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熟知帝王之術

陳:大家關注十九大,並不是認為它是一個里程碑的一個大會,就是中國社會政治變革的一個里程碑的大會,而是因為十九大是人事安排的一個新布局的一個大會。剛才我聽到您的一個觀點,我很驚訝,就是說,習近平先生甚至沒法安排自己的人填到十九大常委的位置上去,就是他面臨著一個人才枯竭的問題。不論是常委也好,還是十九大之後,習近平都涉及到一個用人的問題。您認為習近平在用人的這個問題上,他是一種什麼樣的一個方法或者哲學?你能根據,談談您的分析?

吳:現在看呢,我覺得習近平,他好像對中國的這個傳統的帝王術,應該學習得還是蠻到家。這個我舉一兩個例子。比如說,他用信任的人,你會看到,他用信任的人的時候呢,他是把幾個他信任的人放到一起去。比如說在公安部,開始他用了傅政華。這個傅政華當然是從,據說是從周永康那邊,等於叛變過來的吧。他就信任傅政華,提拔了傅政華。然後當然他對這樣的人,如果沒有充分的信任,可以理解。那他馬上就派了一個紀委書記,就是鄧衛平吧,還是什麼,這個我不記得了,他覺得這個人是福建的,然後在廣西當紀委書記,然後再就提到公安部當紀委書記,那麼這個是他福建的之江新軍的人,那麼這就加了一個他信任的人。

那麼一般情況下說,又加了一個信任的人,那麼基本上就可以掌握這個地方,要麼你再換呢,就用你自己的親信來當公安部長。但是習近平一個是呢,我想他還沒有足夠的這樣一個儲備,能一下子把人提到公安部部長的這個位置上,那麼他又來了,把北京市的繼任傅政華的這個公安部公安局局長王小洪,又一把提到了公安部。這樣呢,至少在十八大以來,就是說,公安部的這個,十八大以來,得到他信任的,就有三個人在那裡。

那麼這個呢,還有北京市,你也可以看到,就說,他用蔡奇做市委書記,這當然是他信任的人。蔡奇呢,看來能力也不弱。那麼又加了個市長,這個市長當然是他的當年同班同學,陳希先生,中組部的常務副部長,從清華大學提拔上來的,清華的校長。然後這已經書記、市長都可以說是他的親信,然後還搞了一個第三把手,也是他從陝西提上來的,就是陝西原來的宣傳部長,在任宣傳部長期間,搞了這個習仲勛的紀念陵園,得到了習近平的信任,那又把他放上去。

那麼這個我是偶爾看中國的網,找別的研究方面的信息,看到網友有議論,就說怎麼能把三個自己的親信,都是自己這方面的人,放在一起,這人才不是浪費嗎?那麼我想,這就是習近平用人的一個非常有特點的地方,他就是說,你受到我的信任了,你不要以為你就可以全權得到我的信任,你想幹什麼幹什麼,那你旁邊還有我另外一個信任的人,他和你不是一條線,他也得到我的信任,那麼你們互相之間有一個相互監督、相互競爭的模式,這幾個人都分別都要用他的,要竭盡全力來有所競爭。

這個包括他的整個這個接班梯次裡面,也可以看到。他開始就提了陳敏爾到貴州,那麼很快李強當了江蘇省委書記,看起來就比當時的貴州省委書記陳敏爾要勢頭好了,你江蘇是大省啊。然後又提了蔡奇當北京市市委書記,那這個當然就勢頭就更好了。那看來好像陳敏爾就落後了。這個過了這麼幾天,好,陳敏爾,又提到重慶市委書記。這裡邊有一個交錯,這個我覺得呢,他這是有一種帝王術,帝王術呢,就是說,他在用自己的人的過程當中,有對他們的一個掌控的這樣一個考慮在。

包括對中紀委,他信任王岐山也好,不信任王岐山也好,這個我們都不知道,但是我們看到的就是說,他不斷地從浙江也好,比如說浙江過去省委研究室的一個領導人,好像是叫施克輝吧,提到這個中紀委去做辦公廳主任。那這個人和王岐山沒有任何淵源,這個完全是習近平的人。


陳小平感謝吳教授接受明鏡的專訪。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