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集團花費十幾年佈局轉移資產

陳小平 賴建平

本來你按照道理來說,按照當時的公司法,你一塊錢淨資產,你不能折成兩股,因為註冊資本實收制,一塊錢的淨資產,你最多最多只能折成一股,你可以折成0.5股,但你不能折成一股以上。但是新進來的人呢,他可以不同,你掏了2塊錢,你可以只享有一股,所謂的叫“議價”,你掏了3塊錢,你也可以只擁有一股的股份,剩下的兩塊錢叫資本公積金。

但是我觀察了它這個折股呢,基本上就是1:1,新進來的資金和老資金,老股和新股,原始投資和新來的投資,一個價格。那麼就好像說,我們就像帶孩子,打個比方,孩子生下來,養到三四歲,肯定是最難的時候,對吧?風險最大的時候。到了四五歲以後,孩子比較好養活了。我們搞企業的,所謂的孵化器,你前幾年是要培植、要孵化,跟你孵化小雞似的,你慢慢地要培養市場啊,要各種準備工作啊,是比較重要的幾個年頭。到後面是發展期、收割期了,小母牛過了三五年了,正好開始產仔了,這個時候,這個新股們進來了,進來呢,是量低一點的代價,通過海南省政府給了它特批的第一家股份制改造,是這樣的資格。

哇,我就說,其實要我看呢,早在海航股份制改造的時候,就已經為今天的局面,做下了一個局了,打下了一個基礎了!因為當時所謂的發起人的法人股,其中就有後來的海航集團的現有的股東的影子在裡面。所以我的感覺,好像是一個處心積慮的、長期經營的這麼一個資本帝國的局。

陳:對。

賴:我覺得好像是。我現在掌握的材料,我用我的自己的一點專業經驗,我思考的結果。我覺得大體上是這個樣子。這是我今天,我所要談的全部內容。

陳:謝謝!從一剛開始,海航這個1000萬開始,到最後股票作價的時候,你發現它的不符合常規的蛛絲馬跡,到後來你追蹤貫君、海航工會,一直到海航這個金融實業大帝國,它的擴充,你得出的一個結論。那麼這個遊戲,基本上就是,明面上是陳峰先生、王健先生他們玩的一個遊戲,後面還有一個貫君。那麼這個貫君是一個人,還是幾個人,目前,今天沒有結論。但是整個的海航的遊戲,實際上就是那麼三四個人的遊戲。這個大概就是,今天這樣一個,我花了將近兩個小時採訪你,得出了您的大致的一個結論。非常感謝賴建平先生!

賴:不客氣,不客氣!

陳:作為中國的前商務律師......

賴:不是金錢的錢啊,前後的前,哈哈。


海航集團精心佈局。

陳:今天以非常專業的角度,來解讀海航這兩個字。他覺得這個裡頭,有一個巨大的遊戲的模式在裡頭。我想今天他接受我的採訪啊,也只是一個開端。我想更多的專業人士會慢慢地關注海航的這個遊戲是怎麼回事,讓人們一步一步地逼近真相,因此呢,在專業上逼近真相,這個是比較重要的一步,所以我非常感謝賴建平先生,今天花這麼多時間與我們的網友在這裡交流。最後弄得建平先生都有點累了,希望你好好休息!下次有機會,我們再解讀,謝謝!再謝謝建平。

賴:謝謝你,小平!也謝謝各位觀眾朋友。我是第一次,趕鴨子上架,第一次出這個洋相,希望朋友們能夠少罵一點我,我就行了,我就很知足了。
陳:那應該不會,我想罵你的人還沒有反應過來怎麼回事,所以暫時不會罵,他們要去玩味一會你說的這些東西。應該首先是要感謝你!另外我還要感謝網友的收看和收聽!請你們點擊和訂閱我們的明鏡電視、明鏡火拍。你們的支持是我們繼續下去的最大的動力。好,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賴:好,再見!(《專業律師解讀海航如何玩魔術》連載完。《外參》第88期)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訂閱明鏡家族電視台

Comments