我去看了看,也就是這麼回事,也無非就是陰謀詭計,無非就是文化,無非就是個人的才智在裡面起作用,而忽視了技術的真正征服作用。如果你去看看,剛才吳教授講的蒙古文明和中國的這個農耕文明的搏鬥,其實在很大的程度上,未必一定是智慧,未必一定是才華,未必一定是某個人的英明,它可能就是技術手段的不同。也許就是速度,也許就是馬背上,也許他就是因為比你更快,對不對?因為一個人的最高的速度也比不上一匹馬的。後來為什麼清政府在改變,也許就是因為清政府它察覺,在科技的層面上,趕不上這些革命軍,也許革命軍的速度就比他跟快了,因為子彈還是比馬背上的刀更快一點!所以我的意思是說,在這個過程中間,我們不情願是悲觀的,但是吳國光教授他為了使這本書引起更廣泛的注意,而且他確實提出的問題,幾乎是所有人都感到困惑的問題,至於我們在評價這個書的時候,我們不要簡單地掉入這個亨廷頓的陷阱,福山的陷阱,也不要掉入吳國光先生的這個陷阱。
 
是有很多樂觀的成分在裡面,對吧?因為你技術的手段,你看看美國人用的這個手機,雖然在學者看來,在媒體看起來,社交媒體的這個東西呀,是不具有權威性,不具有專業性,(有)垃圾性,對吧?像剛才我都看到一個帖子,有一個網友就專門說,你們怎麼跟民運叛徒胡平在一起開會?哈哈哈!這就是社交媒體的一種形態,雖然大家很自由地在表達這種言論,但他真正對這個背景,對這個情況,是缺乏瞭解的。但是對胡平個人來講,可能是冤枉的。但是對整個的大眾來講,是把胡平的問題,或者我們所有人的問題,可以放在一個平台上去討論。也就是他不管你胡平過去是怎麼受人尊重的一個學者、一個思想家,但是你在這個社交媒體上,你是平權的。而這種平權,就使這個政府本身,也一樣地接受了這種挑戰。所以各種風騷媒體,每幾個小時,你過去所建立的道德地位,你過去所建立的學術地位,你過去所建立的一個思想地位,也許從哪個角度裡面一出來,他提出的東西可能就比你還更厲害。這是什麼解決的?就是技術的手段。而技術的手段,在全球化過程中是扮演了特別性的角色。
 
x5fIbj6
蒙古征服宋朝,不一定是智慧,不一定是手段,很大程度或許是速度。
 
壟斷性的企業問題
 
再一個就是全球化的市場過程的寡頭性的問題,就叫壟斷性的企業問題,其實在這個市場裡面受到的限制也是很多的,而不是說完全地,它願意怎麼樣就怎麼樣。不要說美國本身對它有,這種民主國家對自己的企業具有拉扯力,它在別的國家也不是無所畏的。你比如說,西方的企業到了中國,它就是受到了中國強有力的這種阻力,並沒有因為你技術更先進,你的能力更強,我就讓你在中國無所畏。所以它在全球化的過程中間,比這個我們現在所感到的困惑要複雜很多。
 
但是從整體來講,我不同意胡平的看法,就是說,認為全世界不應該有這麼一種生存方式,我恰恰認為,全球化對共同價值和個人的選擇並不矛盾,因為全球化的這個市場就是考慮到我們資源的有限性,就是考慮到我們的基本價值應該是一致的,對人權的尊重,對自由價值的尊重。至於自由的生活選擇,你是跟一個人結婚,還是跟兩個人結婚,你是願意生三個孩子還是生五個孩子,你願意信伊斯蘭教還是信佛教,你可以有更多的個人的原子選擇,但是這個本身並不衝突。只不過是呢,因為這些相應的體制和相應的規則還沒有建立起來,但是人們現在在努力建立。不能因為歐盟出了問題,不能因為現在美國、土耳其、英國、菲律賓出了問題,就認為全球化真的就是走向了民主化的退縮。其實從整體來講,福山也是對的,歷史在某種程度上,專制確實已經終結了。只是專制用了另外一種方式來體現,比我們想像的可能要可怕,但是它再也不是原來的專制體系,因為你不能說,今天的中國是共產黨,你不能說今天的中國是清王朝,它不是的!它也許比清王朝更爛,也許比原來共產主義更爛,但是它一定要迎合全球化的某些東西,否則的話呢,它也沒辦法生存下去,雖然它也在侵蝕全球化的價值。我的意思是,在這個,還是處在一種拉扯的過程。
 
vKRCmd9
全球化造成企業寡頭壟斷嚴重。
 
《全球化──西方敵不過中國?》連載11,《中國密報》第60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