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引發中共高層內訌

吳國光 陳小平

吳:對。我想,就是對軍委、對軍隊的這個動作呢,如果能夠達到一定的目的,那可能就不會再有更大的動作,這個畢竟再大動作呢,震動非常大。但是也很可能達不到目的,因為習一直非常注重掌握軍權。在中共的這個權力鬥爭當中,當然對軍權的掌握也是至關重要的。但是問題是,在現在這樣一個階段,在過去應該說20多年當中,這樣一個權力鬥爭的這樣一個經驗來看,軍隊的掌握只是一個最後的威懾手段。

你不可能在這個最高卸任和在任的領導人大家一起開會討論下一屆黨代會領導人事安排的時候,把槍桿子拍在桌子上,這是不可能的。所以呢,這個威懾力量,如果習近平所遇到的敵手,相對來說都是比較膿包的,一看這個威懾力量很大,說想算了吧,咱們就乖乖的吧,那麼這個事情當然就達成了。但是從過去的這一段時間的情況來看,那很可能這裡邊有些人不那麼乖,或者是,即使是他個人不想再冒某個風險了,但是整個這樣一個背後的既得利益的力量也好,派系的力量也好,或者是對形勢有某種判斷失誤也好,那麼跳出來,或者是說在底下鼓動,或者是說,雖然沒有繼續的動作,但是在上一輪8月份的談判當中,他實際上給習近平施加了很大的壓力,讓習近平還不得不接受那個不太滿意的盤子,那麼習很可能想,就是說,我把他搞了以後呢,下一步大家都要按我的來。

恐懼陰溝裡翻船

你剛才講到了,就是,那麼到最後黨代會確認的過程當中,當然我想如果習近平擔心,這個橡皮圖章蓋的過程中,會不會出點小差錯,他有這個擔心呢,我覺得也是可以理解的。一個就是說,這個反腐使得很多的官員有意見。那麼特別是郭文貴先生這個爆料,使得這個反腐在道義上的這樣一個正當性,基本上是喪失了。那麼這樣一些官員,他們就可能說,我是黨代表,那我就不投你這一票!那這種可能性有沒有呢?不管它有沒有,我覺得習近平如果有這個擔心,這個也是完全可以想像的。

那麼所以呢,他如果做一個大動作,實際上也是威懾所有的黨代表,讓你知道說,誰都不管用的,你的後台是誰都沒有用,你到這裡不要輕舉妄動。實際上,我們看到,比如說,現在傳出來說,孫政才是因為在一個什麼會議上投票反對習近平,才被清洗的。這個我是完全沒有任何內部消息,我也不知道。那麼我對這個消息的解讀就是說,我很難想像孫政才膽敢在某一個小範圍的會議上,投票反對習近平,那麼放出這個風聲呢,實際上就是對中共十九大的來開會的代表們,給他們一個信號,就是說,你們來投票的時候小心一點!

孫政才已經是接班人,已經是政治局委員,他敢投票反對習近平,馬上把他搞起來,所以你一個十九大代表,2300名代表之一,你到這兒來做任何小動作,你不會有好果子吃!那這也看出來,習近平有這個擔心。

所以我想,我講這些東西就是說,我強調不確定性非常高。實際上,整個這個權力再分配的過程是一個高度動態的過程,是一個可能瞬息萬變的過程,可能一個晚上就會發生很多事情。這個就像當年十八大之前,3月19號還是3月18號晚上,3月17號還是,就是令計劃的兒子那個車禍那個,一下子就把事情給改觀了。所以,當我不告訴比如說大家說,啊,我就是這麼看的,就是這麼看的,不這麼確定的時候呢,實際上我是說了實話。

我總是講,有時候你講實話呢,大家不相信,你非要給他講說,就是這樣了,就是這樣的,大家就相信了。實際上呢,就是說,它怎麼就是這樣呢?因為連最高層的領導人到現在,他即使定了一個盤子,那麼他還要等著十九大代表蓋章呢!來舉手呢!來表決呢!所以這個過程非常地動態,而且有這麼多的人,最大範圍就是十九大2300人代表捲入這麼一個遊戲,高度動態,其中的關係高度地複雜,那麼每一個人,而且都有,特別是高層的領導人,都有高度強的這樣一個自我的意志,那麼在這個過程中呢,所以有很多變數,這是非常正常的。如果你說從現在就沒有變數了,這個是不正常的。


郭文貴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