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戰書現在日子不好過

吳國光 陳小平

很多東西,我沒有經歷,我判斷不了,但是我經歷的事情,比如說郭文貴先生講的香港,他在香港講的這個中共執法系統在香港的一些作為,這個香港的一些所謂“藍金黃”的這樣一些東西,這樣一些滲透,那麼他是講從二零零幾年開始了,那麼我個人是2004年離開香港的,1996年到香港去的,那麼我在香港這八年半的經歷呢,我個人認為,我的經歷,我所看到的,我所知道的,是和郭文貴先生爆的這個料是完全脗合的。那麼這個呢,我可以判斷他講的這一部分,那真實性非常高。

那麼每個人都可以從自己的親身經歷去判斷,是吧?你沒有經歷高層,但至少你經歷了低層,這個生活是不是,就是說,如果你身邊的中共官員都不搞女人,或者是搞女人的人很少,那麼你就可以判斷,就說他這個料當然是造的,那是不可能的。那如果你身邊的中共的官員,以貪腐的居多,在搞女人這個事情上,確確實實沒有什麼底線,這個當然,你就得,自然對郭文貴先生這個爆料,有你的判斷。

所以我想的就是,現在我們不是要判斷王岐山他到底是有沒有做那些事情,這個我想可以留給司法調查,或者是有非常好的這樣一個獨立輿論調查的這樣一些記者去做。那麼現在要講的就是說,這個郭文貴爆料對王岐山的這個衝擊。我想就是本來“七上八下”這個布局要破,就會遇到阻力,這個剛才講了,打破成規就會遇到阻力,那麼現在在習的一攬子計劃當中,如果那些另外的派系讓王岐山退休......習近平來講,很可能會接受。

那麼我講這個話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七上八下”呢,剛才講的是“八下”。那麼“七上”,實際上我們看到,這個很可能習近平很想在中央政治局委員以上的這個組成當中,把“七上”這個規矩也打破,就是說你雖然剛剛67歲,甚至還不滿67歲,那麼你也可以退休。這個,如果就具體的人來講,比如說我們想到,比如說李源潮、孫春蘭,兩個是1950年出生,67歲,完全可以連任。比如說··、劉奇葆,兩個都是1953年出生,剛剛64歲,那也完全可以連任。

那麼像他們這樣的人,習近平會不會想他們其中至少一個兩個,那很難全部了,讓他們不到點就下車,這個從過去的幾年當中,也可以看出一些跡象。那時間的關係,我不去具體地分析那些跡象。這個我講的就是“七上八下”還有這一條,就說,你在67歲和以下,並不表示你就一定要連任。那麼習近平在這一點上,也還想打破這個規矩,所以他一個規矩要兩個打破的話,那他可能選擇,就更多地是說,在“八下”這一點上做一個妥協,在“七上”這一點上,打破“七上”這一點上呢,可能有所收穫,這個也是非常可能的。


栗戰書並不好過

陳:這是有意思,就是說“八下”妥協,“七上”堅持,那個也是一個團購包啊。現在這個很有意思,剛才我,你談到王岐山的這個分析,就是,但是你沒有一個對王岐山的未來的斬釘截鐵的答案,但是基本上,我也看出你的意思,就是說,王岐山未來的戲應該不大。剛才你從“八下”這個規矩,你保留的意思來看,王岐山也該走人。

我下一個問題,我想問什麼呢,就是說,習近平先生致力於打破成規,而且習近平先生有可能對十九大形成的格局不滿意,那麼這是不是意味著中共未來,也就是十九大之後,中國的政局將會不穩定,甚至於腥風血雨,甚至說有大戲走在後頭,是不是這樣?

吳:我想講,不穩定可能稍微,因為我是講不確定性應該是增加。實際上,習近平自從十八大以後加速集權過程以來,整個中共政局的不確定性都大大增加了。因為所謂成規呢,這個成規就是使得大家比較有確定性嘛,那麼過去這樣一個精英分贓的共識呢,就使得大家就是說,你只要跟著共產黨,你就可以得到好處,特別是進入共產黨的這樣一個精英,你就得到好處。
我這裡可能需要插一句,就是精英這個詞沒有任何的褒義。這個是西方政治學的不同於馬克思的階級論的一個分析傳統,起源於意大利政治學家帕累托,那麼帕累托是用elite這個詞,來區別那些,就是說,來強調那些在社會上占據統治地位的人,那麼這些人就叫做精英。


栗戰書。

以下為付費內容,會員可登入後瀏覽全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